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母親的農曆生日,至於國曆生日是明天。

昨天下午跟例行性地老媽聊天,她提到了表弟自告奮勇要準備週六生日當天的蛋糕。

而老媽告知我這件事的言談態度,讓我覺得除了與外公外婆、舅舅們的聚餐外,她似乎希望能另外有個我們一家四口的小型慶祝會。

當時我的反應很直接,原定要買的蛋糕既然有人要提供,我就不弄了。沒有讓老媽知道的,是我在半個月前便買了只珍珠別針、我早準備了她的生日禮物。而我向老媽表示要取消為她買生日蛋糕的打算時,老媽臉上居然出現了一抹失望,她跟我說那是表弟的事,還提醒我星期五是她的農曆生日喔,難道不先慶祝一下嗎?說真的,我沒記母親的農曆生日,也覺得在這天吃西式蛋糕好像有點怪怪的,可是老媽都這樣明是暗示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應了聲回答說我知道了。

隔日也就是今天,一早我便藉口練車拉了哥哥出門,繞行運動公園四五圈意思意思後就跑去選蛋糕。老哥意興闌珊地,顯得只有我一頭熱、讓我有些挫折。

回到家時也快中午了,不知為何老媽脾氣好像很差。到了要準備午餐的時候更慘,我想插手幫忙被嫌擋路卻完全被她晾在一邊,無所適從,可是我膽小,越是認為老媽生氣便越不敢離開,因為照以往經驗,放她一人又忙又熱的話待會吃飯時我們就死定了……凝重的氣氣瀰漫,老媽始終不茍言笑地直到午後有事出門。我也很想催眠自己是我想太多,畢竟老爹、老哥都是一副沒事樣,只有我一個人想努力討好老媽,很累人。

我們家開伙的晚、再加上老媽屬於多餐少量的類型,所以當爸媽六點回到家後不是準備晚餐,而是吃下午茶(晚上茶?),看見他們拿出餅乾啃時我忍不住提醒老媽,我為她買了生日蛋糕、叫大家來吃吧。

然後老媽瞪我一眼,回我一句:「你們都不在這邊我幹麻吃,有什麼好慶祝。」

說完轉頭去看電視。

當時我真的有想哭的衝動。我不知道老媽在氣些什麼,鬧什麼彆扭,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那麼想哭、為什麼老爸老哥都可以一副沒事的樣子。

不想得後來我是怎麼唱完零零落落的生日快樂歌,但我記得老媽的視線始終盯著電視,甚至當我獻上禮物時,她的反應居然不是愉快、甚至沒有一個微笑,只是冷漠地問我為什麼沒有包裝,她感受不到我的心意。

我真的很無能,我真的好難過。

或許我從一開始便什麼都沒做對。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在前面,好孩子不可以學喔,因為很危險、真的很危險@@!

 

中午,剛回到家的媽媽在廚房七手八腳忙著,自然,我也跟了進去。決定午餐要以簡單的湯麵打發後老媽開始準備其他配菜,而我盯著爐上那鍋水發呆。畢竟是頗簡單的料理,實在沒什麼機會需要插手幫忙。

七八分鐘過後──

「水怎麼還沒有滾啊!」老媽爆出怒吼。

我聳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沒錯,湯麵的料理方式是簡單,但水沒開就一切免談。說也奇怪,這種水量平時不用多就、早該沸騰了,現在別說煮沸、連水溫都僅是暖暖熱熱,距離滾燙還有一大段距離。

「到底怎麼回事啊!就算是冰塊也早該煮開了吧!」

「對啊,如果是氣壓高的乾冷冬季或許可能造成沸點提高要更久能達到,今天大概還要下雨呢,應該是低氣壓吧,怎麼會影響──」

「最好是那會差多少啦!」

我的碎碎唸似乎造成老媽一臉難看,不耐地晃出廚房,留下我負責看水,於是我重複著剛剛老媽的動作:掀鍋蓋、發現水沒還滾、蓋回去、等一下再掀開、還是沒滾、再蓋回去……又過了五分多鐘我也沒耐性了,望向陰沉沉的天空,嗯、雨滴落下來了,跑離開收衣服好了。

