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在學校裡是個很開朗的人。但其實是假的,那些都是裝的。他說別人想看他什麼反應他就做出什麼反應。

──妳若要照顧別人必須先能照顧好自己。

 

死神13寫的<前事>實在已經變成經典了。雖說小說內文精采,可是最吸引我的其實是每次作者發文後總能激起極有深度的討論,興許是作者在文章字裡行間透露的智慧、深思熟慮與各種思考模式,太叫讀者欽佩,這些回文裡也不乏向死神13請益求教、抒發心情的坦白。

以上兩句就是最新一次的留言片段,偷偷把它copy過來──多多少少契合了最近低落的情緒,看了很難過,也不清楚是因為同情或著同病相連,但人活著不就這麼回事?很自然地少有人不隱藏自己的真正心事,很現實地當然要相顧好自己以後才能顧及他人。說的輕鬆,偏偏還是會有自不量力的傢伙過得很痛苦,因為忽視自我的這種堅強太脆弱,畢竟「團體」還是由「個人」組成的。

不過很懷疑:以我的狀況,問題應該是出在「因為會給人添麻煩」所以「不說」的矯枉過正。又或是我被麻煩惹慣了所以才會懶得找人麻煩?(聳肩)反正已經解決了,別再想傷腦力的問題啦。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學之間,一天多枚、對象不同,都很白痴XD  話說壓力太大找管道抒發不就是這樣嗎XDDD

 

 

1﹒中憲要不要上課

「今天中憲不用上課嗎?」
「今天不用上中憲嗎?」
「今天中憲不上課吧?」
「今天中憲真的不上課嗎?」
「今天要上中憲嗎?」
「今天要上中憲吧?」
「今天真的要上中憲嗎?」
「今天中憲要上課吧?」………………以下無限。
注意:說話速度極快,約三秒完成一次問答(or兩個問句?),持續近四分鐘,根本只是同一句話各式的文字排組變化不斷重複。放送頻率與維持時間由在旁邊聽到傻眼的學姊和狂笑不已的學長提供。聽說很像rap~

 

2﹒午餐時間的茄子物語

事情起因於某男同學對某女同學的茄子不滿引發眾人的共鳴,是以茄子擁互者孤軍起而對抗民意圍剿……
「(鄙視)噁心的茄子。」
「茄子很好吃的!」
「(強調)噁心的茄子。」
「茄子很好吃的不可以對它有偏見!」
「(強調again)噁心的茄子。」
「(旁人亂入)茄子真的很噁心。」
「(另一個亂入)會喜歡吃茄子的人真的很奇怪。」
「茄子很好吃啦!」
「(再次亂入)你不覺得茄子很像黑掉的香蕉嗎?」
「(又一個亂入)好噁心……」
「(鄙視)噁心的茄子。」
「哇!茄子很好吃的啦!」
「(看似解圍的亂入)不要硬把不相干的東西聯想在一起啦。」
「對嘛,茄子是很好的蔬菜呢。」
「(其實不是解圍的亂入)噁心的東西就是噁心,就算不做此聯想還是很噁心不是嗎?」
「喂!茄子才不噁心!」
「(眾)噁心的茄子。」
「哇哇哇哇哇────────!」

 

 

嘿嘿嘿、上星期的事情我記得還真清楚啊(汗顏),超幼稚XD 好一群大學生吶XDDDD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閱讀Charlotte Perkins Gilman<黃色牆紙>後,課堂上以辯論的方式做了一番討論。以小說的方式加點搞笑紀錄下來,不過無疾而終……對啦我懶,只整理一點點就草草做結,完全無法表達當天的氣氛……

那真的,很讚。

 

 

當醫生被貌如牛頭看似馬面等兇神惡煞團團包圍時浮現的唯一念頭是昏倒,不久之後他被押上殿堂,肅穆的氣氛搭配奇怪的辯論主題只叫他欲哭無淚。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現在?醫生試圖發問,沒有預期能夠得到解答卻發現場面突然地安靜下來。

「你不要裝傻!」首先發難的是聲憤怒咆哮,打破沉默氣急敗壞直指著他鼻頭大罵:「你用不對的方式治療你可憐的妻子終於把她逼上絕路,最後她瘋了就是最好證明,你對一個病患的了解不足關心不夠卻自大地將之帶到鄉間與世隔絕,你根本沒盡到醫師的職責,更枉論身為人夫!」

