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531:

 

雨終於停了。

北部的大豪雨(這才是正式用語,not豪大雨喔)警報應該還沒有解除,但台南是總算放晴了,自周末起便被雨雲遮蔽的天空恢復了碧藍,而氣溫幸運地沒有同步回升~~看來可以過一個晴朗涼爽的端午節了ˇ

這幾天的課在大雨中實在不甚順利。尤其是前天在電機系館的離散數學,老師才開講沒多久,忽然一聲幾不可聞的啪嗒低響,整間教室便暗下來了(教室位於B1演講廳,沒有對外窗)!原來是驟雨隨大風斜打亂舞,大概就這樣硬生生地滲進發電機組中造成跳電,折騰許久,只見各樓層的所有學生都步出教室吵吵嚷嚷,昏黃雨幕包圍的電機系大樓除去樓梯間的緊急照明外全無燈光,再加上學生們散置的雨具,知是一片混亂XD 我們最終是回到資工系小小的系館借教室上課,或許是惡劣天氣使同學們倦勤、也或許只是單純想翹課,反正這天早晨出席人數約莫七十,遠遠不及應到的選課百人以上,也因此才有辦法塞進只有九十席位的資工系教室,不知算不算因禍得福?另外在大部分同學都冒雨移動後卻久久不見老師蹤影,使大家開始揣測是不是腳上帶傷行動不便的老師在穿越馬路時發生什麼意外(不滿碎碎念:平平屬電資學院,為什麼電機系在自強校區有大樓、我們資工系卻只能守著成功校區的小小舊系館啊?)……還好沒事XD

離開電機系館時看到他們的發電機散熱管冒出白煙、黑煙及黑水=___=

以腳踏車為代步工具的我不喜歡穿脫麻煩的雨衣,也不習慣打傘單手騎車……正確來說其實是技術問題,總之可以想見這種天氣裡我只能覷得兩陣降雨高峰間的空檔,帽子一兜就往外衝,這時行車安全(雨天要慢慢騎喔)跟不想淋溼(所以要用飆的)的心理便成了矛盾。幸好之前說過的我算半隻掃晴娘,當我在外露天時雨勢還真沒大過,唯一麻煩的是我背包總塞滿亂七八糟的各式書籍,重死了,平時還可以夾在後座、扔在車籃內減輕肩膀負重,雨天可好,書本們全進了我的包包,怎一個重字了得?

 

又:宿舍還是沒著落……認真考慮露宿街頭,或是老哥建議的、睡在生輔組靜默抗議直到他們給我床位?


 

 

●0603:

 

果然話說太早了。

好像我每次日記裡用到終於、好不容易等帶有結束意味的詞字後老天便會證明一下,讓我曉得人類實在太自以為是了……

也就是說,雨沒有停啦XD。

 

可能是連日大雨的關係,再加上住處的房齡也不小了(等於天知道結構怎樣裡面有多少蟲蟲),總之現在我死嵌在牆上的書桌是螞蟻大軍肆虐!基本上雖然沒有甜食落地遭受圍攻的密度那樣多,但也可觀到距離一公尺外便能看到一條條黑線蠕動,走進點看便成了四處亂竄的小黑點,呃、真的有夠噁心……

在我多次檢查清掃房間後,確認房間沒半點可能吸引蟲蟲的東西(相反地我還噴過辣椒水耶,天曉得居然有不怕這玩意兒的蟲子#),只能猜側他們是因為天氣惡劣在搬家、但!也不要搬到我房間,或是起碼不要讓我看到啊T__T。軍團數量於雨勢最大的同一天到達高峰,本來只是認命想辦法找出所有縫隙封死(不過現在螞蟻似乎是以窗外的牆壁裂痕當做出入口)的我終於忍無可忍、大開殺戒,雖然一張面紙過去眼前便清爽許多,可是一下子便抹煞許多生命的感覺很差啊T___T(不過好像有種說法是整個蟻巢才算一個生命?隨便啦b),更何況這一點用也沒有,一會兒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螞蟻們又填補了好我容易淨空的桌面。嗚……