將近二十分鐘後我們終於等到水開沸騰。

然後,當老媽一股腦把麵條扔到水裡,邊抱怨泡麵還比較快、邊奇怪麵湯中怎麼沒生出該有的氣泡時,我發現些許不對勁。

眨眼看看,怪怪的。

再眨眨眼,確認,開口:「呃、老媽。」

「什麼事?」老媽正怒瞪那個遲鈍的鍋子。

「……那個,我好像知道為什麼水不熱、煮不開水了。」

「喔?」

「……因為鍋子是重疊的。」越講越小聲。

「啥!!!?」

瓦斯爐上不只一個湯鍋,而是兩個鍋子狀似親密地重疊在一起,負責洗碗與收拾的我很清楚者兩個不鏽鋼鍋徑長簡直相同,可以服服貼貼地疊在一起,整理廚房、要把它們塞進櫃子時很是方便。

所以偶爾也會發生這種烏龍。

比起一面悠悠哉哉道出肇事原因還不忘思索遠因的我,老媽當然是十萬火急地熄火、檢查廚具有否損壞。

接下來,就輪到我挨罵了。是說把兩個鍋子疊在一起減少體積難道錯了嗎?為什麼要罵我……

 

一定要提的是兩個鍋子中,外鍋、也就是直接接觸火源的那只裡面留下了瑰麗的花色XD太帥了XDD

我就是唯恐天下不亂XDDD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午後都是大雨,為炎炎酷署降溫不少。

降溫倒其次,一逐絕高溼度的黏熱,降雨興起了清風取代悶熱潮氣,涼爽的雨霧中參雜水珠、多麼宜人!

家居一樓,除了颱風天,像這樣室內通風好到門沒卡緊就會──「碰」一聲、驚天動地,實屬難得。

當然,這是指在室內。

室外呢?

室外就慘了。

幾天午後的陣雨聲勢皆驚人萬分,恰巧我英文補習也在午後,兩點出門時還晴光明媚,但沒隔多久烏雲便開始集結,四點半放學、便是雨正大的時候,過個馬路短短不到十分鐘的路程,就能讓我全身溼透了!

接連試驗了好多次都得到相同結果,更叫人無力的事是雨勢似乎都在我回家不久後轉小(資連來源是母親大人,絕非迫害妄想的自憐心態作祟!)。停是沒停,但總算從豆點大的暴雨減弱為清柔的雨絲了,再加上適才作為前奏的瘋狂雨勢洗去了空氣塵霾,昏天黑地在卸除一身重擔的厚重雨雲以後也透出薄光,正是淋雨的絕佳時分,遊走於這樣溫柔的雨幕中應該很舒服吧……不過、可惜的是,所有精神都被剛剛那陣風雨沖刷掉了,沒力去耍浪漫了啦!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裡指的並非機車甚或汽車火車坦克車……對啦我學的是腳踏車(汗顏)。

本來死逼活逼都不肯學,直到上星期收到轉學考的成績通知單,終於確定錄取無望,才摸摸鼻頭,認份練車了,畢竟台南居不易──應該說:我就像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孩,在習慣台北地區雖然時而壅塞、時而紊亂,但總算四通八達的公車捷運運輸網之後,便完全無法生存於其他別說沒有捷運、根本是缺乏大眾交通工具的城市。高中同學會時,分散在南北各地不同學校的好友們皆提出類似的困擾,基隆的阿藍倒還好,只是等不到想要的公車而已(這種事老是發生在等車的人身上:P),幾個在台中讀書的同學一年來似乎從沒能搞清楚當地的公車怎麼搭,越往南部便越嚴重,台南就是副看到公車的機率遠小於樂透中獎的誇裝樣。

 