「你才在裝傻,」發話者站上台去恰好與另一人左右對立,「你我都知道這位先生可是個醫生,當然他自有基於專業基於學識所做的權威考量,在他所處時空底下靜養當然是最好的醫療,為此他甚至願意離開繁華城市隱居郊區成天奔波勞碌只為了他的妻子,更何況他並無足夠管道窺之那女子的內心,這世界除去上帝我主與天父又有幾人有能力透徹地了解人性?」

「時空背景只是理由,所謂治療行為本就當因人而異,反方似乎堅持醫生的無罪清白,我正方卻深深不以為然。」自稱正方的聲音發出冷哼,頓一頓又再度開口,「資料再再顯示出他的冷漠高壓,以關心為外皮包裹著絕對命令不容反抗,什麼時候你看到他聆聽了妻子無助徬徨困擾訴苦?沒有吧他只是一味閃避問題,根本是不敢去面對不敢與妻子攜手度過難關,既然沒有嘗試當然也不可能有所了解──這可並非能力有限。」

所以說這到底是什麼狀況?醫生很想發問可是卻插不進話,聲音才到嘴邊又被迫吞回。欸……

「你說的資料是什麼?自白書?還是在精神狀況不佳時留下的呢!」翻開書頁低頭研究,聽說是反方所堅持的論調卻是他沒錯這種肯定句法,「這份資料從來都只是片面而瑣碎的你看不到真實所以就只能猜測,怎麼能被全然相信?一介平凡大夫怎能夠對抗時代?你又知道他聽了妻子的話事情就能夠得到改善?」

「我不知道但我也不臆測未知。」

「但你的推論卻建立在不全面的證據之上。我說,錯的是時代而滄海一粟小小人類無法與此洪流抗衡。」

「你的話實在很像現在連古裝劇都不用的八股教條。」

……

從頭到尾都沒進入狀況的醫生聽了大概只知道結論是不以成敗論英雄,沒錯並不代表他屬於真理的一方──這種道理也需要花個一時兩刻搏命討論?罪證不足的開釋雖然代表自由並不表示他是對的,可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到底這是什麼狀況呀?然後他從夢中驚醒,忘記了滿額冷汗想要起身去看看他的妻子與新生嬰兒。

 

 

沒了。真是叫人汗顏的有夠短。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又在幹這種隔了n久才一口氣寫好幾天的日記的事了=___=

沒關係,我是真的很想寫(握拳!)

兩三天歸為一小節來寫,如果每天一篇就真的是流水帳了,而且我也沒力寫那麼多……

 

 



愚人節。

之前msn的暱稱就一直在為這一天倒數計時,不過本來的目的是在做春假返鄉的倒數,到了不久前才發現原來這天還碰上了愚人節呢。難怪一堆人說我不安好心,原來是看到我的暱稱、誤會了誤會了……

依照以往慣例,當然要好好跟老師PLAY、PLAY啦!

今天唯一比較玩的起來的課只有計算機應用,又剛好前一個星期老師出那個「打蚊子作業」把大家都搞得七葷八素,再加上前天我要死要活的沒去讀性別與文學的小考範圍熬夜好不容易把作業吐了出來,隔天差點爬不起來用衝的趕去上課──然後、老師居然跟咱們說繳交期限延後!?

全班歡呼聲中就我鬱鬱寡歡。順帶一提的是做好作業的人有一、二、三……對,五個不到。

我好像已經有好次這樣趕作業趕到起笑結果延期的經驗,看來我不適合這種學生苟且老師配合的世界(嘆)

反正前因後果天時地利人和加總起來,結論是決定整老師的方向要以「蚊子」為主軸,前一天我還特地跟同學們講了:請大家告訴大家、四月一日計算機應用請大家攜帶電蚊香、電蚊拍、任何可以打死蚊子的道具。畢竟就算可以晚點交作業但還是要交的說,幾乎全班有在聽的同學都群起附和,還有人問可不可以用網球拍桌球拍代替、甚至有人在問要不要帶補蚊燈,比起之前想像可能要自備多種蚊香(傳統蚊香、傳統電蚊香&液體電蚊香)自己來充場面的狀況好多了。

當下幾乎感動地要落淚。

當下。

……等到四月一日當天根本沒有人帶東西來嘛!

