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依導電率由劣至優:鉛錫鐵金銅汞銀;
依原子量大小排列:鉛汞金錫銀銅鐵。

將鉛作為起點,隨導電率遞增畫出一個較寬闊的七角型後,可發現其內部較寬闊的七星型順序排列正好與原子量一致。順帶一提,鍊金術士們配合古天文學中七大天體,將金對應至太陽、銀對應至月亮、鐵對應至火星、汞對應至水星、錫對應至木星、銅對應至金星、而鉛對應至土星,許多語系都由這些天體名稱組成一星期,而這個順序又恰好和七角型內部較狹窄的七星型相同。

不過,以下要說的東西跟這個沒關係……說在故事前頭,通常我們所指的七金屬是依其貨幣價值排列的金銀銅鐵錫鉛鎳(以上順序由媽媽提供ˇ)

 

故事發生在外婆家。

大掃除中翻出一個外公以前的背包,側背、可防水,除了上面寫了外公姓名外還滿新的,丟掉可惜。

外公要塞給哥哥。

即答,「我不要。」

以上動作與對話重複數遍。

今年升國中的小表弟頭湊過來,「他不要給我。」

說罷抱走背包。

好像有點閒的媽媽經過,問說:「你要不要在阿公名字旁寫上你的名字才不會弄錯?」

小表弟回答:「我寫『的孫子』就好了。」

兩人開始一問一答。

「外公又不只你一個孫子,這樣寫怎知道是誰?」
(按:我家有我跟老哥兩隻、大舅家是表弟妹加小表弟三個,所以外公有三內二外共五個孫子。)

「那我寫『的金孫』……不對、『的銅孫』好了。」

「的什麼?」

「『銅孫』。」

「為什麼是銅孫?」

「上次我跟阿公搶電腦(大舅亂入:小的玩遊戲、老的玩新接龍,常常搶~)時,
 我跟阿公說:『我是你金孫,你應該讓我!』
 阿公卻說:『誰說你是金孫,金孫是你哥!』
 哥哥是金、姊姊是銀,所以我是銅,就是銅孫了啊。」

「……」

旁邊聽得一愣一愣的表妹忍不住跟我說:「不對吧,你哥才是金孫。」

我接口:「那我是銀孫、你哥是銅孫、你是鐵孫。」
(按:我孤陋寡聞,僅知道鎳幣、沒聽過錫鋁的錢,所以只講得出金銀銅鐵鎳這五個而已。)

表妹倒是頂樂,「現在鐵價大漲(我插嘴:現在哪個金屬沒漲價?),我也變值錢了。」

小表弟很急:「那我呢?那我呢?」

「金銀銅鐵鎳,你是鎳孫。」

大舅在旁起鬨:「鎳孫啊~」

從金到銅現在又一路貶值到鎳的小表弟抗議:「好難聽!」

 

直到我們離開外婆家踏上歸途才又開始討論這個話題,媽媽也在此時告訴我金銀銅鐵錫鋁鎳的順序,於是小表弟正名為「錫孫」。

──講真的,這個錫孫有比鎳孫好聽嗎XD?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正式健康檢查喔!嬰兒時期不算,大一入學時校方安排的那次也不算。

昨天零點開始禁食。不吃東西還容易、連水也不能喝,太過分了,現在是夏天耶!脫水怎辦?總是磨到一點左右才肯去睡(這幾天實在太熱了不好入眠)的我只好在十二點整乖乖上床,免得在兩老旁晃來晃去話說個不停口會渴。天才老媽發明開水漱口不吞嚥的方式來解決口渴問題──我說這不是犯規嗎老媽,你口腔吸收的水分除了份量較少,基本上還是跟喝下肚一樣會進入血液影響檢查精準啊……

 

早晨,空腹上陣。在診所跟外公外婆碰頭。

有點跟大一入學時的新生健康檢查不同是我們換上了醫院提供的衣袍與紙拖鞋,對、就是那種男生藍色女生粉紅的傳統檢查袍,雖說薄薄的八分袖加上診所冷氣很強叫人感到一絲涼意,卻也亂有意思一把的;跟大一健檢相同的則是跑關遊戲,我們不照清單上所列項目一個一個依序檢查,是看哪一個診間有空就先做哪個檢查。而同中有異,學校的檢查比較不正式(比較隨便),根本是許多學生趁著上課空檔自己跑來,想先做哪些檢查就自己排隊插隊隨便怎樣,不像今天正式的健康檢查由診所電腦系統統計哪些診間有空,統一爲大家者作安排。

當然有的時候還是要排隊就對了。

超音波檢查時醫生沒跟我多做說明,我衣服撈的不夠高,沾到了一些利於聲波傳遞的凝膠,好噁心……而且他放在消毒燈下曬到發燙的聽診器(收音器?反正長得像聽診器)放上我皮膚時真嚇人一跳,誰知道那個會燙啊,不能先告知一聲讓我有心理準備嗎?

