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了替外婆慶生(農曆),大舅一家約了外公外婆及我家四人前往十分竂踏青。

……邀請不方便長走、久站的外婆到郊外遠足真的適當嗎?我有點想這樣問大舅,不過完全沒有準備的小鬼頭們還是乖乖閉嘴來得好。概括一天的行程,便是漫長的國道風光→北海岸美景的匆匆一瞥→我以為是大舅主要目標的海產午餐→不適合於吃飽後行走的山路→抵達十分瀑布眾人分頭活動→累癱後再經過魔鬼山路踏上歸途。

所謂國道風光,就是耗費於高速公路的交通時間了,回想起老哥高中環島畢旅最後一天便是滿滿的國道風光、一口氣從墾丁飆回台北……簡單來說沒啥特色,倒是駕駛老爹走錯交流道、北上走成南下,我們駛至新庄,還錯過了一個迴轉路口,在泰山繞了繞才往正確的北向前進。

一路直到中山高最北盡頭的基隆再到濱海公路(途中有經過海大耶阿藍ˇ),不久後久違的碧海藍天映入眼簾。雖然老哥一直說什麼燕子蜻蜓低飛、要下雨了不斷潑冷水,其實天氣好得誇張,天空藍得發亮,映著有深有淺,大片波光粼粼上呈現著不一樣的寶藍或海藍水色,有時極淺處卻是淺淺的、水洗的白參雜幾絲青蔚與天空同色,好看極了!

老實說,天氣是好過頭了……根本沒幾片雲嘛!我一方面高興亮麗的青空,一方面卻嚴重頭暈、熱到脫水。小表弟誇耀著他頭上附有「太陽能小型店風扇」的鴨舌帽更讓我一整個無力,涔涔冷汗混在臉上,天知道我只想躲到沒太陽的綠蔭下乘涼,誰還要在為了那丁點風頂著炎炎日曬啊……

午餐後抵達十分瀑布風景區,我們一行人甫步出停車場(離瀑布還有段距離)便兵分三路,不想走動的我媽、舅媽跟外婆外公、大小表弟留在服務中心的觀景台喝咖啡,大舅去釣魚,剩下我家爸爸、我們兄妹跟表妹沿著鐵軌向瀑布前進。現在平溪支線的班車不多了,運氣很好的我們在途中還看到小火車經過呢!瀑布組這幾人中就屬我與表妹兩個女生最有幹勁,等待老爸老哥拖拖拉拉的空檔我們衝下吊橋到河床上遊蕩,喜歡攝影的外公遠遠站在觀景台三樓看見我們,還很興奮地比手畫腳要我兩走到定點給他照相。

經過兩個吊橋(其中一座在火車鐵橋旁!)跟短短的兩段步道,瀑布區卻被圈了起來,進去居然還要收費……雖然早就知道這回事,但我抱著範圍不大、收費應該不高的心態,因此看到那個學生票一百二十真的有很點傻眼。什麼跟什麼啊!裡面不過是個瀑布(唯一賣點)、破落的觀舖台(步道也很破)、難看的矮小石佛(超級突兀)、荒廢的遊樂器材(結滿蜘蛛網)!

──說真的十分瀑布很漂亮,很可惜這幾天沒下雨、不然會更壯觀吧,但是──反正我那門票買的很不爽就對了。小小的歡樂是我們四人進去後不久,有一隻小黑狗便緊跟著我們,走在我們身旁,我們照相、休憩時他便停下來等我們,直到我們離開時還十分盡責的把我們送到門口,導遊似的好不可愛。

回去時很可惜的沒有走濱海,我海景還沒看夠呢!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許多大廈將地下空間打造成半開放性的店面,一半埋在地基深處,而一半揭露在外,加點燈光什麼的佈置就亂有氣氛一把。這裡或許會成為那樣的店,她想。

女孩仰躺在階梯最下方的露天庭園,身旁是叢叢雜草,耳邊間有蟲鳴。

上方的天空尚未伸展便被金屬鐵架切割成數份,灰雲破脆散落在一樓及B1之間。女孩知道大樓尚未廢棄時將這裡設為溫室,於前庭強化玻璃隔開了頂頭蔚藍與腳底翠綠,搭配玻璃帷幕圍繞的現代建築高聳入雲,不真實、不契合,卻是現代人的最愛。

而今皆成幻沫。身邊依稀散落著破碎玻璃,時光洪流早把他們的尖利磨平,作為支架的鋼管失卻可撐之物,已然銹蝕。

此處是女孩的秘密基地。無人會接近這些廢棄的都市巨木,能有什麼原因吸引他們接近呢?榮耀絕響,既使是開放式的空間毫不隱密也成了祕境,單屬她一人。說到底她甚至看著這棟大樓從破土到竣工,脫俗的設計標新立異至今仍不落伍,但人去樓空,塵埃覆蓋了昔日光華;當時女孩對大樓的中央空調很是畏懼,以為其中負離子的異味是消毒水,而自己身處醫院──或許更糟,是太平間?沒有人理解女孩腦海裡天馬行空無聲的恐懼,於是她躲到地下室,這裡是大樓裡唯一獨立、沒有空調沒有冷氣的地方,剩下的只有溫暖,或夜間銀月自然的冽香,不叫人畏懼。

結束回憶同時輕啟眼簾。觸目滿是荒涼,疲困向女孩襲來,令她略感失重。或許倒下懸崖的所見所感就是這麼回事吧。

她跌落的是夢境,終於不再思考。

 

