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幾個好友約出來玩。這是真的很難得,明明只是前一天臨時起意卻幾乎全員到齊,七八個人在路上居然還遇到其他同學,忘記是誰說過的了:「比起信誓旦旦地約定好下次見面,我卻是更加欣賞那不期而遇。」當時一瞬間真感覺暖暖地一陣感動忽然湧現。幾個人最後是跑到二二八公園聊天啦,天南地北的其實沒什麼重點,可是又很愉快,好像把心中的一小塊地方給填補起來了。

當然我也不會忘記努力鬧某人男朋友電話的場景喔~~還有棉花糖(笑)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晨,準備中。

「阿藍,你那個什麼曼的巧克力豆跟很黑很黑的都快用完囉──(擊掌)好!食材清點完畢!」

「(回頭)什麼曼的跟很黑很黑?喔,我大概知道你指的是哪個。清單給我吧。」

「(遞過去)吶,這裡。(搶回來)等一下我忘記把香草的用量寫上去了!」

「好好好、我看看……(戴上眼鏡)」

「所以說待會的採購除了牛奶麵粉跟藝術報以外還要買些什麼?黑豆?」

「(眨眼)黑豆?」

「對呀(跨坐上吧台邊的高腳椅),咖啡豆不是用黑色的豆子搾出來的油嗎?」

「……是誰這樣跟你說的?」

「你呀,前天下午。」

「……哈哈哈。」

「不要搓我的頭髮啦!」

「哈哈哈好好好、乖喔──咖啡豆不用買啦,我調的貨大概今天八九點就會送到了吧?順便把雞蛋跟鮮奶油寫上購物清單吧,記得麵粉要分中筋跟低筋喔。」

「雞、蛋、奶、油。寫好了!那我去市集囉,待會見!(跳下椅子)」

「(微楞)啊,等一下。」

「什麼──哇!(被撞倒)搞什麼這是什麼東西啊!」

「那個……購物袋……(聳肩)算了。(摘下眼鏡)什麼什麼東西呢~~?」

 

上午,OPEN。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我說──」

「小妹妹你說句話回答一下嘛?嗚……(撲)阿藍阿藍小妹妹都不理我啦!」

「我是說──」

「嗚……」

「好乖、不哭喔。我是想說──」

「……不要搓我的頭髮。」

「好好好、乖喔乖喔。」

「不要搓我的頭髮啦!」

「好、當然好。我剛剛一直想說的是──」

「是什麼?」

「……算了,沒事。」

「姓藍的你!(嘟嘴)」

「(搖晃手指)我不姓藍喔。(望向門口)咦,那輛小貨車停在店門前很久了呢,是不是我們的咖啡豆送來了呢?真糟糕,如果是的話我們好像讓他等太久了耶,再不趕快去簽收他可能會不耐煩喔。」

「啊!」

「(搖頭晃腦)糟糕啊糟糕──」

「印章印章……(往外衝)」

「呵呵(掩嘴輕笑),真有趣不是?」

(交談內容略)

「阿藍快來幫我啦!我一個人抬不動這麼多!」

「哎呀……」

「哇!」

「(眨眼)再不去幫忙我訂的貨品好像就將變成點綴大地的黑曜寶石了哪。你先自己喝吧──(聳肩)別瞪我,把牛奶這玩意兒端給你的又不是我,我可得趕緊去救救被你埋怨的那傢伙──」

「哇哇哇!」

「哎呀呀……」

 

中午,OPEN。

「午餐時間的客人總是好少喔(彩繪菜單中),只有那個小妹妹而已。」

「沒關係啊,有什麼關係呢?」

「反正該進的貨都進了,待會兒再沒人的話來打掃吧,小妹妹一個人玩沒關係嗎?可是她又都不理我……」

「(抓起一疊餐巾紙)沒關係啊,有什麼關係呢?」

「阿藍……」

「(邊哼歌邊折餐巾紙)~~什麼事?」

「阿藍,山羊跟綿羊有什麼不同?」

「冬天出生或是春天出生──啊,你應該不是在問占星吧?(折好一株水仙)」

「當然不是……」

「嗯,不管這兩種東西有什麼不同,你種的迷迭、薰衣、跟薔薇都已經被那隻羊吃掉了。(折好一隻鴿子)現在再探究這個有意義嗎?」

「沒有……(起身)好了,這是七號桌的對吧。」

「(點頭)乖喔不哭不哭。」

「四桌的糖罐空了。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在哭?」

「心眼啊~~(折好一隻金魚)」

「……(放下托盤)阿藍。」

「~~什麼事?」

「羊會吃蘆薈嗎?」

「我想想……(往外看)」

「(認真)有一隻羊是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迷路的小妹妹帶來的,為什麼?」

「嗯(放下餐巾紙)──你要問的是什麼?」

「我、我不知道。」

「哈哈哈。」

「噢……(嘟嘴)」

「別想太多啦,天氣真不錯呢~~巧克力和熱可可對小孩子應該很有吸引力吧,不要浪費我的頂級巧克力去餵那隻羊吃喔。」

「收到!(抓起咖啡壺跑走)」

「(掩嘴輕笑)不過那是對普通孩子而言吧。這些放哪好呢?」

 