現在慶幸的事:離桌子七十公分遠的床鋪應該還算安全,而且雖然還沒消失、但螞蟻列隊的行進路線有往牆邊退縮的跡象。(為了怕像首段所說的遭受反證我就不用終於這個詞了)

非常擔心的事:離我的電腦遠一點!不要讓我發現你們這些死螞蟻在我的ALL PASS裡築巢=____=(小學時我家曾發生出遠門一星期後回家,發現螞蟻們搬進電熱水瓶裡、還得意洋洋地已經產卵了)

 

手下已經上百甚至成千螞蟻冤魂了,求求你們趕快消失吧。我不想再造孽了啊T___T

 

晚上追加:地震!(下午十點零四分)

短短一秒只是上下一震,連來回都沒有所以稱不上晃但震度很大、嚇死人了!隔壁的鐵皮屋還發出轟一聲咧。平時更新很快的中央氣象局網站直到十二分鐘後才發布地震特報──基本上這種地震特報都是由各地觀測站把資料匯進氣象局主機由系統製表製圖,除非氣象局本身受災嚴重到所有電源跟主機掛點,否則正常狀況下三分鐘內沒發布就算延遲了。回到原題,這番折騰再加上震央在台南市(三級!)我卻打電話去跟位於台北(未受影響)的媽媽確認,害我以為其實沒地震,而是我住處房子要倒了、之前爆走的螞蟻是預感到災難所以先行逃命……

 


 

 

 

●0604:

 

(上午九點二十七分)

整天泡在圖書館K書沒看電視或去計中上氣象局網站查詢,因此今天的地震我直到跟哥哥吃晚餐才知道。

其實我有感到搖晃……不過這次我沒像昨晚緊張地猛撥手機、MSN確認。當時正在馬路上等紅綠燈的我把那兩下震動當成大車經過,還四處張望覺得奇怪、明明沒看大什麼卡車或遊覽車啊?

 

不該大意時神經倒粗得很哪!看新聞說滿多人紛紛揣測這兩次規模4.4、4.5的地震有什麼關係?觀望中。

 


 

 

 

●0612:

 

01‧膝蓋以下好像整整一星期沒乾過了?六月都快見底了這還算不算梅雨啊?還有還有我現在可以騎腳踏車撐雨傘了,危險嗎?其實我依舊騎得很平穩,自己不危險、危險的是其他用路人,因為我傘抓不穩風一大就會往後飄(笑倒)!後來還是乖乖穿雨衣了。

02‧紅豆冰MODE ON!家裡有蚊子,教室有蚊子,騎車時也會被蚊子叮,現在連冷死人的圖書館都淪陷了、我們合理懷疑那是上次颱風樹倒後留下來的大洞沒填平so滋生蚊蟲造成……總之總之誰能告訴我在哪裡讀書可以不被蚊子咬?

03‧螞蟻真的不見了。果然是搬家搬好玩的喔?現在他們活動範圍轉移至浴室,反正我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鴕鳥)至於玄關大水螞蟻的翅膀掉滿地實在很讓人無力,我還救了一隻被蟲屍掩埋的小蝸牛耶,你們這些螞蟻到底是在想啥啊?

04‧期末考讀不完啦(你還有時間上網)!覺得讀完書放下時,好不容易記起來的東西也同時忘光光。

05‧本來說要把電腦封箱,因為筆記不夠多,必須參考老師們喜歡用的電腦檔案但其中廢話很多印下來又不經濟。早知道就勤做筆記?我正在懺悔。

06‧下學期選課跟找房子都還沒拿定主意。

07‧嘴砲的男生見鬼去吧(大怒)!女生?女生我會當面罵不會那麼客氣留在心底唸。除了交情越深我越放得開膽子罵人外,我才懶得跟那些左耳入右耳出的傢伙自說自話對牛彈琴──不過說真的,我交情深到能跟我互罵的朋友真不多,難怪下課十分鐘小小生個起床氣都會把同學嚇到。

08‧還沒去想研究所的我是不是太悠哉了?

