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去買了四個的小蛋糕,一百元、還不錯吃,最重要的是這種程度的小奢侈是在預算允許範圍內,真的好幸福(←甜食命ˇ)。是說這傢伙敗起書來一點也不手軟,卻老在吃的方面斤斤計較……反正本來打算拿這些玩意兒低調地自己過生日,沒想到老媽會要哥哥幫我做生日──所以那些小蛋糕就當早餐吃掉了,大清早的就吃一大堆鮮奶油真的好幸福(←超級甜食命ˇ)。

午間接到表妹賀電說完生日快樂就掛了,現在是流行手機快閃族嗎?

美好的中午休息六十分鐘,在因為不會騎腳踏車所以來不及往返餐廳與校園的搞笑原因下以飢餓度過。然後、做完要命的光學實驗眼睛也花的差不多了,然後、演完傳說中的英語話劇羅密歐與茱麗葉力氣也全都笑光了(汗顏)。說真的,我們的惡搞羅密歐與茱麗葉演到最後自己台上就high的亂七八糟、同學對咱們最深印象大概也只有「拉炮對人很危險」而已吧……





照理來講,應該要夜好月圓氣氛佳的生日當晚(天音:兩者完全沒有關係吧)──居然給我下大雨!而且是強風夾雜那種淋到會很痛的豆大雨點,有帶傘的都不見得能全屍而歸……呃不對、全身而退了,何況我完全沒帶傘啊。還好餐廳離宿舍很近、乾脆橫下心連身帽一罩就衝回來了,結果當然全濕,只能事後安慰自己還好沒在餐廳等雨停,因為到了半夜外頭淅哩嘩啦的雨聲也從來沒中斷……

另一個值得安慰的是:老哥騎車、他宿舍又遠,一定淋得比我慘!(毆)

晚上高中同學打電話給我,也是一開頭就是生日快樂、不過沒像表妹立刻掛斷XD 算是交往較深的朋友吧!高中畢業斷了連絡後,我過年還試圖寄賀卡給她,結果發現我沒留她家地址(大默);後來寄到大學系館去,還好有寄到,不過她拆信時似乎因為不是男生寄的情書小失望了一下?

總而言之是很愉快的一天。讓人一點也不想去理隔天的普物期中考啊────(抱頭竄逃)

 

差點忘了,要謝謝爸爸媽媽哥哥跟全世界ˇ 然後要緬懷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然後要抱怨為啥不放假……

明年待續?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真的是作業……亂寫一通混字數的,怎麼扯都扯不到規定的八百字索性隨便掰再排排版看起來就變得很多了(毆)。這也無關乎功力、而是有沒有認真去面對這份作業的問題吧?

喔,聽說這份作業真正該寫的是「童話裡的性別建構」才對b

 

 

上古的枝枒孕育智慧

生命尚未探出水面

人類還居樂園

腐敗前是完美成熟正散發芬芳

 

公主等待

命運將指引王子前來尋找

  怎不自己踏出那臨門一腳

 

公主嬉戲而金球沉於井底

青蛙王子以此要脅藉此索吻

  有何不妥 為何會不安

 

演繹成悸動

他們發現胎的孕育重複著物種進化

自然而然

 

甘美洛的時代已成過去

現今的騎士是流氓頂著凱旋虛名

終有天 將霸佔公主產業 將成國王 將以終老

 

  長靴貓掩嘴偷笑

 

如果公主不是軟弱無依故事就難以進行

 

終於掉落的果實敲響鐘聲

昭告婚姻關係出世

先行者即為領航

 

除了人類以外求偶與性都由雌性主導

 

於是踏上旅程時小兄妹不知道所找的就在身邊

同樣象徵幸福卻非公主

  才怪 歡喜結局也有個小姑娘大病初癒

 

 

這是童話

追尋者追尋著美好事物

這是異性交往的定律

千篇一律的肥皂劇

 

繼續敘述歷史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深水藍強迫去看的(笑)本來昨天3/19就該去了,不過睡過頭──至於到底幾點才起床阿藍您就別再問了b

 

所以今天七早八早的八點鐘不到就起床了,上課日的每天第一堂都有課、平常週末我都嘛係賴到九點十點的(委屈貌)。到了比賽場地中正堂後,老天、入口在哪?唯二有開的兩個門除去一個是貴賓專用,剩下的大門怎麼一堆人在踢來踢去!?真的可以走這裡嗎!??繞了體育場好幾圈以後終於發現其實兩邊都可以走啦,可當時真的熊熊地嚇到不知該如何是好……

