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國擬人,意.呆.利 A.x.i.s p.o.w.e.r.s衍生,與現實國家無關。

人名請參照wiki

 

想寫戰爭末期的灣。

關鍵字盲目。是真的盲目,被本田菊強迫遮蔽雙眼後帶上戰場,眼前一片黑暗,甚麼都看不到。

只剩下背後那人可以倚靠,除了亦步亦趨跟著那人守在他背後不斷揮刀外,沒有其他存活之道。

潸然淚下浸透遮蔽視線的繃帶,沒有人看見。

因為確實穿著本田菊家的軍服也確實為他戰鬥,就算面對的是耀哥也看不見,所以當然會被連5當作敵方,當然會被轟炸。

當任勇洙想逃去幫王耀時,聽著喧鬧嘈嚷,不知該為誰擔心。

當香戰敗被扔入本田菊宅中的大牢時,連忙衝去探望,卻苦於被矇住眼看不見怕碰痛香的傷處,不知所措終於崩潰。

想寫這樣,獨自忍受被罪惡被矛盾被痛楚撕裂的灣。

……好虐囧。明明是我最愛的角色不是嗎。不行啦,近代史真的太虐了!我一定要擠出灣用龍王拳痛扁王耀,然後王耀哭著決定把龍王拳改叫海葵拳看破壞力會不會比較小,完全不檢討是自己在世界會議上說他跟灣只要一個席位、所以灣坐他大腿上就好的欠揍發言,活該被打的歡樂文來沖淡哀傷!

 

說到APH目前喜歡配對……很好幾個熱門CP大概全被我拆了囧:

看本家魔王作品喜歡上的就是基爾伯特普.gif+伊莉莎白匈.gif、菲利克斯波.gif+托里斯立.gif,是說後面這對「性別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樣?

歷史因素與傳奇人物亂入喜歡上的是法蘭西斯法.gif+貞.德、亞瑟英.gif+摩.根.勒.菲,後面這對大概只有我會喜歡囧,不對那根本是其他作品的愛氾濫過來吧!

明明根本沒登場過的灣無條件最愛,不過配對暫時只愛香港.gif+灣台.gif,而且是大愛,另外被強力洗腦中所以任勇洙韓.gif+灣台.gif觀望中(催淚梗:台.中.王.朝張小弟)。

 

真的閉關去了囧。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聊得很大聲的同時我在弄明天要爆炸報告的東西囧!

而且我很想加入話題囧囧囧!

等等為什麼現在話題變成要幫我找男友!不要再丟我相簿登登登好煩!媽的雖然我對正咩相片的興趣比對帥哥高但還是會想看啊!

(某種程度是當笑話看←無惡意,但我看過的正咩相簿真都比帥哥相簿名符其實也賞心悅目多了

……所以本來掛離線改真的登出了囧囧囧囧囧。

 

補述:因為單身+沒對象+也沒遇到想讓我像小女人的對象=反正我是男人婆,很多時候不把黃腔當黃腔,也可能是我聽不懂。不過學長們啊,昨天你們嘴砲得真有點太over了= =#。

要不是沒空發動大女人思想我早開轟了。搞不太清楚學長他們是嘴砲還真這樣想。嘴砲的話,換個角度看倒是滿可愛的,反正他們女友能接受就輪不到我插嘴;真這樣想的話就去死吧。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擬人,意.呆.利 A.x.i.s p.o.w.e.r.s衍生,與現實國家無關。

人名請參照wiki

背景1@一.八.七.四的那場戰爭,背景2@一.八.八.四的那場戰爭。寫完發現灣有十年詛咒……這兩次戰爭剛促成王耀家的積極治理跟建省,然後下個十年就被割走了= ="。

反正都是極短就不加註在TITLE裡了OTZ。

 

灣沒看見本田菊高揚嘴角顯得奸險,那是他剛學會的笑法,看在老謀深算早習於逞兇鬥狠的亞瑟.柯克蘭等人眼裡恐怕僅會淪為笑柄。但這裡只有本田菊跟灣,而他俯身在後者耳邊輕吐出聲,黑髮垂落隔閡視野,那猖狂惡笑除了發洩體內嘶吼的瘋魔外一無是處。