09‧真是夠了快給我去讀書!(自我緊張警告)

 


 

 

 

●0617:

 

01‧又地震!比起四號的地震只「蹦」一聲晃一下,今早地震可起碼搖了三秒吧。我的住處在台南縣市交界、離永康近,so震度是四不是三,夠嚇人了……半個月來已經四起規模四以上的地震了,這裡是台南不是東部耶。順帶一提:呃、六月五號跟十一號地震時我不在房間,相反地四號跟今天的地震時就都待在宿舍中,聽到隔壁鐵皮屋隆隆作響,恐怖的氣氛倍增>w<!

02‧六月初佛州州長傑布布希、也就是美國總統喬治布希的弟弟對媒體說:「我不選總統、我不選參議員,我就是不選,為什麼沒有人相信我?」對、沒人信,連他老爹老布希都不信咧。當時我還在笑這傢伙是說了兩百次不選台北市長卻連任八年的馬英九第二,結果前天看新聞、曾經撂下「台北市不用等我」這種狠話的謝長廷宣布挺身擔當受黨徵招出來競選了──什麼鬼啊!最好讓他選上,從此北市將流傳只要說過不選的候選人都會當選的競選神話(好多選好饒舌b)。

03‧昨天晚上六點打電話跟老哥約七點半吃晚餐,就像我做的心理準備──他又遲到啦。依被告說法是他椄電話時在睡覺、講完繼續睡、然後就睡過頭了。還好我等到四十分便自己跑去覓食,老哥直到快九點才起床回電,當時我用餐的餐廳都要打烊了只好轉移陣地往KCF續攤,他吃真正夠晚的晚餐我聊天,東南西北亂扯居然也扯到十一點才聊完。因為這次懶得等他也幸好沒等他so沒怎麼生氣,反而藉著這些閒扯放鬆很多。

04‧課程查詢系統跟選課系統都越改越爛了,成大成大你到底在搞什麼?

05‧土木同學在回憶大一生活,嗯、我被冠上神經質北一大姊的稱號而且居然還滿多人同意@@,是說我從來沒搞清楚過為什麼明明就很矮很低調的我會被你們這些高我一個頭的男生們叫大姊?

 


 

 

 

●0623:

 

一直忘記說,我的期末考已經在前天二十一號的晚上九點、也就是二十一點結束囉!

 

……挖咧真是不吉利的數字,成大還剛好是雙二一退學制耶。

持續打包中。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流水般滾動彈跳的羽狀雨雲堆疊成拉普達,
夢幻中天空之城躍入現實,
許久許久、
隱身失去觀眾青空等待再被發現。

 

故事結尾描述坐擁地與水的人群忘記抬頭仰望,
而風和火的子民翼族重獲傳說。

抑或回歸神話。

裊裊青煙重重摔落,
自由隨未來同時流落浩瀚,
星河銀沙響亮地滑落指間宣告到永無復返。

 

你的故事不能留在天真泥沼……誰支吾其詞,蒙上青羅天幕試圖逃避?我只坐看。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白得了一天颱風假……也好,珍珠虛晃一招沒出現什麼災情、只有土木系前的路樹被強風連根拔起。

早上四點被暴雨吵醒,之後半睡半醒昏昏沉沉捱到七點,別說雨打在隔壁鐵皮屋頂從頭響到尾、強風呼嘯更一直沒停過,這下真的睡不著了,再加上昨天得知停止上班上課後我便約了同學討論上午功課、也該出門了,邊埋怨要冒著強風暴雨出門實在麻煩邊拖拖拉拉地爬起來梳洗。

結果我雨衣雨帽一切準備ok要出門時雨停了是怎樣!