喔,所以第一個反應是學校做的文宣『踢爆中正堂』還頗寫實的說b

從中正堂大門進去,一樓是比賽場地、二樓分成好幾塊給選手作休息區,我應該去的外賓區……呃,好遠,為什麼從入口到外賓區中間還隔了那麼多個學校的休息區啊(←因為你走錯入口)!另一側入口附近有特別劃給外賓入座的區域是我後來才發現的,一開始沒注意到,就坐在樓梯旁,看著來來往往的選手超不安的。咦,我好像有看到高一的同學耶,聲音也很像,待會注意聽聽看比賽選手裡有沒有她ˇ

然後開始看比賽──然後確認,我看不懂(爆)

廣播會宣布賽程、催促選手入場,然後中間穿插前n場勝出的人是誰,但不是在比賽完立刻宣布勝負,所以沒體育細胞的我連接不上(←這有關係嗎),有時賽程跟賽況的廣播還會重疊so就更混亂了。同時有三場一起在比,我也搞不懂大螢幕在撥哪場?氣氛倒是很有味道,之前看『康熙來了』訪問陳詩欣時有提及跆拳道的氣勢很重要,比賽中都會吆喝幾聲以壯氣勢,真的耶!連場外的加油聲都是用喝聲代替,有時候教練在場邊叫得還比選手大聲,頗好玩的。這些聲音再和已經非常模糊的廣播混在一起對耳朵還真夠折磨的,我看一看還是逃出來了。

下午兩點半後有表演、接著冠亞賽跟頒獎就只剩下一個場會有比賽,到時候再去看完補完好了~~

 

好,回來補完了(笑)! 

上午看沒兩個小時就跑去圖書館奮戰應力作業,兩點半再跑來繼續看比賽。

這次終於從正確的來賓入口進場了,一進去就聽到廣播裡熟悉的名字──真的耶、真的耶、真的是那個同學耶(←想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把名字or綽號打出來,最後還是算了),名字一樣就算了(←廢話)、連高一到現在的綽號都完全沒有變耶,聽到她隊友吼著她的綽號替她加油時差點沒笑出來。之後還跑去找她聊天,不過她忘了我的姓啥名啥、卻還記得我是熱食小天使……呃,我該感到光榮對嗎?對吧?

在冠亞賽前是武打表演比賽,因為還有評分排名次等等所以應該是比賽吧?可是那個很冷的主持人是在幹嗎?猛耍寶,搞得好像綜藝節目。表演本身很讚,氣勢磅礡的BGM配上跆拳道的舞姿棒呆了!可是看起來好痛(笑),不像對打的時候有穿護具。

看完比賽就落跑去覓食(←午餐沒吃,好孩子不要學~),沒等頒獎結束。總覺得主辦單位失焦了,重點沒搞清楚,到最後的冠亞賽聲光效果十足,可是廣播一樣爛,反而不合氣氛的背景音樂倒是清楚的吵死人,倒跟花俏的雷射噱頭頗為搭調。或許其中有我這種看熱鬧的外行人所不知的精髓存在?

下次要找有運動細胞的人(←就說這一點關係也沒有了)一起去看!

 

ps﹒報告完畢,阿藍你有在看吧XD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遍世界的旅行者曾說他沒有根。

浮萍無根,憑水漂流。

但總有停下腳步的時候。

 旅行者看著溪水奔留,橋下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漩渦,幾珠水草紮根在中心處搖擺柔韌。

小小的浮萍經過橋下,邊著漩渦打上兩三轉,又順流飄向遠方。

溪水濺起。

橋上的旅行者佇立良久,終究提起行囊,一步一步走向彼岸的城市。

 