總之,在成大求學似乎不能沒有代步工具,府城的腳踏車簡直多到氾濫的地步。頭一年我還懷抱能回到台北的美夢打死不肯學腳踏車,每天眼巴巴地看著同學飆車、我競走XD,前半個暑假也一直期望能轉考順利,把練車這回事完全扔到腦後。不過這個沒抽到宿舍的二年級大學生涯可得認清事實了,論拐個駕駛車夫我沒那本事,所以只好自己努力啦。

喔,約莫是以前ㄍㄧㄥ太久逃避腳踏車的緣故,老媽聽到我終於開竅想學時一副不信的樣子……

我從星期二開始練,算算是每天下午大約各騎個六七十分鐘,再扣除週五、週日我藉口下雨偷懶窩在家裡,到今天共五天六個多鐘頭,(自認)已經騎得頗穩了,不知道學得算快還算慢?寶貝女兒的老媽老爸自然是說我學得快,尤其拿中學時有「騎車衝進淡水河紀錄」的老媽作標準,精確度實在有待商卻;愛損我的表弟自然是嘲笑說「居然要學那麼久」,連帶地小五的小表弟也擺出一副很瞧不起我的跩樣@@。我所知道同時間也在學腳踏車的人還有巷子裡的一個日籍小女孩,她當然比我厲害許多,第一個下午我還在跌跌撞撞的時候她已經能優雅地小轉彎了,果然這種學習是要從小開始的、還是應驗另一句老話「看天份」?

頭四天好容易安安穩穩地在腳踏車上搖晃度過,本日練習時間終於發生了值得紀錄的大事──我摔車了!

摔.車。

不是跳下坐墊讓車子自己去撞牆跌倒(之前還不會煞車都在幹這種事),是連人帶車摔出去的摔車喔!

其實這一摔、還摔得滿沒道理。摔車時我正騎在運動公園裡的自行車專用道上,它在運動場的最外圈,環繞八百米的pu跑道、再往中央則是田徑草坪,由於自行車道接近個大矩形,其與pu橢圓跑道之間寬幅不一的空間也是草地與植栽,樹蔭下多少點綴了一些簡單的運動器材,或許因為今天非假日,公園裡使用的人完全沒法與佔地廣大的運動場成比例。

也或許是這個緣故,使得那位清潔人員心不在焉。我好好的騎在車道上她居然給我直接橫越衝過來!話說目測距離約位於三四公尺左右前方的她正盡職地做著清潔人員工作,用長夾子夾起紙屑便往垃圾子車送,這時她與她的工作推車皆分別停在車道右邊,穩穩騎在自行車專用道中央的我自然沒有突然來個大轉彎去撞人兼摔車的動作,但就在我繼續向前行駛、離那位清潔人員只剩一公尺左右的時候,她便突然走上自行車專用道──剛好這裡又是車道較窄、不到一米的地方──最好我來得及閃啦!煞車連拉都沒時間,就摔了。很不巧的是我並沒有練習怎麼摔車才不會傷到自己或別人,於是腳踏車翻倒、我跌下來、要不是帽簷夠硬還恰好撐著地面就變成臉直接往下仆了(但這樣就變成身子仆地臉仆帽簷b),右肘右膝著地的同時順便聽到對方尖叫。現在想想大概是車子倒下時擦到、或壓到她,總之比起摔得悽慘嚴重到一時間還爬不起來的我比起來,那位還能維持站立姿勢、甚至能邊繃著臉邊往旁邊跳去的清潔人員應該沒事,應該。

然後很可惡的是我第一個想到的字眼是對不起,更可惡的是我還沒來得及開口道歉對方就罵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明明低著頭不看路、不注意來車的人是她,意外是發生在有特殊顏色標明的自行車專用道上、而不是佔了運動公園大半面積的步行區,甚至當她潑婦罵街時我還可憐地仆倒中正在努力翻身坐起,吶、我連叫痛都沒時間叫,憑什麼這個害我摔車的罪魁禍首能那樣志高氣昂開罵不絕?