我想一定是因為我綽號雨傘,所以每次要出門的時候老天都會乖乖暫時止雨,而且當我快到目的地時又繼續嘩拉拉地傾盆而下!之前梅雨鋒面(是說梅雨季還沒結束耶。)來的時後也一樣,幸運是幸運、不過就都沒有上課遲到(可是我也都很準時咧?)的理由了XD

雖然雨停了,不過風勢依舊兇得可怕,好幾次我都以為我的腳踏車就要被吹翻──還好一路平安。踏進學校勝九女舍沒多久,批哩啪拉的颱風雨又亂舞起來,讓我懷疑自己是否真是掃晴娘、出門剋雨?可是剛剛一路上也沒放晴啊?宿舍區就是腳踏車多,其中大半都是以強風天裡最流行的姿勢「仆倒」橫躺在地上,宿委媽媽看我一個人颱風天不用上課的大清早從外面騎進宿舍便直盯著我,真叫人頭皮發麻、趕緊閃進宿舍。

功課討論中、略。

是說同學房間的紗窗快被台風吹掉了,斜斜雨絲從縫隙中鑽了進來……我很想這麼說,可現實情形一點也不詩意,風雨可是強灌進來的!同學倒樂得通風,涼快極了。

 

十一點後就一整個沒有颱風樣子了,氣象局也在差不多時間解除陸上緊報,總歸而言今天的假期還真是撿到的,除了老師因為課趕不完下禮拜的考試必須延期以外(我不想延啊,早死早超升……)沒啥新鮮。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回家都感到無限溫暖,每次離家便在踏出家門的瞬間開始思鄉。

我十足是個永遠長不大的戀家小孩,儘管再再提醒自己總要單飛,仍舊眷戀著父母的懷抱。

想要回報是痴心以為還得盡父母恩重如山、但我痴心依舊,報恩的前提便當自立,那又曾否與戀家牴觸?

我真的好愛媽媽爸爸。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跟卡卡的媽媽一起去看房子。

因為有卡卡的爸爸充當司機,而且又有涼爽寬敞的旅行車可搭,本來以為會很輕鬆。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卡卡媽媽太熱血了啦!

所以卡卡媽媽意外地與某位過度殷勤的房東談得來,兩人拉開嗓門合聲的音量有點叫人難挨……她衝到每個路邊公佈欄去搜索上面的租屋廣告,即興式地看到廣告就打電話、立刻連絡完就衝過去,說真的我有點吃驚也有些受傷,畢竟我去看房子之前都有先作功課,卡卡媽媽卻對我事先整理好的資料沒多大興趣。當然我的效率可能僅限於一天看個兩三處地方,但被人用種「你沒經驗啦交給我看專家怎麼做」的態度對待還是很火。

卡卡媽媽這種心血來潮的衝勁也搞得大家很累(卡卡爸爸、卡卡跟我)。

 

總之還是要謝謝熱心的卡卡媽媽,滿心只有抱怨的我在知足善解包容感恩道上果然還修行不足。

 

 

ps. 這幾天看到最歡樂的新聞:立可白很難乾,瞻仰錯字夠尷尬

(前略)……瞻仰的仰寫成養育的養,馬英九自己更正自己,旁人趕快補上立可白。

台北市議員:「這個立可白哪個牌子的?很難乾,用吹的比較快,我來幫忙,來幫忙。」台北市長馬英九:「不用,不用,吹這個還會。」台北市議員:「順便練一下肺活量,張泰山前兩天吹了個全壘打。

不知這立可白怎麼回事怎麼就是乾不了?台北市議員:「等等等等,還沒有乾掉,等一下!等一下!有反光,不知道這哪個牌子的立可白?」馬英九:「對不起,我剛塗太厚了。」

立可白怎麼這麼難乾?馬英九都喝了杯茶,還是黏呼呼,只見馬英九不停的吹,還拿衛生紙吸乾,就是乾不了,馬英九不急,倒是旁人心急,不停拿紙當風扇煽,好不容易,終於乾了。

馬英九:「好!」紀念館人員:「這真是我們的珍藏品。」馬英九:「不敢,不敢。」紀念館人員:「這個就有點像鈔票有時候變版,變得更值錢。

原本只是小錯字,改一下就好,不過這乾不了的立可白,讓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也稍稍安慰,連中文好的馬英九也會寫錯字。

 

結論:請愛用修正帶。(←不是吧)

只是寫錯個字我說會不會太誇真了點,雖然馬市長寫錯字真的有點希奇……不過夠搞笑>w<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說,現在是什麼狀況?

