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颱風走了颱風又來了。

雨停了雨又開始下了。

想洗衣服卻擔心不知道該怎麼晾,除了空氣太潮外雨水根本是整個噴進曬衣間的啊=_____=!

……為什麼不趁雨停的時候晾?最好是天氣有放晴那麼久啦!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下雨會下到停電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說好久沒遇到天氣造成的停電了,上回成大停電是地震。

本來備了一大堆存糧想說就算無法出去覓食也無所謂,居然給我停電!晴天也就算了(←天氣好的話也沒可能停電啊)雨沒停過所以天黑個跟什麼似的,別說讀書寫字,根本伸手只見五指但你看不清手的顏色!黑暗陰沉隨便啦,反正就一整個囧,明明才上午十點半黑成這樣是怎樣。

截稿在即的樓友(←她是翻譯)冒雨回宿舍趕工作,停電時差點沒哭死。願神保佑她電腦的文書系統有設定自動存檔。

結果只能跑出門了,好險學校沒停電。多半導因於那殺人的傾盆大雨,圖書館裡空空盪盪,怕是工作人員比讀者多,而工作人員中有一半正忙著鋪防水布……

國立一流大學果然不是叫假的,三兩下搞定、鋪防水布的動作好俐落啊!

算了別提了,反正不就跟歷史博物館、北美館、高美館與各大市圖等同等級(←上述建物下雨都會漏水),起碼大家都很清楚漏水的地方在哪裡,水桶塑膠布都成常態室內藝術了,佈置效率之高沒任何展覽比得上,算不算書本與藝術品之福就見仁見智了。

 

停電時就很懷念台北,老家在天母生活圈有國外外交官為鄰、外婆家在淡水河堤邊傍著污水處理系統,都是停電不得的地方。尤其是外婆家,我們天母還得等台電派人修,他那邊污水處理系統當然有自己電機組否則停擺了台北就臭氣沖天了……聽說不只颱風不用怕停電,連九二一那時也是北市最快復電區域之一。

結果因為都跑出去了,也沒搞清今天下午到底啥時恢復供電。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屋後涇水小龍被莫可晾在一邊。

莫可從櫥櫃取出兩盞玉杯,涇水小龍漫無邊際想著那晶瑩剔透地水碧如茵與几上粗製的陶壺毫不相稱,但誰在乎?沒有煮茶,莫可直接舀了杓涼水注入壺裡,長頸的壺在纖細的雙手間轉上一圈,原本清澈水底多了些閃耀,微小卻難以忽視,是忘川水畔特有的月白磁沙。

涇水小龍繼續占著桌角發呆,一旁莫可的沉默卻沒有持續,邊備茶器邊解釋:你看,靈魂是承載時間的容器,而時間裡夾雜的瑣碎或精華將為生命記憶。

莫可說到靈魂時舉起玉杯,提及記憶時把壺輕放在涇水小龍前,裡頭漾起漣漪懸浮,忘川河沙築成發光的漩渦。百般無聊的涇水小龍每每在沉澱平息前再度晃動陶壺,壺的長頸中心始終是線無暇銀絲,直到莫可接去了壺,白沙瞬時四散渾濁了水。

終於要表演了嗎?孟婆湯與忘川水的差別,涇水小龍笑著問道。

莫可點頭,傾身朝一盞玉杯注水。

空氣中沒有話語,溢出的水沒被理會,莫可與涇水小龍的注意都只在玉杯裡頭銀白躍動。緩緩細流間忘川河沙懸浮的沉澱,沉澱的驚起,驚起的懸浮,新進的加入,舊有的流逝,舞成的是一個生命歷經了記憶所有。

停止注水時涇水小龍看見這世生命的結束。

空出雙手的莫可從几上揀起鐵製茶匙。

陶壺玉杯加上鐵匙,多麼格格不入的一套茶具。涇水小龍沒來得及調侃,莫可便將匙擲入杯中,攪拌,濺出些許水花又隨即取出,只見上頭多少月白磁沙沾惹,玉杯裡剩下清澈一片宛若嬰兒出生的茫然。

涇水小龍瞭然了,與莫可同聲道:孟婆湯!涇水小龍為彼此默契微笑,而莫可繼續說著:孟婆娘娘的酒湯甚至不碰觸靈魂本質,僅僅在生命穿梭間便抹除一世記憶,也難怪孟婆湯對記憶碰撞下刻在靈魂上那些不包含內容的純粹印象無效,也難怪對天賦神靈無效──

說及此時莫可已重新注滿另盞含沙濁水。不同於前的只有一點,這盞玉杯裡灑上了佐茗的香花,注水時菊瓣伴隨銀沙舞動剎是好看,而現下波紋將息,粉色佈滿水面。涇水小龍可以想像神力牴觸孟婆湯,因其大小維持多少前世記憶,就如花瓣拂過茶匙留下磁沙,不為生命更迭消逝,與下輩子的記憶一樣只隨時間流逝。

好啦我懂了,涇水小龍幫莫可洗淨玉杯後問,可你只是更具體地說明孟婆湯,那忘川水呢?孟婆湯和忘江水的差別呢?

