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漂亮的雙人馬車慢慢駛出濃密森林,朝陽從葉間隨意灑落,淺綠透明地妝點她秀美而小巧的臉龐。

彷彿感到晨光拂過獨特的騷癢感,她瞇起眼,頸項微微仰起,滿面笑容面對和風煦日更加深一層。

那是身處極端幸福的人才可能擁有的笑容。

幾乎不真實的幸福。

幾乎不真實的笑容。

她有一下沒一下地輕甩皮鞭,漂亮的雙人馬車載著少婦離開森林。








紅色花海中央有個哭泣編織成的無聲夢境,茫茫永遠的白與黑重複放映直到黃昏醒來,霞彩絕艷逕自映入她黑而圓的清澈大眼。

沒有起身地轉首直望向血色夕陽西下,她看著天幕與大地染上相同顏色,眸底悲傷因為光線漸暗兀自隱晦不見。

那是只存在純粹至極的心中的深深悲傷。

叫人難以承受的純粹。

叫人難以承受的悲傷。

她依舊躺著,一旁摩托車被拉得老長的影子也被夜吞噬。












雙人馬車的主人與摩托車騎士在森林邊緣的紅色花海首次相遇。

他們共進晚餐,她靜靜聆聽對方笑語。

搭乘雙人馬車的她與騎著摩托車的她在潑墨渲染般地無垠夕幕下再次相遇。

她們分享資訊,其中一人說話時忖度另一人已忘記自己,又猜測她笑瞇著眼如何記憶旅途美景。















然後她終於知道她看見的是什麼。

 

 

阿藍對不起我忘記了XDDDDb,所以現在補上喔……

不要問我為什麼答應你是長文結果變成極短文XDDDDb

因為是你的生日賀文(雖然遲到了b)所以要告訴我感想,即使很短(指這篇極短文)還是要告訴我!

順便告訴我你昨天說的「ㄧㄤˊㄗ˙」是指十二國記的陽子嗎?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