午後,休息中。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還在這裡呢。」

(交談內容略)

「抱歉,我接一下電話。」

 

下午,OPEN。

「(歡呼)掃好了掃好了!阿藍阿藍我掃好了喔!」

「太好了(把抹布扔進流理台)、你真的了不起呢,那我也休息吧。」

「阿藍你根本還沒擦完嘛,哪有這個樣子的啊──」

「無所謂啦,辛苦了~~」

「(接過果汁)謝謝。咦,那位小妹妹呢?回家了?」

「哎呀呀(四處張望),不知道耶,我沒注意到呢。」

「那麼小的一個孩子──阿藍我有時候真的覺得你沒有神筋,小妹妹要是出了事該怎麼辦啊。」

「(笑)你才烏鴉嘴呢。」

「啊!」

「又不是一個人,山羊可是很凶悍的。」

「……阿藍。」

「啊!(擊掌)我忘記跟她收兩杯牛奶一杯熱可可跟巧克力點心的錢了!」

「重點不在這裡吧!」

「也對、別想那麼多嘛。偶爾輕鬆一下也不錯啊,感覺好悠哉喔。這種時候就是要出去走走、曬曬太陽──」

「阿藍你哪天不悠哉啊(拉開椅子坐下)……喂!不要轉移話題!」

「決定了,我們去逛花市吧。」

「什麼?等一下我跟不上你的思考速度……」

「順便補一些可以放在室內的盆栽好了,總是外面熱鬧地一片綠意跟冷冷清清的室內很不搭嘎呢。還要買些什麼呢?」

「等一下……」

「走吧走吧。我們邊走邊說~~(把門牌翻到CLOSE)」

「等一下……喂!」

 

晚上,CLOSE。

「好好好、放在那就好──好!然後那個嘛,我想想──」

「哇,羽扇、報春、海棠、天堂鳥……好棒喔!幸好你沒像上次搬一堆仙人掌回來。」

「仙人掌好照顧啊。(四處張望)這盆放櫃檯好了。」

「(搖頭)不要,放門邊。可是你連仙人掌也會養死。」

「哎呀呀,反正花花草草不都是你在照顧嗎。」

「那你上次幹麻要把那幾株仙人掌搶去?(瞪)好玩啊,都把它們養死了還說這種話!」

「這個嘛……好,謝啦。幫我挪一個位置,這最後一盆了。」

「吶。」

「好啦~~這樣真不錯呢~~」

「才不好呢。(捲起袖子)我還是再把這些植物重新安排一下吧,以後還要常常移動讓盆栽接受日照才行。你根本沒有考慮就──」

「要幫忙嗎?」

「你不要越幫越忙就好……(轉身)不過沒想到你會想種這種東西呢。」

「嘿嘿、應景嘛,以後就拜託你啦。(一鞠躬)」

「什麼叫以後就拜託我了呀!這是你的店耶!雖然我是很喜歡……可是聖誕節都過半把個月了哪有人現在才在種聖誕樹的啦!」

「(歪頭)不行嗎?」

「可是──」

「聖誕節過了,明年的耶誕還會遠嗎?不對不對,應該是今年的聖誕節才對……」

「我不要理你了啦!」

「哎呀哎呀。」

「……」

 

「對了,不知道以後那位小妹妹還會不會再出現呢?(自語)希望下次她不要都不理我了……」

「(鎖門)可能吧,你很在意呢。明天見!」

「嗯,掰掰!」

 

 

寫的不是很滿意……這個系列(簡稱coffee?還有兩篇已經寫好的不知道會不會貼出)好像是我拿來測試新風格的實驗品。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法直視,失去聲響。

「我站在這一邊,另一邊會是誰呢?」

男人沒有抬頭。

「平面鏡呈現千萬倒影,映像的終點有些什麼?」

男人沒有回答。

陰雨造成的薄霧令視野一片朦朧,白色煙紗在身畔繚繞,他連影子都看不見。單手扶住牆壁,掌心傳來的是冷冽沁心毫無溫度,沒有指痕沾染上光滑的不鏽鋼面,只剩下隱約間虛虛實實多少地模糊倒映。

男人沒有停下腳步。

出口到了。

陽光灑落。

刺目炫光使他睜不開眼,純白殘影比灰闇更叫人迷失。剛逃出生天就將折翼墮落。

「How?Who?Why?What?」

「……」

幾不可聞的細語,沒有人聽見。

 