一般檢查時我發現我身高長高了!從一五七升到一五九,我可以號稱一六零了嗎?老媽硬逼我再測一次確認,我怕重新量過又會變矮,打死不從。另外我的血壓似乎有點低,護士小姐還不信邪地換台機器再試,血壓一樣低,最後只好語重心長地提醒我注意身體。

視力眼壓檢查結束時口氣有點不好的護士踩到我的拖鞋害我差點跌到,紙拖鞋鞋口也一整個扯開,無法再穿,護士小姐的臭臉全不見了,滿面鐵青拉著我(反正有地毯so無所謂地光腳想直接去做下一個檢查)直到我換上她遞來的新拖鞋才放手。

最教人意外的是上腹部X光:首先要含著味道像蘇打粉的發泡劑,忍受嘴裡氣泡造成的鹹鹹癢癢異樣感覺,儘快吞下明明有著牛奶香氣卻很難喝的濃稠顯影液,好容易發泡粉隨顯影劑下肚後立刻產生滿腹空氣叫人不吐不快,但此時可要注意,不只不能吐、連打嗝也不行,否則就前功盡棄,又得再吞一次那難吃的藥劑了,然後要躺平像烤肉一樣翻來轉去──不、還更慘,因為等同於烤肉的我們檢查者必須自己翻,這樣折騰下來,聽說許多人一下架立刻嘔得亂七八糟。在這裡大家都哀得要死,倒是我說不舒服嘛也還好,莫名奇妙相反地一次ok。醫生還稱讚我是最配合的檢查者,此話真假我不清楚,但我花費時間確實比其他人少很多:外公重喝了一次顯影劑,老媽則是因為消化系統較差、顯影劑一直到不了十二指腸……

另外還有耳鼻喉科、胸部X光、心電圖及骨質密度等等其他檢查。

上午結束所有檢查後終於到午餐時間了,我突然發現診所提供的標準餐實在是──不很多。實際上我也沒餓到,飯量跟我在家裡吃的大致相同,反過來說、比起學期間外時便當的份量就顯得太少、太少了,根本只有一半!所以我平時在學校總是兩餐併做一餐吃,午晚餐中一餐努力啃完便當吃到撐、一餐就隨便喝個牛奶,這種分配是不錯的選擇?起碼絕對不會吃太多(但是沒定時定量啊!)?

餐後是生活指導跟醫師一對一的說明與總結。這裡很有意思的是我們年輕人都排隊排很久,然後進去說沒幾句話就ok了,哪像老爸老媽外公婆這些有點年紀的,照他們說法是人老了、問題也多、醫生要叮嚀的事情自然就不少,我跟老哥排隊就都是在等他們。先結束檢查更衣在外等候的老哥好像還被一位婦人搭訕,尋問檢查的過程及注意事項,嘿嘿嘿、這些事情是該去問工作人員吧?

總之,從八點四十五到下午三點出頭,就像以上流水帳哩哩啦啦,我首次的全身健檢就這麼結束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學分,四十九分被當。

沮喪之餘在老媽很閒地提醒下去掉那要命的三學分算平均,是八十五分多。

 

我很懊惱,其實想罵的對象是自己,努力確實不足或該說根本沒有努力,到現在依舊只想著未啥沒及時退選而不是檢討的我真該找牆去撞。可惡死了。該死的我。世紀笨蛋。超級白痴。到天邊自怨自艾去吧。

還有啥不帶髒字的罵人語都加上去好了。

繼續,我真是毫無毅力半途而廢一事無成牽拖不斷──

 

沒有用的渾蛋對吧。

 

老實說這個成績是我預料中的,先前也提及我想退選卻錯過時限。因為沒興趣再加上不喜歡老師,對於這門課我完全沒有動力,上的並不認真,筆記也亂七八糟,雖說只要背背就拿高分的考試我是考得還不錯,但需要動腦的作業我就不想做,成績很差、甚至沒交,總成績會不及格很正常。人家說讀書不是為別人,我這門課上的很痛苦、而現在我會生自己的氣卻是覺得對不起爸媽,對不起擔心我成績過不了不斷催促我的幾位同學,我可能有辦法抓住的成績是自己從學期中就打算放棄的,這三學分沒拿到是天經地義,差別只在於退選跟被當而已。我真正該道歉的對象應該是不盡心的自己。不知所云,反正現在再說這些只是理由。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