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情提要:我進LAB後有一台自己的電腦,因為新電腦空間大到我用不完(只有會一直聽的音樂我才會保存在硬碟中)、加上學長們的電腦存電影都塞爆了,所以開FTP讓學長可以把東西放在這台電腦的硬碟裡。

然後順帶一提:我週末會回家不進LAB,為了方便學長作業量大時用我的電腦跑程式so密碼就貼在螢幕前。

 

本日事件:

昨天把家裡一堆音樂燒成一張DVD,快快樂樂地帶來LAB要存進電腦時,不小心手滑按到旁邊的虛擬光碟機。

然後Media Player的音樂停了,開始播放影片。

媽的是A片=____=#。

愣住,後來檢查一下開FTP的那個資料夾發現還有不少這類影片。我說學長你傳就算了有必要用我的電腦看嗎!而且為什麼一開就是動作戲的橋段啊囧!

 

正在想要不要把硬碟裡的那些鬼東西刪掉。不過密碼一定要換。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期中考爆光光。

某科一題20分的因為白癡數字抄錯只拿3分。

BOSS的那門課不但沒及格還在平均之下,被BOSS抓去一題一題檢討(BOSS真的對我很好......),結果一題又是腦殘分子分母弄反丟了30分、另一題睜眼瞎子圖都畫對了卻算錯答案再丟25分、最後一題就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明明題目有指定公式還是用別的分法求到正確解也沒用15分飛走了。

都差一點點,是不是我根本沒做好當碩生準備。笨死了。

我很想哭好不好,可是BOSS在學長在,哭的話被看到好像就宣告自己是溫室草莓經不起挫折?其實是事實嘛。

明明能做卻粗心大意,根本是不用心,討厭死了我這傢伙。

 

分數:FORMAL 9X,RANDOM 4X,EC 8X,PR 3X(BOSS的課),DATA MINING 69(靠差一分及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名詞解釋,另稱設定。記不記得寫作的大忌之一就是設定沒完沒了,破綻百出不說,上不了臺面得爛文筆還根本駕馭不了那大而無用的架構?

還好我的設定不大(自以為)。

但明知用不到卻依舊設定得很開心的我也一樣很沒救……所謂坑坑相連到天邊?其實這只是書寫筆記吧?

 

 

成年試煉,精靈皇族被認可獨立的必經考驗。

試煉二字聽來恐怖,其實不過是讓甫出學院的年輕皇族完成各種任務,在多方嘗試、經驗累積下,找到自己未來數千年職責方向的過渡階段罷。

挑明講開似乎是求職撞牆期。

成年試煉為何需要,為何又只存在精靈皇族?精靈生命近乎無限,原來漫長歲月裡數度調整生命軌道並不足道,但精靈天性追求自然衡定,怎麼能接受善變的統御者,更何況皇族身負安定民心之責,本該就犧牲自由。

所謂試煉是職責的產物,通過試煉,成年的精靈皇族便需要對自己所選之路負責。──至死方休。

 

沒名字的逃亡者剖開死者焦屍救出、然後被沒名字的精靈公主帶走的嬰兒為人類女嬰,被逃亡者取名為Inia。

Inia確實是神奇的存在,由人類母親孕育、經人類與精靈混血的逃亡者之手降生、接著在精靈公主傾心灌注的魔法以及其日後越顯濃烈的關懷教誨中成長。從未有另一個生命甫出世便經歷如此波瀾劇變,從這個角度看來,Inia也是一個不可能的存在。

 

有精靈血統的逃亡者是精靈與人類混血,父母都不是純粹精靈或純粹人類血統。

逃亡者在尚未開始逃亡的童年便被拋棄,青年時期的尋根之旅使其了解父母的雙親都分別是精靈與人類,兩對沒有交集的夫妻命運像得出奇,兩個孩子都曾看著擁有精靈血統的母親在身為人類的父親病老過世時心碎欲狂,兩個孩子相遇相愛後也都發誓不重蹈覆轍。

為什麼會拋棄襁褓中的有小生命、他們的孩子、日後的流亡者呢?

尚未尋得理由他便失去摯愛之人,試圖忘懷,絕望待死,極端心思撕裂悲傷靈魂,他終究成為逃亡者,卻是在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痛苦中尋找能掌握的救贖。

 

最後,逃亡者跟精靈公主不會在一起。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綱only。狗血注意。缺乏文采注意。沒頭沒尾注意。角色沒名字注意(有人要幫我取名字嗎囧?)。

欲閱往下,後果自負。

 

 

 

看似年輕實際上也真的很年輕的精靈公主正聽取任務簡報。

並非國務簡報,即使是皇族在未通過成年試煉前也不被允許插手政事。

未通過成年試煉,自然年輕了。

精靈公主專心地聽也專心地翻閱資料,這個捕殺罪犯的任務看來並不容易,但讓精靈公主皺眉疑問的原因不在困難。

戮屍。

為甚麼會想去破壞已經失去生命的軀體?

那個罪犯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呢?

從現場景況毀屍數量讀到可能手法,始終低頭看不清表情的精靈公主,直到末段那句推測罪犯擁有精靈血統才猛然抬首。

滿臉詫異,許久,而不見憤怒。

 

逃亡者逃避的是自己的滿腔自責,於是自我流放。

又想要證明些甚麼,矛盾徒勞挫敗,直將逃亡者撕裂。

最後只能不變地,逃。

 

然後精靈公主與逃亡者在戰火肆虐過的破敗城鎮相遇。

 

首先發現對方的是逃亡者,沒有看見公主淡漠著對愚蠢人類毀滅同族毀滅自我滿滿不屑,只注意到精靈低垂眼簾下純淨的哀悼。

很特殊,置身事外的悲傷。

精靈公主感到視線而警戒回眸時,逃亡者已經把焦點移開,所以被觀察的只看到夜幕搖曳,因為逃亡者的精靈血統讓本身與背景大地融為一體,僅餘殘影波動,誰說無人的星空不會晃動?精靈公主想這是多麼自然。

但黑影衝破點點星光還快速接近發動奇襲,便絕非自然。

精靈公主方才抱在懷中,為之闔眼祝禱的女屍已被逃亡者奪下,還訝異著反應不來的

精靈公主眼睜睜看逃亡者清白指尖撫過女屍頸側,一陣魔法波動後──

為甚麼死者的血液卻依舊溫熱呢?

不忍卒睹。

 

同一沙場,逃亡者在舉劍劈向第五具女屍時,被精靈公主的魔法縛住手腳,卻止不住第五次的熱血飛濺。

五次,距離他倆的首次交鋒也不過幾瞬。

異於方才數次的是逃亡者原本雙眼深沉,近乎無神地難以見底,而現在散發著比精靈公主的哀悼更純粹的光芒。

炯炯目光望向緊緊環抱的胸膛,好像要把自己揉碎卻又怕壓壞甚麼地小心翼翼。

逃亡者懷抱希望。

原本戒慎恐懼防範著逃亡者巨大變化的精靈公主終於搞清楚對方落刀前那陣魔法波動。

一切都如此自然。

精靈公主接過逃亡者懷中的小小生命,用比逃亡者更柔和更純熟的魔法溫暖原本尚未誕生,由逃亡者粗暴接生,救之於母愛禁錮、救之於窒息的生命啊。

 

精靈公主沒有完成任務。

逃亡者消失了,不再逃亡。

 

沒有高潮只有平淡結局,沒有完成任務卻通過成年試煉的精靈公主與不再逃亡卻仍被稱做逃亡者的前罪犯最後一次視線交會是精靈公主抱著小生命踏上返程前驀然回首。

淒涼廢墟中空無一人。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