年輕男人剛從公園走來,現在仰首正打量著這座建築。

然後差點踩空。

他向後跌坐,目光落向眼前。

攀爬在什麼東西……應該是鐵架上藤蔓太過盎然茂密,一時間年輕男人沒有意識到那下方別有洞天。野性的綠在這個城市中特別顯眼,不同於適才公園裡遍佈著人工雕琢、假意地諂媚自然,他喜歡這裡,儘管野芒叢生擾得他手臂發癢。

他看清腳下是半圓形的階梯循序向下,奇花異草從縫隙間鑽出,生生不息。男人估計階梯底端有個扇形廣場,或許還有個小小玄關、開了缺口將時光引領進大樓地底──實際上又是如何呢?他喜歡猜測,忖度著綠蔭下有些什麼驚奇。

撥開藤蔓,男人向下走去。

頭頂蔚藍逐漸被蔥蘢鬱鬱爬滿,他有些意外此處的靜謐、太靜了。他所習慣的世界中出外踏青是尋常不過,芬多精吸引來群眾,而人多口雜,碎葉吸收能的噪音遠遠不及人們在林中喧鬧嬉戲,實際上這才自然,男人早已習慣;但這個他即將步入的地下空間安靜到甚至聽得見草葉呼吸,空氣流動,除卻艷陽下蟲鳴無力地點綴其中連砂石風聲也消失無蹤。

他撥開厚厚藤幕,享受這氣氛,帶點神秘卻富含都市裡少見的活力,隨著步伐向下他想像自己走入另一個歷史另一段生命當中。

 

突如其來的想法總讓人莞爾。

 

 

 

 

 

 

 

 

 

 

 

 

 

 

 

──頭重腳輕可真難受,若是失足落崖,此時睜眼就會看見勾命鬼差吧?

很久一段時間內,女孩作夢都忘不了那個因為被光而成烏黑一片的剪影、像足了惡鬼也嚇壞了她。

 

──看樣子這裡荒廢已久,說不準我還會撞見強盜殺人棄屍、正在分贓?

很久一段時間後,男人才平復心情,一個身影七橫八豎歪倒在地確實叫人驚悚、更何況那聲尖叫。

 

很久以後當所有難堪的記憶都成過往,令人回味的只剩下一句話。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像昨天才在夢中的故鄉漫步,浸沐雨間,輕輕沾滿一身的水珠是桂花瓣不溼不俗馨香文雅。

好像昨天才在異國與小讀者魚雁往返,赤子之心輝映孩子的童言童語相得益彰。

好像昨天才在哭泣、在歡笑,回憶到久遠過去的一切一切。

確確實實地在昨天,聯合副刊裡一位作家正活靈活現地描述俏皮的琦君女士擺玩著火龍果,讓紫紅光亮的果實兩兩相對,笑稱這是魚兒接吻,還為開懷的眾人唱上三四段戲曲。

 

凡此種種,讓我更無法描述聽到此哀訊的震驚。浙江、台灣、美國,兩年前他回到第二個故國,現在他回去夢中的故鄉,腳下踩著的,必當是多年來不斷懸念緬懷、由兒時桂花雨鋪滿的金沙大道吧。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覺得很累,並不是像某同學說的「好像要再三年內修完四年課程」──我知道我該以此為目標,但實際上沒那麼努力的我只不過因為步調無法與同學同步而感到痛苦。

週一的網應分組報告我從上上星期就開始做,因為同組的另外兩人都沒有動作、跟他們討論工作分配也從沒結論(唯一的結論是「到時候再說」),所以我自己把工作一完成進度切割成三部份,上禮拜二便把我完成的第一部分、也就是以除去少數非必要而難以實作的進階功能外五臟俱全的陽春程式給另外兩人了。當時我還數度向他們確認「我做到這邊就ok了嗎?」,他們也沒反對,說他們要等到上週五二十三點要繳交的程語作業結束才要動工,我是有想過我也要做程語啊、難道不能撥點時間先確認一下嗎?但也就算了,基本上我給那兩人的程式碼已經很齊全,其他週末再說吧?

上週六我整個晚上都掛著msn,說有問題就會敲我的他們半聲不吭。

空耗了一天,週日我跑去圖書館讀書,晚上十點才回家倒頭便睡。

然後星期一上午那兩人翹課so我們沒碰到頭,下午的網應他們質問我為何不管期末報告。

再接著報告時我發現他們除了把我陽春的程式版面稍作美化外,應增加的功能未實作完成、基本上整個架構跟我交給他們時沒兩樣。

 

當然我理解他們在最後關頭找不到我(圖書館收訊實在很差)很不爽,不過事實上做了大半部分還被罵到臭頭的我是不是該更不爽啊?我早在一個月前便再三提出要討論、要分配工作、要規劃進度表,而他們擺明要放著爛,非得等到最後一天才動工,我有什麼辦法?

合作的報告當沒有先做全面規劃時便會一團糟這是我早知道的,我現在唯一氣憤的只有當時沒硬定出明確的分工表、進度表。

我的步調沒辦法配合他們走一步算一步。

我的思想沒但法理解為何他們把錯誤推到我身上,而理由是太早提出架構、期限前一天撒手不管。

我早早將程式碼交給他們、再再提醒他們有無進度與是否有問題,當時他們還嫌我煩,我也無可奈何。

 

我真的很累很累了。待會是機率課、又要遇到他們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