那又怎樣呢。本田菊想著,語調更加清晰,滿懷惡意地重複道:王耀說台.灣.生.番.係.我.化.外.之.民.問.罪.與.否.聽.憑.貴.國.辦.理。

住口。長長的沉默後灣終於回應,顫抖的聲線顯示著動搖。

本田菊笑得更開了,明明灣並非他此行真正目的卻激起他興趣。於是本田菊又挑釁似地強調:王耀說妳是無.主.番.界,隨我處理喔。

住口。住口。住口。

他說妳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非我族類,連棄兒棄子都稱不上呢。

我叫你住口!撕裂心肺的怒吼聽起來就像是哭嚎,大聲地不像出自重傷倒地,濺灑遍野鮮血的女孩之口。

本田菊還來不及細想便聽到怒濤拍岸,伴隨兵士忙亂跳下戰船匆匆趕來的雜沓步音,他趕緊轉身舉劍擺好陣式。所以就方才像在女孩耳邊吐露惡劣字辭的那情景角色對掉,他也沒看見灣用口型說著:那種事,我早就知道了。壓抑百年的低喃幾不可聞,隨即被兵荒馬亂掩蓋。

 

 

 

東.亞.細.亞手足本家登場份量:本田菊>王耀>任勇洙>港>灣。

東.亞.細.亞手足私心喜愛程度:灣(無條件!)>港=任勇洙(相互競爭的同袍情感)>王耀=本田菊(複雜),其實排名還是都很前面啦。

想到的梗都是本田菊相關!?而且都好痛……(←那就不要照歷.史.捏.他寫啊……)

跟本田菊沒關但一樣痛的梗:

 

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沒打算拿回那柄劍,反正同樣的東西船上還有很多。

灣似乎也沒有打算把那柄劍從左腹裡拔出來,而她早已搖搖欲墜幾乎無法站立。

哥哥看女孩子受傷看得很難過呢。法蘭西斯.博納富瓦的語調輕浮依舊,神情卻是難得肅穆。乖乖認輸嘛,好女孩沒必要逞強。他把後一句更沒必要上戰場吞回肚裡,她可不是他喜歡拿出來講的往事。

那是他心底的痛。

那一瞬間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把她與眼前的女孩混淆,而女孩沒放過那一瞬空檔。灣擊發藏在懷中槍砲,然後迴旋踢上偏頭躲過子彈的對手。法蘭西斯.博納富瓦事後想起,歸咎於那個視覺效果太震撼──沾滿血的豆丁小女孩抓起插在肚子上的劍砍來耶!就算是數十年後本田菊的自殺攻擊也不過爾爾!所以他才會被嚇倒,否則絕對不可能被這樣個重傷的柔弱女孩打中!

好我們跳離某人的內心世界回到戰場。

我不可能成為你牽制耀哥的籌碼,澎.湖.失.守換滬.尾.大.捷……很值得。灣說著堅定的話語,握住劍的手卻不斷顫抖,法蘭西斯.博納富瓦仰躺在地,感到頸側一陣溫熱,猜想那血是劍上舊有還是自女孩左腹重新滴落?希望不是他自己的血。

哎呀哥哥我好怕喔。

哼。灣撐著劍站起,狠狠踢了法蘭西斯.博納富瓦一腳。

 

 

 

結果本田菊你又出現了OTZ!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不蓋布袋好了,這樣勇洙也可以動手了囉。灣說著從身後摸出一只標明中.美.合.作.淨.重.22.公.斤的麵粉袋,是限量版只發到今年為止喔,女孩補充。

最好眼前還有你們以外的嫌疑犯啦。吐槽屬性ON,菊一開口就後悔自己的多嘴。因為對面的香在深思熟慮後冷靜回應:那,打到本田先生記不得就好了?

那會死人!

