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的Battle Royale、大逃殺、生存遊戲!(小說)終於入手囉!

我在書店翻書的習慣是先讀完作者自序、推薦序以後再決定要不要買了繼續啃下去,除非整本書就只有正文的話我才會乖乖從頭看起,順帶一提通常這種書不是大好就是大壞……等等、跑題了。總之,因為《大逃殺》是必須乖乖包上塑膠膜才能上架的限制級讀物,所以不適用我這套翻書理論──也是拜政府傾全力封殺BR漫畫《生存遊戲》之賜,反而讓它大放異彩,眼巴巴期望許久(前陣子電影上映時沒時間去看啦@@)的中文小說好不容易出版了,當然不用考慮、趕緊把架上賣到剩下的唯一一套搶下來!

翻沒幾夜就讓我大笑了:作者高見広春於中譯的出版序中再三提醒讀者:他的版本(小說)才是最原作,重複了好幾次呢ˇ

 

話說我之所以會對BR產生興趣是起因於某篇衍生作品。內容根據電影版,描述故事結束幾年以後、電視台跑到沖木島拍節目,打算紀錄這些死去學生所引起的靈異事件,當然B班同學也沒有讓拍攝小組失望,除了集體在鏡頭前表演畢旅少不了的活動就是撲克牌啦(?)以外,不只靈騷現象(??)比起平常更為活躍,幾個魂魄還會驚訝地望向攝影機、斷斷續續喊出唯一倖存男學生:七原秋也的名字;中間過程好笑歸好笑,其實結尾還滿哀傷的……幾個場面裡,攝影助手都有和B班同學生成的地縛靈們(!?)打招呼聊天(!!?),到船上跟死後還是要抽煙的川田講一講話,談論彼此過得好不好、打倒政府的雄心壯志都消失殆盡了云云,最後這個年輕的助手就在拍攝小組眼前跳海,留下甲板上一張學生証。至此,殘存人數:零人,遊戲結束。

 

──大概是這樣吧,現在iClubs早掛了,我也無法確定細節,只記得當初看到這篇文的時候留下不錯的印象、才開始拼命尋找BR的相關資料,想不到事隔許久,真正看到小說時才體認到故事並沒有想像中的輕鬆。說深刻倒還好,但高見広春筆下的人性不論是善是惡、軟落、溫柔抑或是堅定,關於這些學生為什麼會採取以下的做法與心態都「很有理由」,正如序言提及的機械宿命,我覺得作者很想把角色們超水平的或脫軌的行為,以環境與成長經歷邏輯化,因果意味相當濃厚,反而不合乎這個混沌充斥的現實世界了。會這樣想太多也或許與年紀有關……吧?

最喜歡的角色是優一郎,他不像書中其他關鍵人物的早熟優異,僅僅是一個太過天真的體貼男孩,是唯一一個能讓相馬光子稍微放下重重武裝、露出屬於年輕應有的清純笑容的娃娃臉好孩子;作者對光子著墨許多,身為「不良少女」、她在同學間存在感很強,對她的印象不外乎害怕或輕視,就連最成熟、涉世最深的川田也只了解「她特意排除掉倫理與愛情,是什麼理由就不知道了」,也沒試圖去探究,於是眾人對光子的排斥再加上她自我孤立,更顯出優一郎的善良,他注意到了光子眼中的哀傷、並進一步的希望能去理解、去保護「相馬同學」。不過保護到了他也被掛了(汗)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