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的臉上藏不住疲憊,這種表情從那年再度迎回泰麒後就時常出現,美麗的面容裡滿是哀傷與無力,完全失去高位天仙應有的從容優雅。

而她無意掩飾。

逢魔時刻的斜陽灑入雕花木窗,又漸漸黯淡,黑暗隨著夜色腳步滲進早已浸蝕這室內的沉痛死寂。若換作平日,此時的她是該待在自己宮殿,而非嘆息著空對千百座實無二異、及至地老天荒也不見得能成蓬山公臨幸的寂寥行宮。

確實現在異於平日,這雅室也絕非所謂失寵行宮。趴俯在眼前華麗錦床上痛苦呻吟的,不正是蓬山公?

她皺緊眉,伸手想撫慰那無助幼獸,但僅至半途便放棄垂落,甚至得費盡心思才能忍下急欲逃離的原始衝動。曾被壓抑的黑暗氣息蔓延,籠罩著失去意識的麒麟,她看不透,那比起關窗推出的神秘夜色更顯詭譎,尤其叫她恐懼的是她明瞭此類混沌是出自床上的瘦小身軀,不屬於天綱規範的異常卻源於仁德神獸。

她想起那只曾失去神力的黑麒說過:那些年他孤寂圍繞,忘記常世一切,只能漫無目標地茫然虛擲光陰,經常感覺心底掏空也似地發疼,而一隻無主的白皙纖手總在此時悄悄攀上他的肩背,支持與溫暖隨之而來。

那是即使在最痛苦的時刻,泰麒也能夠笑著回味的往事。

現下卻除了象徵絕望的黑暗,沒人有辦法接近蓬山公,試圖給予蓬山公任何協助只是自不量力,連身為高位天仙玉葉仙子的她,也被拒絕。她唯一能做的是試圖忽略,讓幼獸無意識的呼痛自語使一室靜謐越顯刺耳。

自責的難過眼淚滑落美麗臉龐,更多疲憊爬上她的眉宇。

她自責。因為知道蓬山公的苦痛並非來自黑暗纏身,多少起於暈血,但最大理由卻是──

 

 

 

碎碎唸模式ON的三:又是芳國亂想XD!這坑算是集結長久的怨念,自以為算是頗有系統了,但是會有很多自創部分而且填得很慢,要小心慎行喔。感謝您的閱讀!

藍:好說。那我的教授文你打算啥時寫?

三:呃……

藍:某人本來暑假同學會時承諾我的陽子文好像是「七夕交稿、最晚聖誕節」嘛?然後又說滿心哈波自己要求改題目,現在卻玩回十二國?我的教授文貌似完全沒動嘛?

三:有動啦……上次那個抬頭很有紅樓夢味道的文字遊戲就是動了的殘骸,嗯。

藍:喔,殘骸。所以進度呢?

三:……嘿嘿嘿。

藍:再嘿啊你!該做的事不做,該寫的稿不寫,太閒了是吧?總之你敢拖過聖誕節就等死吧。

三:囧。

 

(嗯,扮演別人罵自己拖稿真順。)

(原來我花心不完稿的滿盈惡貫連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嗎……)

(雖然我沒問過但還是要感謝阿藍出借名字!不過我相信我說出你部分心聲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起來發現窗台上的小子(←盆栽的名字,蘆薈)不見了。

怎麼回事O_____o?

啊颱風=_____=。

我家小子被米塔吃掉了啊T______T!!!

所謂災情(爆)。我明明已經把它往內移了啊(泣),希望沒有打到人(抖)。

 

MEETING跟導談時那群男生聽到我養蘆薈都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怪了,不然你們以為我要養啥東西才對啊。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路邊的黑糖奶舖:

「一杯黑糖奶。」
「冰跟甜度?」
「都正常。」
「這樣太甜喔你確定嗎小姐?」 
「……」

為什麼甜度正常會太甜?太甜是非正常吧?

 

一樣是在路邊的果汁店:

「一杯香蕉牛奶去糖少冰。」
「二十元要袋子嗎?」
「不用謝謝。」
「那吸管也不用對不對?」
「……」

為什麼不用塑膠袋能延伸到不用吸管?這是怎麼推理的啊?

 

難得到連鎖速食店消費:

「對不起。這杯七喜怪怪的、完全沒有甜味,能換一杯嗎?」
「啊,請給我看看。」
「……(檢查中)」
「……(等待中)」
「……(檢查完畢)小姐抱歉。我們機器裡面的糖水沒了,要十一點才會送來。還是我給您一張兌換券,讓您下次消費能免費兌換一杯糖水?」
「……」

喂正常狀態是換給我其他飲料或下次免費招待一杯有甜味的七喜吧?一杯糖水是怎樣!?