芳國玉座空懸數載,麒麟旗插上後過了好幾個個安闔日王仍沒出現,因此月溪不得不順應人民的期望前往昇山;但仔細想想:撇開月溪麻煩到近乎自虐的政治道德與潔癖,之所以他遲遲沒去謁見蓬山公,最大的理由還是停留在現實層面吧。

──可惡!這麼好的一個人到底為啥找不到剛氏啦!

頑丘第二十三次暗罵他年輕的主子。

 

『我可是非常煩惱耶,從芳來的難民對我國造成不少負擔。』

真辛苦你了、誰叫你是王,活該要擔心。而且最好你是有在擔心的樣子啦,翹著二郎腿還邊啃瓜子邊說是怎樣?

『很難得地,芳國昇山的人民並不踴躍。也才頭幾年耶,前往蓬山的人數甚至少到比不上當初我那時是因為笨蛋麒麟遲遲選不出王,該昇山都已經去過了的那種沒有人選,現在沒有人昇山麒麟怎麼可能選得出新的峰王啊。』

『畢竟正如主上所言,芳國有許多人民流亡國外,他們都沒有能力進出黃海……』

『你給我閉嘴,當年你為啥就想不到這非得賴在蓬山等我!』

『可是主上……』

『為什麼不在我一出生時就來接我!這期間死了多少百姓,你那仁慈的腦袋是想不到嗎!』

『主上……』男人掩面。

『不准哭!』女孩腳一用力,紋飾著水綠牡丹的繡花鞋兒往淚水腦袋飛去。

『主上……』男人還是掩面。

喂,你們跑題了。何況台甫也沒有說錯不是嗎?

『誰理他。反正這不是很明顯嗎,芳國之所以沒什麼人昇山是因為所有人都把希望放在月溪身上!既然心中已經認定了王就不會有其他人去昇山了。』

要不是你在他想急流勇退時推他一把,現在也不會如此了。

『不要跟我說要不是、如果、假若什麼有的沒的,講這些又無法改變現實。』

哼。

『總之,不管月溪有沒有王氣給麒麟看過就知道了,如果無法把麒麟從蓬山抓過來的話便只能將月溪強押上去。就算月溪真的沒有王氣,好歹也可以讓百姓們死心、斷絕癡心妄想,如此一來昇山的人群才會出現吧。』

『主上,我想我們不能強迫──』

『吵死了,我又不是在問你!你說呢頑丘。』

你這種氣勢根本不允許我否決吧,女王大人。

『既然你也同意的話,就決定由你擔任月溪的剛氏了。』

慢著,你是什麼時後決定的我又啥時同意了啊!

 

 

 

慣例地很短的正文沒內容,囉唆的後話想太多:

重讀圖南時在想,像驍宗、李齋這樣的武人昇山時會雇用剛氏嗎?除去他們任職將軍,必當擁有一身不須他人保護的好武藝之外也擁有士兵,再加上幾乎死不了的仙籍,不熟黃海地形也無所謂,反正跟著其他人走就好了?(尤其驍宗還當過朱氏的弟子就更不用說了)

那剛氏們又是以什麼心態受雇於昇山者=受雇於可能的王呢?搭上鵬翼的黃海之路會比平常輕鬆安全,但失去鵬雛的話會很悽慘,就算不是鵬雛好了,讓一個本來就對無王之國十分重要的大人物死在昇山途中,剛氏們應該也會很害怕、不想冒著個險吧?問題是黃海內會生會死誰也講不清,為避免此後朱民們在十二國旅途間受到刁難,會不會就乾脆阻擋這些很有希望成為王的人昇山,反正十二國又不干他們的事,正常情形下麒麟頂多十年就會下山找王了?