 

是說為什麼大部分APH同人裡的灣都略比香年長啊(本家魔王沒設定)?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擬人,意.呆.利 A.x.i.s p.o.w.e.r.s衍生,與現實國家無關。

人名請參照wiki

背景@一.九.六.五:這年某英雄國促成某國向某國道歉賠償加友好,本家還沒登場的某國被逐出家門建國,此外也是某英雄國對灣家經援的最後一年;同時期某四隻經濟起飛ING,討厭某國但卻是重要貿易夥伴不能幹掉呿。

其實是因為本田菊被眾凶器指著(拿折凳的香!)的畫面環繞腦海,又畫不出來,才寫出的拙文,然後因為是先生出畫面所以本家還沒登場的某國就被鬼隱掉了。

 

那邊那個,可以幹掉嗎。

任勇洙這句話打破自本田菊與阿爾佛列特.F.瓊斯踏進亞.洲.四.小.龍共同研究室後,一直彌漫不散的緊張沉默。阿爾佛列特.F.瓊斯立刻開啟說教模式,我是英雄、我是英雄、與我是英雄夾雜在世界和平的老生常談中跳針重複。而那番廢話被任勇洙當背景音樂完全忽略,手中飛彈仍穩穩指著本田菊,平時過度開朗的神色全數斂去,連頭頂呆毛裡的表情也是殺氣騰騰。本田菊根本不敢動彈,一邊用眼角餘光搜索援助,一邊腹謗著XX的阿爾佛列特.F.瓊斯你不要自我陶醉到閉上眼睛,說不定下一秒任勇洙的飛彈就發射了救命啊!

不遠處香坐在凳上,照例面癱,身後是灣抱胸靠牆而立,不發一語,很明顯都沒有要阻止任勇洙或者對本田菊伸出援手的打算。然後灣不帶情緒地輕聲說,若非新.加.坡最近被馬.來.西.亞先生趕出家門,心情鬱悶,沒法出席今天的讀書會,我猜現在還能看到長鞭狂舞呢。

阿爾佛列特.F.瓊斯還在唸。任勇洙手中飛彈依舊對準不敢動的本田菊。香置身事外。灣坐壁上觀。

本田菊覺得自己死定了,死馬當活馬醫地大叫有韓.日.邦.交.正.常.化.條.約──喊聲被阿爾佛列特.F.瓊斯的慘叫蓋過,不過任勇洙似乎有聽到關鍵字詞而稍稍怔愣,本田菊趁機想逃,緊接著被倒在門口的阿爾佛列特.F.瓊斯狠狠絆倒,抬頭再度看到那枚飛彈離鼻間不到10公分。

你是只會自殺式攻擊連逃跑都不會了對吧。想像著諷刺話語的本田菊卻甚麼都沒聽到,一旁灣與香的注意力早轉移到阿爾佛列特.F.瓊斯身上。空氣中雖然依舊緊張彌漫,不過已非方才單方面的劍拔弩張?本田菊猜想,然後微小希望立刻被眼前景像粉碎。灣貌似擔心地蹲下,幫阿爾佛列特.F.瓊斯檢查脈搏呼吸,剛剛抱胸時謹慎藏在腋下的防狼噴霧罐毫不掩飾地對準本田菊。香腳往後一勾,以不合人體工學的帥氣姿勢站起,手中還多了把折凳也同樣直指本田菊。而退了兩步的任勇洙輕笑低語著真可惜那我只好負責把風啦,得到灣與香沉默但一致的點頭回應。

所以本田菊閉眼等死,沒看到弟弟妹妹們在自己閉眼後紛紛放下凶器的深深嘆息。

是柯克蘭先生為我準備的Lunch Box。香從那座在阿爾佛列特.F.瓊斯進門同時神秘出現的漢堡山中翻找出一只竹籃,然後發出第二聲嘆息。還好是瓊斯先生,所以大概不用洗胃,等等就會醒過來了吧。任勇洙與灣瞭然地頷首,前者還恭喜香逃過一劫,而後者轉身走向研究室的廚房,笑著說小香想吃甚麼我一起準備吧。然後灣一頓,用目光與任勇洙和香交換思緒,得到兩人皺眉、不置可否、最終轉為無奈的微笑同意。

菊呢,菊想吃甚麼。

灣問。

本田菊訝然抬頭,這次,看到了寬恕。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