我早該知道會這樣b 那群人、尤其是男生根本只是隨口叫叫就忘光了bb

還好我自己有準備很豐富的道具,嘿嘿嘿──

液體電蚊香補充盒(為了安全起見,是空的XD)再加上特製手工「餓蚊退散」驅魔令箭(附流蘇,不得轉售)。趁著老師回辦公室拿東西時扔到老師的notebook上,遠遠望去、講桌上一大枚「金牌令箭」豎立,十分醒目。

聽說老師走到講桌前時露出的錯愕神情很像漫畫上才會出現的表情!

對啦,是聽說。因為我怕笑場,所以在好戲上演時硬是回頭跟同學聊天,不過我很確定老師至少愣了十多秒、才用大異於他平時上課前幾分鐘都很親切幫同學複習的語調開口說話。

當然大家是笑翻了ˇ 真可惜我沒看到我自己的經典之作ˇˇˇ

後來去自首,老師就一直笑一直笑。不過還是沒答應我提早交作業可以加分(←喂b)

 

五點就在車站等卻到晚上七點半才上車回台北,對明明有位子不讓我補更早時段加班車的和欣客運有點小不滿。

 



本來是表妹說要請我吃蛋糕吃到飽當作遲來的生日PARTYˇ

然後是不該吃甜食的外婆也跟來了、絕對沒在邀請名單裡的小表弟也跟來了,拉裡拉雜浩浩蕩蕩的一長串人往西門町前進。

然後是週末的午茶時間比較晚還沒有到。

然後是附加的人太多了,沒有一起坐的位子。

最後是外公外婆請客(好像是?我現在才發現我只負責吃b),換到別家餐廳去吃了。

結論是下次回台北換我請表妹吃蛋糕吃到飽吧──就咱兩個,順便幫她提前暖十八大壽。

一定要講的是後來才發現另一家聽說評價更不錯但是因為當天我們這團人很多怕沒位子才忍痛捨之的蛋糕吃到飽餐廳其實很空,下次要去那家!

 



(略)比起前兩天這個星期日好像過得很沒意思耶……

我只記得參加慈青活動的老哥是這天才回台北,兄妹倆被媽媽拉去逛百貨公司。什麼都沒逛,居然直奔地下一樓,在生鮮超市、麵包舖與蛋糕櫃檯留連了許久XD

後來捧了個九十元的花俏小蛋糕戰戰兢兢地回家,可是吃起來總覺得口味沒有很突出……

 

 



本來沒有放假的星期一也就是兒童節,因為一群比兒童幼稚許多的大學生死纏爛打耍賴成功讓老師們舉起雙手投降,紛紛同意調課甚至停課,所以我們的春假有整整十天了啊哈哈哈哈哈!!!!!!

真搞不懂既然結果一樣為啥還要讓課學校與學生絞盡腦汁費心來巧立這些名目,什麼校際活動週嘛……

 

上午帶牙齒去給牙科醫師看。(←語病,我沒有假牙,反正意思是去看牙醫就對了b)

現在想想也跟這位牙醫黃醫師很熟了,從小牙齒都是給他檢查的,就連國中搬家後隔壁明明也是牙科診所,還是會定期跑個公車一兩站實繼上才不會很遠的距離去找黃醫師檢查牙齒。

由此也可知這位黃醫師一點也不年輕了。(毆)

說歸說,其實黃醫師除了皮膚變黑很多因為他都有遵守醫師的職業守則總戴著口罩我怎麼看的出他有沒有變老啊?(再毆)

黃醫師的生意還是一樣好呢──不知道是現在的人比較重視牙齒保健還是吃太好、牙都爛光的原因XD 明明是非假日的上班上課時間有預約還是等了半個多小時,之後又佔用其他病人的時間跟醫生拉咧一會兒,確認黃醫師真的老了,一直把我跟老哥老媽的病況(是「牙況」才對……)弄混。

 

下午回台中祖母家,明天好像是清明喔?