旁邊停下體操的媽媽桑好心替我回了對方幾句,還問我要不要幫忙。好加在,我當時是痛到連思考能力都鈍掉了,否則依平常的個性應該會先回嘴賭咒那位潑辣的清潔人員(這是現在想做的事),然後給圍觀者很差的印象就沒有人要幫我忙……不過大約是下意識的排斥,最後好不容易爬起來的我也忘了道歉這回事,只記得認真地向一旁幫忙的人鞠躬說謝謝︿︿b

摔得很重,但沒破相,真是不幸中的大幸;覺得車子比我慘,龍頭大歪、踏板斷掉、連剎車也快掛了。

對了,我該不該認真考慮正式騎上路的可行性?台南是人車滿街跑耶,這種場面難保不會再出現。怎辦?

 

嗯……我發現我很習慣花許多時間來解釋事情的「前因」,卻老是簡化、甚至忽略「現在」與「後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燦藍,天空晴朗,虹彩絢麗重重反射於大廈林立之間。

慵懶參和著閑適,悠哉的氣氛瀰漫,叫人連開口說話都嫌多餘。

「啊──────────────────────────────!!!!!」

當然,這是例外。

「哇啊啊啊怎麼回事天啊為什麼為什麼快來人啊誰來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啊啊啊啊!」

即使天氣再熱還是活力十足的年輕咖啡店長暴走中外加嘶聲尖叫,表情扭曲,面色恐怖,形象全無大異於平常的一派輕鬆。

說真的,若非那身顯眼的侍者服(沒錯這家咖啡店就是用犧牲店長的色相這種方法吸引顧客)大概沒人認得他是誰。

「呃……阿藍?」

「哇啊啊啊啊啊救命救人啊!」

 

「說吧,這是怎麼回事?」

「……嘿嘿嘿。」

「說,我知道是你搞的鬼。」

「……」微笑,汗顏,左顧右盼試圖轉移話題。

「再不說我就扣你薪水。」

「阿藍你濫用職權!」

「說。」

女工讀生眼神無辜哀怨地望向年輕的咖啡店長,卻發現對方毫無軟化跡象,猶豫許久,扭扭捏捏,終於在那張溫和笑臉的額角浮現青筋時嘆了口氣。

只能棄械投降。

「就是那個……因為……所以…………」宛若蚊鳴還越說越小聲,女孩雙手絞著圍裙下擺,支吾其詞。

 

『啪吱!』

 

「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啦阿藍!因為你昨天跟我說只要問蜈蚣走路時要先踏出哪隻腳、它就不會走路了,所以我想試試看嘛!」

對方錯愕。

「阿藍對不起啦!我不知道那是真的、也不知道花園裡有那麼多蜈蚣還會都跑出來嘛!對不起對不起!」

然後微笑。

「……阿藍?」

繼續微笑。

「……阿藍,你要生氣還是要笑選一個吧,看了好恐怖哦!」

 

七彩的耀眼炫光被黃昏霓霞取代,清風徐起,帶走整日的鬱悶熱浪。

落地玻璃正對著一片精緻花圃,淡紅渲染上綠葉,卻是異樣搭調。

「真是討厭……」

「呵呵。」

女孩努力掃除,正與滿院子僵硬的千足蟲子奮戰,而年輕店長微笑,兀自欣賞日落時分這片血紅大地的最後一眼。順帶一提,他襯衫袖口依舊沾滿折斷的鉛筆碎片。

 

 

 

發現我很難得有篇網誌不是密密麻麻排滿的,突然這篇的留白這麼多還真看不習慣(汗顏)

看完《艾莉森》的有感而發,其中某句話還是從書裡原封不動抄來的,有人知道是哪句嗎︿︿?打一打,便聯想到蜈蚣先生的故事(←是說你究竟怎麼聯想的啊!),就不知怎麼個會套用在好久沒動的店舖系列中。本來還想過把蜈蚣先生的故事用感性口吻完整寫出來,但跟這兩隻只會搞笑的感覺不合,所以算了b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雨沢老師好帥喔!