 

老闆沒注意工讀生就可以欺負顧客是吧,不然就是天兵真的到處氾濫無處不在。

哀哉(合十)。

終於把有雷那兩篇擠下去了,可以撤掉<READ MORE>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因為標題以為這是紅樓夢衍生……=____=b

 

男人記得與她的那次對話,不因為那是他倆絕交多年後的首次交談也不因為那是他倆當時都沒有想到的最後一次會面,只因為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

話題是她開始的。她向男人介紹她即將出世的男孩,幸福地笑著說兒子的命名權在她,然後對男人精準地猜出那個名字驚訝萬分,而男人感染了她的笑意,嚴肅的鷹眸難得地彎成下弦柳月,回憶起那段青梅竹馬的童年歲月裡他倆玩了多少次家家酒,她總是扮演一個完美的母親並想像一個美滿的家庭玩得不亦樂乎。即使當時尚為稚童男人也沒喜歡過這女孩子氣的遊戲,但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因此男人記得她總是用同樣的名字輕喚那個想像中的男孩,直到今日。

男人想著她果然不會改變,依舊抱著如此天真如此純潔的赤子童心即使將為人母,又再度微笑。暗自歡呼太好了他倆合好了,以後能夠再無芥蒂地面對她每一個美麗笑靨的同時,男人把她那不變的永遠燦爛溫暖的微笑深深刻在心底,即使不發下毒誓也不會忘卻,因為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更何況這一刻多麼寶貴。

他倆又聊了整個下午,真難得在那戰爭忙亂的年代裡還能如此促膝長談許久。不捨地結束後男人知道自己會記得與她的那次對話,不因為那是他倆絕交多年後的首次交談也不因為那是他倆當時都沒有想到的最後一次會面,只因為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

 

疊句代名詞遊戲XD,某句子重複N遍不是錯覺。

橋段像某死青少年為主角的小說也不是錯覺,不過這應該不算爆雷吧?

總覺得我筆下的人物情感要嘛好膚淺要嘛隱晦的莫名其妙,是不是真的該去談個戀愛才能把這些情感描摹出深度啊!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是說某笨蛋把其實是資訊學院的資工所當成電資學院,在十一月十二號等榜單等得整天坐立難安後,本來便認命要等二十七號正式放榜了……

──結果你交大今天給我冒出啥鬼建議錄取名單還接個括號僅供參考是怎樣!講清楚說明白這是什麼東西!!!

 

(超緊張的理智線斷請稍待片刻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吶喊完的感想:

1. 好危險的正取最後一名,雖然有預感前面一堆堆會跑去國外或台大所以應該很安全但還是很囧。

2. 交大的備取名單比台大長耶。

3. 因為備取名單比較長所以看到的熟人比較多?

4. 然後這邊有群理他建議錄取名單是啥鬼也不管正取備取的死小孩明天要衝交大找教授了,哇咧我後天還再跑趟新竹……有夠累的說(←晚上補:被學長罵衝動了,叫我們等等先寄MAIL)。

5. 不知道該緊張還是高興了。很無力倒是真的。哎呀呀。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舊地廢言比正文多,照舊地有一點點第七集的雷所以使用<READ MORE(已撤)>。

第七集的霍格華茲大戰有在下冊書皮介紹上約略提及,然後內文裡應該是麥教授說了句「現在是史哲萊林選擇的時候了」……

媽啦又一個身為蛇學院的原罪,基本上即使是事實(←好難唸)我還是有點不爽這些話,不過在大戰前挑明很正常吧。是說這些掙扎與內部衝突被JKR用大部分學生圍剿少數幾人等於特例輕輕帶過了,嘆,昔日惡役角色定位的緣故吧,真要發揮我想這部分很能寫出深度的。

另、因為期中考壓力導致物極必反(←喂)近日回顧了收藏的哈波同人,大推螢火蟲大的染荒ˇˇˇ。

 

孚立維教授帶頭發出詛咒與防禦魔法時芽菜教授正忙著指揮學生把危險植物向城牆下倒,崔老妮教授把水晶珠當網球亂發,而霍格華茲代理校長也就是那位素來莊重優雅的麥教授撩起裙擺率領變形傢俱朝敵人衝去。