 



把《黑祠之島》又看了好幾遍,覺得小野主上的作品還是《屍鬼》最好看。

難得返鄉看祖母外加清明掃墓就只是單純的看祖母和掃墓,完全沒有跑其他親戚姑姑伯伯家去串門子,晚上就回台北了。聽到一天就要回去的時候老哥跟我同時露出錯愕的眼神,完全沒有該有的輕鬆亦或是離情依依……

 



如果我可以制定節日的話,這天才會是愚人節!而且要加上幾個字變成「愚人災難日」!!

話說從頭,還是讓我們把事情的前因後果一條條列出來吧。

 

時間:晚上十點多一點點。

 

地點:我房間。

配件:床、天花板、牆壁。

事件:打蚊子。

方法:因為蚊子停在天花板上,太高,所以站在床上、雙手拿書伸直、跳起來打。

結果:打死蚊子了。

意外:跳起來後落地時沒在床上站穩→
   跌倒→
   頭撞牆→
   痛→
   叫→
   抱頭坐在床上→
   老媽進房間來看→
   我抬頭(廢話)→
   老媽嚇死了,趕緊壓我去榮總掛急診。

說明:有戴眼鏡→
   度數很深→
   鏡片不薄→
   鏡片突出架框露出尖銳的邊。

推測:撞牆的衝擊力很大→
   眼鏡很用力的打在臉上→   
   眉毛上被鏡片畫出一道傷痕→
   傷口好像不小,流了很多血,不過不是用噴的。

後續:1、在醫院縫了7針b
   2、回家後發現床單上好多血bb
   3、其實衣服跟褲子上的血也不少bbb
   4、噢,還有眼鏡破了(以那種狀況不破才奇怪吧!)
   5、老媽一直在唸差一公分就傷到眼睛了,不過我對一公分算近算遠沒概念。

結論:我是笨蛋=_____=

傷口其實不大啦,在老媽壓我去醫院前我有把緊急拿來止血的棉花掀開來看一下下,傷口看起來跟一枚眼睛差不多大,再加上剛剛好在眉毛裡面,縫起來後不是很明顯,應該不會破像吧……應該。

不知道是我神經粗還是腎上腺素分泌過度,受傷時除了剛撞完牆頭很痛以外根本沒該有的緊張感,就連疼痛感也在踏進醫院大門時宣告消失。現在想想說不定是其實很害怕只是無意識地逞強,才會本來一副無所謂的調調、等到醫生要縫線時說要避免細菌感染把媽媽爸爸趕到一旁時眼框就停不住的發痠掉淚,醫生縫傷口時還不時要幫我擦眼淚。縫合時同樣因為「害怕呼吸中夾帶的細菌造成感染」,嘴巴鼻子都被一塊紗布輕輕蓋住,很悶,再加上自己的眼淚造成溼度狂飆,難過死了。

 



前一晚去縫的傷口上貼了塊紗布,不但很礙眼、而且要隔二十四小時才能把紗布撕掉!?

──也就是說這整天我都必須頂著這明顯的包紮跑來跑去嗎?

老媽可沒打算放過我,還真抓著我跑銀行、跑超市眼鏡行等等到處亂跑,眼鏡行也就算了、我眼鏡破了重配當然要親自走一趟,其他地方難道不能抓老哥陪,非得要昭告天下讓全世界都知道我臉上有這道傷嗎?

傷口不明顯,也還好不明顯,晚上終於可以拆紗布時差點大呼萬歲!可是接下來才發現、問題來了:很麻煩地,傷口不能碰水。之前貼著紗布很難看沒錯,但同時紗布扮演著重要的保護角色,不像拿掉後左一下右一下都會弄糊傷口上的藥膏,加上咱有揉眼睛的壞習慣、到最後可能傷藥膏會變成眼藥膏……更別提洗臉麻煩死了。

現在很擔心不知道該怎麼洗頭。為啥我完全沒有一個傷患應該最擔心傷口、或應該要擔心以後疤痕情形的自覺呢。

 



到醫院回診,當然跟上次值夜班急診室的醫師不同。照理來說應該要由大門口進去找一般外科,偏偏這老媽加女兒居然大搖大擺地給人家從急診室川堂走……的確,這樣是比較近啦,不過也招致許多異樣眼光b 說也奇怪,醫院這種公共場合任何人本來就都可以自由來去,我想從急診室「經過」應該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吧?