笑容靦腆、溫文害羞、穿著不算邋遢但也沒整齊到哪去,真是帥斃啦!!!

 

這場紀伊國書屋辦的簽名會意外地冷清,原以為兩點半去會太晚,結果會場根本還沒佈置好,三點開始排隊時場面也沒熱絡起來,或者是奇諾迷本來就屬於安靜的一群吧,不過另一個很大的可能性是死忠書迷連衝漫博跟紀伊國的兩場簽名,還陷在漫博人海中?因為要幫阿藍拿簽名的關係我排了第二輪,等待時和工作人員加上一群大男生讀者閒聊起來,才知道限額一百五十人的簽名資格根本沒發完,其實來紀伊國的人大概不到百名吧,隊伍第八九十號以後都是我們排第二甚至第三輪的人~~

聽說漫博那邊有犬耳頂蘋果團跟cos薩摩耶假面的人,場面很是熱鬧(胡鬧?),熬夜排隊的第一人更是昨天下午就來苦候了,此情此景對照下來……咳,我什麼都沒說。

五點老師準時從漫博移駕至紀伊國書屋,算一算上一場簽名會到兩點,中間還要午餐與記者會之類的……時雨沢老師你辛苦了,好偉大喔。第一輪我排第十九個,有幸先到小小的簽名會場等待時雨沢老師來臨,本來引頸期盼,以為作者會如小說裡的師匠般華麗麗閃亮亮地從另一頭手扶梯飛竄場身(←你作夢),沒想到卻是由角川的年輕編輯從由正常走道中領著進場,讀者歡聲雷動中,靦腆的微笑、斯文的五官、因為緊張而微微所起的肩膀及輕鬆等於隨便的打扮──時雨沢老師太帥了!是少女們夢中情人的典型啊(←喂)!簽完名後會放下紙版緊緊「抱」住書迷的手說阿里咖都、我請他寫「餘三」兩字時會瞇眼研究這字要如何「畫」起、讀者請他簽較難寫的漢字「時雨沢」而不是拼音「Sigsawa」的話還會邊苦笑邊甩手簽字,老師真的是又親切又溫柔又.帥.呆.了!最後活動結束,時雨沢老師致完感想感謝詞以後,應工作人員要求,在布景的大型看板上簽名時,老師居然簽上十足其後記風味的「Sigsawa 時雨沢惠一 ?」,其他人一愣、我們讀者們熟息老師惡興趣看到那個經典的問號則是high翻了,全都鼓掌叫好,差點沒把微風廣場給掀起來~~

其實我有點後悔自己明明兩點半就到場了,現場空空盪盪卻沒去搶排第一個,雖說不像漫博有媒體留影,但可以獻花給時雨沢老師耶,多光榮啊。說歸說,獻花其實不夠看了、還有人頭頂蘋果獻蘋果呢!那女生大概是奇諾專站「Flowery Saloon」的版友吧,她的好友在一旁還手持木刀、包包裡藏者薩摩耶假面,實在是太神奇了……老師收下那顆蘋果捧著,笑得很是燦爛,真的好帥呀!(←你夠了沒b)

大約是《奇諾之旅》和《艾莉森》都屬於輕小說,在國內同好仍屬小眾,時雨沢的支持書迷不算多,卻都非常狂熱,姑且不論那堆很明顯是衝完漫博又來紀伊國排老師簽名的人好了,之前所述的那個獻蘋果同學及「Flowery Saloon」版友就是最佳明證啦。

 

另,當我一聽說一百五十個名額沒發完時真的熊熊想再買一本《艾莉森》換簽名……而且,似乎在場許多讀者有跟我有相同慾望的說~~

 

中元節追記:在無名網誌上看到的,時雨沢惠一記者會。真是太神奇了傑克!(大拇指)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重點的重點如下:

 

1﹒同學會雖然創下五十到三七的好成績,但準時的寥寥可數,五人only。
  果然大家都是大學生了,被這社會的遲到惡習感染、不復以忘綠園綠衣的美好品行了(←聽你在扯)

2﹒女大十八變,我們的年紀是十九變,一堆同學變得超淑女不復以忘胡鬧搞向的形象,我認不出來!
  當然也有人沒啥改變,聽說我也在其中。說真的我們這一小群十個人似乎到世紀末都會是這個調調。

3﹒本來就很漂亮的阿懿變成連嘉南都會認錯的成熟大美女,超成熟的ˇ
  至於真的很辛苦超厲害的主辦人秀秀,套句泛江同學的話:瘦得同鬼一樣、沒天理XD!

4﹒變得最誇張的是阿藍……的衣服。飄飄的氣質長褲搭配與氣質沾不上邊的大墨鏡,真的……噗XD!
  眼神往下掃時我呆在那雙「高」跟鞋,太可怕了,上樓梯時停停停怎麼敢走在她後面?

5﹒滿枝完全沒變,雖然她不斷強調人家會以為她是大三甚至研一研二的老人。
  如前所述,沒啥改變者還有我們這團的小公主、馨元、師父、慕慈慈、斾斾、停停停、小狗狗等人。

6﹒因為有斾斾的緣故,別桌都已經收拾整齊了我們這桌還在努力的吃b
  斾斾果真與傳說中(←啥?)中一樣厲害。

7﹒我們這群十個人大約提前了十二三分鐘跟大家說拜拜離開餐廳吧,去續攤~~
  回到家中看到已經有人把同學會的相片放上網路了!看了以後有點後悔,我們錯了大合照了啦T_T

8﹒雖然提前離開但其實我們並沒走遠,很愉快的在地下道樓梯正前方跟或許是黃金獵犬的大狗玩>w<
  說來也巧,之所以停下來玩狗的原因就是在等小狗狗(←綽號,她是人)

9﹒續攤地點談了很久都橋不定,最後居然鎖定麥當勞!?
  說是最後當然有不能忘記過程,我們莫名其妙地上了樓梯進了漫畫店瘋了半個多小時XD

10﹒對了差點忘了說阿藍的相機好難用,差點被我們扔下銅盤烤掉。
   幫我們大家合照的紹筠辛苦了~~(合掌)

11﹒續攤重頭戲照例是久違的國王遊戲!
   雖然我是提議者不過還是要說句公道話:人類真是不會記取教訓的生物!(←看不懂才正常b)

12﹒國王遊戲中我當king時居然有人吁口氣說還好是輪到最溫和的人!?
   看來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跟自以為的惡役差距頗大耶︿︿? 

13﹒逞罰遊戲真是千奇百怪(所以我才說人類是不會記取教訓的生物嘛……)
   滿滿最可怕!為什麼你每個指令中都一定要包含kiss啊!!

 

還有啥呢……怪哉、為啥溫馨感人的同學會被我寫成這復德行呢︿︿b

寫一寫才覺得資料流失是因禍得福?畢竟之前用記敘的口吻不似條列式比較接近我的個性、適合搞笑XD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晝之月,人界已是拂曉。

輪迴道彼端景色不斷流轉,他終於將視線移開,轉向沒有生氣的冥界。

神界沒有黑夜、魔界永無天明,陰府司掌眾生輪迴的殿堂在地獄底層,是片灰濛山水不暗不晦。孟婆身為神,卻終日與鬼差為伍,他的工作不曾停歇,是熬湯與遞碗的重複,許久以前他必須將生命一分為二,花上大半時間走遍鬼界尋找藥草,燉煮許久後終於完成似酒非酒的孟婆湯,並趕在人間子夜的逢魔時分出現於輪迴之門,盛滿湯碗交給鬼差帶來的──他稱之為,往生者,無論那墜入輪迴的一縷幽魂來自六界何方;剛成為孟婆的最初數年他如此勤奮,但廣大陰府並沒有什麼值得一看的特殊景緻,他很快就膩了,取代消耗體力耐力,孟婆身為神的強大法力使他能將忘川江水變成孟婆湯酒,清明冰冷與黑濁燙口僅在彈指之間。從此以後他總佇立奈何橋端輪迴道前,少有間息,冥界天色鎮日陰沉,不似凡間晝夜分明,倒也無人無鬼注意到孟婆毫無休憩的徘徊踟躕有何異處。