很平凡的城市。

一般地喧嘩一般地死寂一般地刺目一般地混亂一般地悶熱一般地冷漠一般地壅塞一般地空洞一般地普通一般地一般一般地一般地一般地。

旅行者看了直皺眉頭。

盯著手中的地圖研究許久,旅行者再度肯定添置新地圖的必要性,早在半鐘頭前他就抱定這份主意。

旅行者不知道在這陌生的城市的哪裡可以得到地圖。

一位先生不搭理他。

一個婦女不回答他。

有一群學生告訴他的位置不是警局也不是書局,漂亮的大門掛著藥局的招牌。

還有一大部分的人搖著頭說他們不知道,臉上笑容虛偽地張牙舞爪。

旅行者迷失在十字路口,他轉身、或許直接離開這城市是最好的決定。

旅行者找不到路。

眼界裡盡是相似相同的建築,層層疊疊多少交錯編織,路也跟著消失其中。

旅行者直皺眉頭。

他的帆布背包越來越重了。

索性坐下。

運動運動,放鬆地伸展四肢,雙腿佔去不少磚道上的行人空間。

倒也沒有人停下來瞪他一眼。

背對著城市中最大的公園,廣場中央是噴水池聳立突兀,旅行者坐在公園外的花台上晃著腳,無聊地,輕輕地。

旅行者背後的公園中央有一座鏡子迷宮,不銹鋼製成的,遊戲中一個人可以反映出好多個映像。

可是真正的人還是只有一個。

走出迷宮後世界終究只剩下唯一一個。

所以好玩,所以沒有意思。

旅行者不知道在這陌生城市裡有一座鏡子迷宮。

旅行者不知道這個陌生城市。

旅行者準備踏出下一步。

旅行者提起行囊,起身整理衣服,不禁意瞥過一張小小紙片。

不禁啞然失笑。

清脆的,意外地好聽。

一份咖啡券,忘記是哪個人塞給他的。

背面是張簡易地圖,標明了城市的大道與車站。咖啡店離公園只有短短的兩三公尺。

他轉身、看到不遠處悠閒的一座橋樑。

 

「謝謝光臨。」溫和的語氣。

──喀啦。看似店主的年輕男人把玻璃門上的木牌轉向CLOSE那面,愉快地送走最後一位客人。

坐在吧台旁的女孩解開圍裙,正把玩淺藍色的紙巾。「欸,阿藍阿藍,你不是說有很重要的客人要來?我怎麼沒看到?」

顯然是向男人提問。

「我說過嗎?」微笑。

「你說過。」而女孩說得肯定。

「是這樣嗎?」微笑微笑。

「喂……」

「我說過是哪一天嗎?」微笑微笑微笑。

「唔!」

「呵呵呵……」笑出聲來。

女孩拍桌,是惱羞成怒?「你又耍我──!」

「沒有喔。」男人笑著,看著門外藍月撒落銀白碎片。「一定會來的、」他頓了頓,「我們都需要有地方可以歸去。」

氣頭上的女孩沒有聽進去,應該。

年輕的男人依舊笑著。

 

旅行者步出城市時又向橋下望去。

這次漩渦裡沒有浮萍。

 

 

 

舊文,朋友的站子剛放上她幫我分小節的版本。這是幾乎沒分段的原始版(友人曰:是懶人版#!),知道的人可以比較看看,我覺得分段後作品味道就會不一樣,既然對詩文詮釋是因人而異,那我就乾脆別在小處斤斤計較、反而侷限了讀者的思維~~(友人再曰:……(大怒#))

這系列我最喜歡開頭的這篇ˇ 說是coffee文,其實可以隨意帶入任何一種店面嘛。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不是今天導談我根本完全忘記這回事了。其實這已經是前天……不對,是大前天的事了XD

 

「物理週、物理週、K大物理週!同學來看看喔!──嘿,同學,來看看喔!(打量來者,笑容可掬)你是什麼學校的?」

「……(心中os:我是你們學校的。)」

「不要害羞嘛!(抓住)來看看吧,我們物理系──(中略)──對了,同學你是什麼高中的呢?」

「!?(愕然)」

「???(微笑微笑)」

 

我錯了……我忘了當天是制服日,難道那位學姊真把我誤認成高中生了嗎!是說我也忘記當下到底怎麼反應過去的了XD

最近這個「XD」用的有點過度頻繁b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沒有目睹路燈亮起的瞬間感動了,也不知道是撞見的次數少了、還是欣賞的情緒沒了。

高中時總早早出門上學,冬天日出晚,等公車時天色都還未明,十次裡少說有七八次能夠看到馬路上整排的街燈同時熄滅──不曉得其他地方情景如何,可我知道這裡的路燈總是同時亮起或是同時轉暗,絕非小說中俗套的在夜裡由近而遠照順序一一點亮,燈明如此、燈熄亦然。但光滅剎那殘留的迷離餘像太燦爛,總給人難以言喻的期待再見,怕黑的內心卻喜歡失去光明消失帶來的短暫幻相,極其矛盾?

然後我會期待著傍晚街燈再度點明,當黑夜蛻去時將帶來下一次海市蜃樓。

這是過去,迥異於期待舉燭期待燈明的正常心理卻又不真心祈禱天明。

現在呢?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