莫可用眼神說著我正要說不是,起碼涇水小龍如此認為。但其實那對眸子在注水時從未抬起,而抬起時又已如以往一般深邃難懂。

這次只用一杯水?不用分別有無天賦神靈?

不用分別,莫可回答,話音方落便揚起手。涇水小龍完全無法看清,只知道回過神時,盤旋於空的三四升水球已經撞進小小容器當中,現在是滿桌濕濘,原本晶瑩剔透的玉杯綻裂蛛絲細紋傾倒在几上,兀自打轉。

涇水小龍還愣著,甚至沒有被莫可淡漠的語氣喚醒。

莫可說:不用分別,因為忘川是時間洪流,時間洪流下多少天賦神靈都微不足道。

那靈魂也微不足道嗎?涇水小龍想要問。

開口時那盞玉杯終於碎裂。

 

 

(不是我在說,莫可你真的有夠難搞。雖說難搞也是自己寫的自造孽啦……)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為止很得我心ˇ我喜歡這種多人視角的敘事方法,雖然讀起來有點累,一分心就會混亂b,但真的比單一視角有趣多了。

不過翻譯的確有爛到……

權力鬥爭的描寫很真實深入人心,感動或著震撼是跑不掉的,不過我的興趣比較在長城以北。

目前最愛的是Jon,其實Stark家每個人就連Sansa我都很愛。可是我說Jon啊,你才十五歲耶,思考像小鬼一點好不好,Robb也一樣……這樣子很讓人心疼耶。

進度只到二部曲,圖書館書超難借。

掙扎要不要買當中。

沒了。

 

(以下不負責妄想)

 

看完Bran的狼夢後在猜Jon會作什麼狼夢,聽說後面真的會有?這不是只有Bran這種有過奇遇的人才會有的超能力啊?

反正是妄想,就說我還沒借到了XD。

 

瓊恩雪諾在沒有彩度的視野裡看到茫茫冰原,他一邊意識到這是夢境一邊嗅著泥地新鮮冰冷的腥味匍伏前進,野性直覺回首時那個在石下昏睡的熟悉身影落進眼底,他想也不想地一躍撲上。

然後醒來撞間一片血紅。

霎時間他以為踏入地獄,直到凍僵的臉頰上濡濕暖意傳來才發現那是白靈,他的冰原狼。

──天曉得是溫度抑或衝擊力道喚醒他。

活絡筋骨後他起身走回天幕之下,微落的陽光灑上雪地便融於嚴寒,世界依舊冰冷,被將至凜冬的死寂銀白籠罩著。

就像惡夢持續。他向大地祈禱,祈求甦醒。

 

(補結果:敗在69折的吸引力下,買了orz)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在某篇文上看到的,魔法界最常用的感嘆語。

噢天啊,羅林的鬍子!

……只能說是讀者怨念下意識展現的結果吧XD

(笑倒滾地)

P.S. 正確用法是「梅林的鬍子」。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我是要抱怨我哥,黑水文不適者慢走不送。

他上個月當兵去了,今天放假回家,我想到年初他說電子辭典弄丟了要媽給他買新的,那時我把續訂空英送的哈電族給他──那可是家中N個電子辭典中最新、字彙也最多的!我用的電子辭典是老媽股東會紀念品,字彙超少,既然現在他用不到,我就跟他借好了。

以下對話,他老兄看著他電腦頭不動手不動身體不動地說著。 

 

無標點以免筆者主觀意識左右讀者觀感。

其實是我火到沒心思去標。

 

「戴于鈞你現在用不到哈電族對嗎」

「對啊幹嘛」

「借我謝謝我的電子辭典字彙不夠」

「不要」

「為什麼」

「找不到」

「還不到半年耶怎麼會找不到」

「就東西太亂找不到不行啊」

──中間老媽亂入找其他舊的電子字典給我,期間我跟老媽比較電子辭典字彙多寡,他老兄當然樂得不甩我們,依舊看著他電腦頭不動手不動身體不動。

然後對話繼續。

「為什麼不借我」

「就說找不到了」

「你根本沒有在找」

「找不到」

「你根本沒有找」

「我不想借你行了吧」

 

到此為止,我當然想說那本來就是訂空英的贈品,不過想想我實在不記得當時給他到底是給他還給他,再加上有客人(外公外婆加小舅)在吵吵嚷嚷多難看。

對啦我顧面子,他老兄可是根本不顧我的面子在客人面前直言那我不想借你行了吧。也對那是我的面子不是他的面子,他老兄只顧他自己的東西(想來那個哈電族自然被視做他的了),客廳玻璃桌可以砸碎家裡主臥室門把可以敲爛破壞的其他東西更不計其數,當然,都不是他的東西。我有沒有提到老媽亡友所贈的計算機也被他摔壞了?

喔對了我補充一下沒錯他真的沒找,現在我吐完黑水他老兄還是同樣動作定在電腦前面。

真是夠了。

 

果然人愛自虐自怨自艾──我幹麼寫的自己那麼心酸還越寫越不爽啊!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