沒有人注意過孟婆,就像他不存在。

輪迴道前奈何橋,孟婆滯留的時間變長不代表鬼差也要和他同樣時時待命,除去孤魂野鬼一擁而上的逢魔時分依舊冷冷清清,畢竟六道殊途,來自凡間的晨光深深威脅無形鬼魅,鬼差亦如是。孟婆是神,當然不畏朝陽,無事可做又無人陪伴的大半天便獨個浸在日暉金芒中冥思,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千載以來他竟連夜裡都能發呆,只因為孟婆的職務實在沉悶,鬧事的惡靈有鬼差押解,不遜的帶罪天官降罰下凡時也有神將戒送,就算往生者惦記前世抗拒飲用孟婆湯,也是由閻王殿的鬼吏現身來處理,他所需做的只剩下遞上湯碗,枯燥乏味,一成不變而單調無聊。

儘管輪迴道前多少來來去去卻無人注意過孟婆,痛快飲下孟婆湯的是對來世迫不及待,相反的抗拒者對前世念念不忘,更多的往生者無所謂地嚥下苦澀湯汁對一切毫不關心。

 

 

 

 

 

……我本來不是打算寫大綱的嗎?現在這玩意兒看起來比較像設定,而且是沒重點的那種=_____=

一方面是打算重寫、一方面卻捨不得刪,所以扔上BLOG(←你當這垃圾桶啊?)。話說這篇多是我的架空憑空捏造,誰叫孟婆的資料好難找,非佛非道,散見於民間傳說中卻又少人研究,不像其他中國鬼怪大半承襲山海經、苗族信仰的女媧伏羲也自成系統,幾套電玩玩下來就差不多通了(←喂!)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這方面可以看出我也算是個頗為龜毛保守不肯接受新事物的老頑固(爆)

 

傳統的預設MSN icon是長寬各20像素,略比我慣用的小號文字大一點;現在7.0版大幅放寬icon的大小限制,30、50像素只是小case,印象中我還看過更大size的。我圖片式的表情符號用得少,僅限於偶爾在句末添個傳統大小的汗滴、愛心強調語氣,更多時候我會用顏文字或情境描述取代之,以追求對話文字整齊順眼──對啦我就是龜毛,反倒是許多人不習慣的國台日英多語混雜書寫我卻沒啥意見,畢竟這還比較貼近日常口語。

如果只是表情符號也算了,不大了略去不讀,偏偏現在很多人的MSN icon鑲嵌在文字裡面,而且還是動畫型態!想想看:你與死黨聊天聊得正愉快,奇怪的是講到某些常用字對方音調便猛地忽高忽低、不然就用rap甚至饒舌歌各種方法強調這些其實可有可無的虛詞──正常人類最好是聽得下去#。同理,在閱讀好友傳來的訊息時,必須跟格式不一、扭來扭去又難看清的動畫文字奮戰,真的非常痛苦>___<。

另外一個比較無關痛癢的小問題是我習慣保留MSN即時通訊的對話紀錄,但系統設定的幾種存檔方式都沒辦法保留MSN icon,於是友人文字間的「要」、「不」、「有」、「阿」、「好」、「在」等等字詞都在檔案中消失了。這種紀錄像話嗎!?(掀桌)

若說只因為這類排版整齊與否的小事造成我對注音火星文的接受度還比氾濫的MSN icon高些,大概會挨罵吧……^^b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