然後,普通人去昇山就算了。像驍宗李齋這些官員都跑去昇山時,國事怎麼辦、假/偽朝要怎麼運作啊?排時間表輪流嗎?不算到從本國到四令門的旅程時間,兩次安闔日中間就相差一整季,又不是每個人都像奏國王子一樣厚臉皮可以從雲海後門溜回來……

 

ps. 跟內容沒關係的標題「夙慧」是佛家語,意指與生俱來的特長才藝、頗有前世修得的意味在其中,所以跟平常我們用以形容小兒了了的「宿慧」不同喔。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巷口的包子店買饅頭當晚餐時,店裡大人們正在後方快樂地揉麵聊天,由一個國小的小女生來顧店。

然後就有了以下非常簡單的對話。

「妹妹,我要兩個白饅頭。」

招牌上是寫原味饅頭跟黑砂糖饅頭啦,不過之前發現老闆娘都簡稱成白饅頭黑饅頭,我也就這樣跟著喊。

然後就看著一副就像快睡著的妹妹歪頭。「……摩可拿?」

「啥?」

「……沒事,兩個原味。要袋子嗎?」

「不用。」我搖頭拒絕,付錢,走回宿舍。

終於在進門瞬間靈光一閃──摩可拿?CLAMP的白饅頭摩可拿!?

那個妹妹一定覺得我莫名其妙XD 現在想起來說不定她昏昏欲睡的時候精神與小櫻公主同步了XD

 

是說又到了找宿舍的日子。

 

煩咧。

一、我對價錢非常斤斤計較──老話一句,我不想給爸媽造成太大負擔。即使媽媽說有點貴無所謂我還是很在意,畢竟就算我現在住的地方算便宜,跟學校宿舍比起來還是貴了兩倍有餘。所以都是學校女宿太少的錯啦。

二、近一點或是遠一些?──從二年級學會騎腳踏車以後我對這便沒啥絕對的要求了,反正現在住的不算近我還是有辦法在五分鐘內飆到學校(學姊言:我們騎機車也要三分多鐘,你腳踏車五分鐘到底是怎麼飆的啊),跟另一個希望住很近的同學拆夥了so只要不太遠都ok。

三、要跟同學一起租──本來是三人,現在一個人自尋他居便剩下兩人,這樣不好找啊。有時我就很想乾脆把她也扔下一個人方便多了,畢竟bbs屋訊廣告上單間雅房、住家裡三四間房間的都比兩人的多,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啦,還是希望能跟認識的人一起住。

其實我前陣子一直信誓旦旦說五六月再開始找也沒問題,現在看來可能因為天氣熱使我心浮氣燥,沒耐心看房子……至於同學一直在哀說好房子都被租走了這點我倒是持保留態度。

學校女宿真的太少了@@

這時候就會抱怨自己不該唸成大、不該轉資訊、成績有夠差,開始自怨自艾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然後我摔車摔到褲腳都破了……

也罷,腳踏車沒事人也沒受什麼大傷,僅僅是膝蓋一點破皮跟腳踝割出兩道淺淺的口子。

事情是發生在早上騎車去學校,經過某個小巷口的時候。小巷口自然沒有設待轉區,前方一輛機車就半橫在馬路上,兩線道靠內側的車道簡直被完全堵住,我想想,覺得腳踏車騎進內側車道有些危險,便讓腳踏車往外靠去,差不多挨在馬路的最邊邊了。

車道旁還有沒停滿車的停車格,所以目測寬度是絕對可以通行的。突然間(沒這個轉折故事還用繼續下去嗎?)那機車騎士像是意識到他的危險舉動,便快速地後退。好死不死,正好我就要通過他車子後方的空隙了!煞車也來不及,只能死命避開,但縱使我極力避免,長長的褲腳依然去勾到機車排氣管,接下來就如大家想像,完全符合人翻馬仰的一團混亂慘況降臨──

事先聲明喔,我可沒騎很快,之所以只有我摔車而那輛機車完全沒事大概是因為機車與鐵馬的重量差吧。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