這是序曲,許多年以前或許發生。

那時是年輕的咖啡店老闆初來乍到,敏感的稚齡難以和成熟作出聯想,正確說來也不過算上個懵懂少年。他在正午時分踏進這座城市中央的鏡子迷宮,漫無目的地閒晃,直到彩霞滿天依舊未步向出口;火紅及金黃在迴廊中重重反射,幻境般一地絢爛與東方的繁星耀眼相互輝映,少年踩著目眩神迷頂著壯麗浩瀚,四周平面多少鏡像陳列著無限數相同身影不語悄然。

他輕瞇起眼,無所謂的笑容鏡面後是虛影再現顯得更加迷離。

磨光的不鏽鋼版堆疊成主體結構,最後一抹夕暉消逝,空間回復到純粹地清清冷冷,星辰閃爍走道上銀光斑駁。平時就乏人問津鏡子迷宮理這時只剩下少年一人。

或許還有不可計數的清晰假像。

少年獨步在走道打轉,低垂下眼神不知道在思量何事。並非迷路,即便是初次造訪他對這個城市卻毫不陌生,習慣上總會把此地摸得一清二楚,與地圖一起緊握手中的簡介當然也明白標示著出口方向,只要瞭解所在位置就能輕易破解迷宮;少年小心地輕觸,鑑人明鏡上白皙的手指來回滑動奏樂般像是齣活脫藝術,他感到些許不大對勁:迷宮在轉角處刻上號誌說明行進路線,但少年掌下的印痕真難以察覺。什麼人會在此藏下不易發現的秘密留言?

少年曾聽說一位偉大的建築師建造了這座鏡子迷宮,當迷宮落成時大師的生命也走到盡頭,大師撐著半口氣靠旁人扶持走完了整趟迷宮,終於在最後在鏡子迷宮的正中央遽然倒下。他的遺言是──

『……看、看這美麗世界。』

少年緊盯手中圖鑑看完每個文字,翻下頁是跨幅的幾張剪影,建築師安祥的雙眼炯炯有神正望穿相片直視向他最後遺作。少年的另一隻手依舊在冰涼鋼鐵留連徘徊,現在他知道那是多少年前偉大的建築師告別巡禮時奮力留下的隻字片語。

他知道。

但那時的他可看不懂吶。

刻痕輕描淡寫而未曾破壞平面鏡的完美反射,多少年後那記印必當將面臨磨滅消逝,再也沒有人有辦法解讀鏡子迷宮中英魂將永不散去。

少年只是以珍惜的溫柔輕拂著。

真實地。

 

偉大的建築師早在多年前已經過世,至今懷念他的人仍不計其數。女孩知道,卻不曉得大師的最後之作正沉睡在這個城市。

中央公園突兀聳立著鏡子迷宮。

綠蔭環繞,略高的地勢叫人望而興嘆。

女孩一面擦拭落地玻璃,心中埋怨起跑出去溜達的咖啡店主人,小小工讀生事多錢少,老闆有空閒逛她只能拚命打掃,邊嘆氣邊抬起頭來,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大片奪目只能趕緊低下頭不斷眨眼。

嗚……好刺眼喔、一定是那座鏡子迷宮跟那幢新大樓的玻璃帷幕啦,反射的光線刺得眼睛好痛喔,下次擦窗戶的時候一定要跟阿藍借他的墨鏡來用……

一想到老闆又是連串的牢騷賭咒。

鏡子迷宮內年輕的咖啡店老闆悠哉地伸伸懶腰,打個呵欠又轉身睡去。

 

溫柔的陽光灑落。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連不常看電影的我都看過好幾次(雖然每次都是結尾而已……)的<接觸未來>,小說跟電影有什麼差別呢?

──就說我都只看到結尾了怎麼會知道(喂!),不過印象中電影的結局大概就是主角艾莉得到支持、美夢成真繼而開始教育起下一代,這方面小說的處理很簡略,反倒是更著重在描寫艾莉與父母之間的情誼。我比較喜歡小說,因為有缺憾也有契機,比起電影典型的英雄結局終將邁向不了了之好多了。

或許應該說,電影把艾莉詮釋成一個孤身奮戰的鬥士、而小說中出現的只是一個追夢的普通人類罷了。

 

很欣賞「織女星星人」說的那句「破壞和平的思想都無法長存」,雖然說人類是地球上唯一會漫無理由殺害生命的種族,這句沒啥道理沒啥理論基礎的話還是給我這個悲觀論者滿大的鼓舞啊;不過講真格,「織女星星人」對人類愛恨與歷史發展的研究實在是……真是有夠不客觀的,進化過度的外星生物都是這樣主觀意志濃厚的嗎。

讀的時候一直扔出辯論社的社訓「自以為~~」(狂笑)

故事中最喜歡的是那位考驗艾莉的宗教領袖:他不斷的試驗艾莉對科學的信仰是否絕對堅貞,一開始感覺好像是與艾莉作對的壞人,但是當他確知無神論的艾莉其實也有著不輸自己的信仰時,反而變成一位默默支持她的忘年好友。真不愧為一代賢者。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