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討厭死靜電了!

打雷也一起討厭好了,反正高空放電放到地面來也是靜電的一種。

柯南好像有一集裡小哀也被靜電電得亂七八糟喔?

那時還在想不過是靜電哪那麼嚴重時,老媽就因為好幾次被老爹的車電得很誇張導致兩人大吵一架。不過那是車子行駛跟空氣摩擦產生的靜電,只有老媽被狂電老爹啥事都沒,難怪老媽幾次下來會大火讓事不關己得我看戲看得很樂~

所以說我家容易被靜電影響的基因是從老媽來的,很好。繼腸胃不好、過敏體質、長大後頭髮發黃之後,我又多一項事情可以怪罪老媽說你生的都是你害的了!

對。我現在正處於被靜電電得亂七八糟的狀況!

難怪我的頭髮平常就老是毛得很誇張!靜電嘛難怪怒髮衝冠!

平常就這樣亂七八糟了,現在冷鋒面來,天乾物燥風又起,老天啊靜電在我周遭是更嚴重地亂七八糟暴走了!

被電腦電!被隨身碟電!被音響電!被拉鍊電!被手機電!被門把電!被訂書機電!被錢包扣子電!被錢電!被環保筷電!整天下來不知道被桌子邊緣的金屬框電了幾十幾百次!

還有沒有天理啊。

我記得我以前沒那麼容易招惹靜電的......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週系所評鑑搞得大家人飛狗跳時也來參一咖考的阿狗(演算法algorithm的簡稱)期中考卷週二發下來了,考得有點糟,教授說可以書面要分數,在答案卷封面上把覺得有疑義的題號圈起來再簡述重點,一樣寫在封面。

好,既然教授這麼說我也就這麼做了,然後今天上課時早早交上去。

接下來教授做的事叫我很想昏倒。

簡言之就是一堆人跑去直接向教授討論題目要分數,想也知道教授不會理,開了先例要是修阿狗的兩百人都去爭一番不累死!所以教授拿起一份如第一段所述簡單乾淨的答案卷叫到:你們兩百個人一個一個都來要分數還得了,就像這份考卷圈好題號然後簡述,我會看的……

叉的那是我的考卷!已經考很懶了不要拿著那個大紅字的分數一直揮一直揮!

還沒完,有些人沒寫在答案卷封面,依照常理把訂正跟疑義理由寫在原題旁邊,繳交時還很貼心地翻開跟老師講他的解釋寫在哪裡。然後就看教授又拿起那一份如第一段所述簡單乾淨的答案卷叫到:你們兩百份考卷一份一份都來翻開來找還得了,你們現在講我怎麼會記得你寫在哪還是要翻翻找找累得要死,所以就像這份考卷圈好題號然後簡述,我會看的……

叉的不要再揮我的考卷了!

這就是所謂自作孽(考得爛)不可活(可惡全世界都知道我考多爛了!)嗎?希望疑義那題可以讓我翻身,不然真是受夠了(大淚)。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暫時不給坑題名了……(←逃避棄坑現實)

 

他將在未來懂得語言文字,到時候他會用終於學到而當時根本不明瞭的詞彙敘述事情始末。

如此這般。

一般生靈尚未擁有知覺時他就已經開始回憶,而他最初的記憶是一片混亂。

混亂的是情景,而非他的記憶。

那時他剛降生於果實當中,連型體也不成形,儘管隔著殼與水仍感到動盪、剝離,他的意識甫萌發果實就被外力狠狠摘下,隨後蝕捲起風暴將之吞沒。應該是剎那間的變異吧,但不夠快,蓬山女仙的痛心驚惶一下子竄入他情感當中,明明還無法視聽他卻被那強烈淒楚衝擊震撼,刻骨銘心至今。

無邊渾沌將意識或者果實包圍,沒有人能回答,只知道通過蝕穿出渾沌裂隙時殼已消融,他出現在那個自己不該存在的世界,生命已依循本能覓得庇護。

他以為是像果實的一個新殼,隨即發現並非認知裡的殼,蜷居其中的小小胎動與幸福溫暖漣漪也似地擴散,不具惡意的稚嫩思緒輕拂穿過他,彷彿細細打量著,好奇純淨如方才經過的渾沌全無雜值,相異處是渾沌散發壓迫,轉瞬便襲捲他將之歿頂,就同他相信他能驅離原屬此處的靈魂那樣輕而易舉。

多麼恐怖,這是扼殺,絕對不可以這麼做!

突然他驚懼萬分,即使沒有型體依舊發顫。

遠高於本能的悔恨想法竄入意識同時空間炸裂開虛無,世界正猛力排拒他,他再度被流沙般致命的無邊渾沌吞噬。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11/12   龍族9 - 不祥的預言
2008/11/18   非理性時代2 - 天使微積分

2008/12/01   梅格與賽隆1 - 3305年的暑假上
2008/12/04   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
2008/12/15   歌劇4 - 樂園之章
2008/12/??   龍族10 - 大法師的輓歌
2008/12/??   梅格與賽隆2 - 3305年的暑假下

2009/書展?   秀逗魔導士1

真的都是小說,嗯。其實最近除了課本跟paper甚麼都讀得下去但還是小說最好,還有新封面很漂亮的暮光之城(室友推薦英文版),還有一直有芭樂說快出了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血龍狂舞(冰與火之歌5、這個就真的只能啃英文版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涇河小龍在發抖。

原本水氣氤氳,涇河小龍一句抱怨之後莫可讓忘川水霧瞬間凝結,墜落在河岸細沙上濺起朵朵白花,視野清新同時是不再悶熱了,急遽下降的溫度卻叫人直打顫。

於是涇河小龍有點憤恨地看向心月狐,那傢伙,方才還慵懶仰躺而現下已經化作原型,正故作可愛打滾著,再看清莫可難得露出微笑輕拂那閃耀雨珠的溫暖皮毛時,涇河小龍抖得更凶了。

不過這回不是冷,是被氣的。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