結果這對母女離開時依舊是從急診室入口離開的b

上次到牙醫那兒是去定期檢查、這次是去洗牙(外加補牙)。結果他竟然盯著我眉毛裡的傷口笑了好久,是有那麼好笑嗎!黃醫師說他眉毛上也有兩針,一樣是被眼鏡邊緣割傷的,不過他受傷的原因──呃、比起我打蚊子撞牆來說應該更容易被接受的吧,他是中學時走路看女生去撞到電線桿才破相的。

(大默)

看不出來耶。我不是指傷口、雖然那痕跡也幾乎難以辨認,而是在說醫生居然會幹這種蠢事……

要開口解釋傷來源時總覺得難以啟齒,所以我都跟別人說是「跌倒」才會被眼鏡刺傷,其實也沒錯,只是省略了「打蚊子」與「撞牆」的前因後果而已,感覺就很不一樣。果然是語言的魔力嗎?

 



春假要結束了。回台南(憂鬱ing)

算是外公外婆幫咱們餞行(其實並不是)的午餐上意外得知外公以前也受過類似的傷,哇咧病友還真不少嘛……

 



10

實在很受不了遲到文化。或著說搞不清楚那些遲到的人腦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

班上要討論活動事項,約好了下午一點集合。

 

1:00 我準時到,沒人。

     沒人是吧……(基於無聊的良心沒有一走了之)

1:05 活動招集人到了,宣稱自己只遲到兩分鐘。
     附加的某路人好心傳達某兩組該來討論的人正在吃飯的好消息。

     吃飯是吧……(上午忙到忘記吃早餐午餐,餓肚子ing)

1:15 好像是去吃飯的第一團人騎腳踏車經過,宣稱有東西忘記拿跑走了。

1:20 招集人打電話聽說是去拿東西的那些人,破口大罵。
     那些人似乎是回到宿舍就打起撲克牌來了。

     打牌是吧……(開始覺得沒有一走了之真是一大錯誤)

1:40 另一個女生到了,人還沒齊。聽說女生遲到到是可以原諒的?

     ……(鬼啦!圈的為啥我要答應參與這種團隊啊!)

1:45~2:30 終於進行沒效率的排演與討論。人從頭到尾都沒到齊過。

 

真的,一點效率也沒有,不過歷來團體活動要求效率幾乎就等同天方夜譚,本來也沒有預設我們同學們會多麼認真有默契,所以儘管我認為發生在同學身上那種沒道理的準備不足造成效率延宕很難叫人信服,還是除了三聲長嘆以外什麼不滿也沒有。真的,本來在團體裡我就屬於「自己本分要做好、別人的事放著爛」,標準型莫管他人瓦上霜,既然自己也有可能犯錯就不要對其他人太苛求,可是這種人其實還滿差勁的說,我自以為自己算不錯、利於全體的事還會被動地去做,有些人根本就全都懶得理人,甚至還有禍及他人又不聽勸告的混蛋……這些人看似不同,實際上冷漠的本質卻一模一樣。所以,每次我被同學冠上「認真負責」之類的形容詞都會很汗顏。

或許是因為我連要跟別人表達自己的不滿都嫌懶,才會讓他們有我很熱心公益的錯覺?反正真正熟識的人都知道那是假象啦。

我真正不滿的是遲到這件事,其他同學似乎都不重視這點就說說笑笑的算了,連招集人都是這副德行。比起在約集合時間時,有人批評為班級活動做討論是浪費生命,到底什麼才是浪費生命!每個人都預期「別人會遲到」而一個比一個晚到,然後全體沒半個人準時,當然每個人到的時間都不同,要等到不知道公元一兩萬年人才會到齊、才能開始做事──這才叫浪費生命!

女生能夠遲到那句也讓我很火,俺女校蹲三年怎麼沒學過這個?守時是該做的事好嗎,你趕飛機時跟航空站說我是女生飛機可不可以為了我這個弱女子算了。

喔!結果我每次生氣到最後,一定會氣自己沒用只敢對日記發牢騷不敢直接講出來──到底是怎樣啦!(大怒)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