──實在是酷斃了。

發出感嘆的史哲萊林三年生被同學院的級長狠拍一記腦袋後趕忙回神,繼續手中動作,接著他們跟隨唯一一位出身史哲萊林的前校長畫像衝出地窖,把裝著取自魔藥學教室那堆不知名但絕對致命的藥水瓶罐等於超級手榴彈用力地無視某些同學抗議地扔了出去,目標是攻擊城堡的那方、那些食死人。

他們選擇了分裂(與過往與歷史與部分的昔日同窗)。

他們選擇了團結(與未來與希望與絕對的當下同袍)。

他們完整了。

 

說真的霍格華茲大戰從某種角度看來也算是霍格華茲大爆笑XD,尤其是崔老妮。不知道石內卜教授還活著的話(聲明:我對他沒愛所以此處非感傷口吻)會如何演出?總之總之,我對史哲萊林學院的選擇被這麼簡單地帶過很怨念啊。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阿藍這篇不是你要的教授文。不愧是彆扭教授……我想半天,哈利奈威雙子莉莉金妮路平教授小泰迪、連佳兒的靈感都有了一點(←可都真的只有片段成不了文嘛orz),關於教授的想法卻還是貧乏得緊。

有沒有愛果然很重要。

我說的是我對角色有沒有愛,角色外冷內熱心底有愛悶騷幾十年關我什麼事啊=____=+!

 

因為有雷所以用了好久沒用的<READ MORE(已撤)>,真是微妙……

 

 

你死小孩休學翹頭不來上課就算了,開學都好一陣子還有臉跑回來?霍格華茲精明嚴厲的教授們可沒那麼好打發,管你是逃難避禍當恐怖份子甚或開沒啥邏輯的主角威能去拯救世界都一樣。

結果那個活下來的死小孩,呃、早就已經是死青少年了,與他兩個死黨在戰爭結束後三個禮拜,才終於擺脫無止盡的訓話。

整體說來──請忽略衛斯里家小兒子三步五時的無腦發言──他們其實不怎麼抱怨教授囉唆,套句葛萊芬多資優生等於行動圖書館的名言:教授總好過外頭那些洪水猛獸吧?兩個臭男生看向霍格華茲城堡大門:儼然已經變成觀光露營區,成千上百的帳棚一路綿延到活米村,各種報社通訊社的的旗幟飄揚、等等這裡是魔法世界為什麼會有BBC?放眼望去,敢情比三年前的魁地奇世界盃還要熱鬧。那隻怕老婆的不用說了,戴眼鏡的疤頭英雄想起被陳年往事不堪回首,也是猛地點頭同意資優生友人的話。

若沒有霍格華茲的管制及鳳凰會幹部協力防守,他們早就被餓犬也似的記者們啃得一乾二淨了……

不過啊,大家可別跟某魔王一樣,忘記非人的魔法生物蘊藏多少強大力量喔。

要記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像葛萊芬多超級資優生這種提倡魔法眾生一律平等的世界大同理想主義者,親眼見識古靈閣妖精大暴動之後再回憶也會不寒而慄,更別提那個回憶的主角帶了大批同黨,兇神惡煞地現型到普通巫師及女巫無法輕易進入的學校還正正好落在你的面前。資優生那聲嚇壞的淒厲尖叫日後是成為流傳千古的佳話還是笑話不得而知,可現在倒好,起碼唬住那群妖精暫時扳回一程,順便引來圍觀眾人看戲,開玩笑、要比勢力大小先看看這是誰的地盤吧!

所以在氣氛緊張一觸即發時,對方全體的深深鞠躬實在是出人意表。

「哈利波特,吾等欲向您取回日前您支付的葛萊芬多寶劍。您應當記得,您將寶劍作為某事條件交換之報償給吾等。但因一古老的魔法召喚,寶劍再次從吾等的收藏密地中消失而現身於霍格華茲。」名為拉環的妖精稍稍抬頭,「吾等請求您.打敗黑暗勢力的哈利波特,兌現諾言,交還葛萊芬多寶劍。」

忽略那殺人目光,我們得發誓:實在沒看過有人討債還如此彬彬有禮。當然魔法世界最大銀行守門員並非人類,可要是衛斯里家那個在古靈閣工作多年的長男在這也會掉得滿地眼珠,一個人只有兩顆眼睛要怎麼掉得滿地不是現在重點,重點是客氣絕非妖精天性,貪婪固執才是對方聞名之因。

(去MEETING,明天補完 ← 難以兌現的空頭支票……)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