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臉上藏不住疲憊,這種表情從那年再度迎回泰麒後就時常出現,美麗的面容裡滿是哀傷與無力,完全失去高位天仙應有的從容優雅。

而她無意掩飾。

逢魔時刻的斜陽灑入雕花木窗,又漸漸黯淡,黑暗隨著夜色腳步滲進早已浸蝕這室內的沉痛死寂。若換作平日,此時的她是該待在自己宮殿,而非嘆息著空對千百座實無二異、及至地老天荒也不見得能成蓬山公臨幸的寂寥行宮。

確實現在異於平日,這雅室也絕非所謂失寵行宮。趴俯在眼前華麗錦床上痛苦呻吟的,不正是蓬山公?

她皺緊眉,伸手想撫慰那無助幼獸,但僅至半途便放棄垂落,甚至得費盡心思才能忍下急欲逃離的原始衝動。曾被壓抑的黑暗氣息蔓延,籠罩著失去意識的麒麟,她看不透,那比起關窗推出的神秘夜色更顯詭譎,尤其叫她恐懼的是她明瞭此類混沌是出自床上的瘦小身軀,不屬於天綱規範的異常卻源於仁德神獸。

她想起那只曾失去神力的黑麒說過:那些年他孤寂圍繞,忘記常世一切,只能漫無目標地茫然虛擲光陰,經常感覺心底掏空也似地發疼,而一隻無主的白皙纖手總在此時悄悄攀上他的肩背,支持與溫暖隨之而來。

那是即使在最痛苦的時刻,泰麒也能夠笑著回味的往事。

現下卻除了象徵絕望的黑暗,沒人有辦法接近蓬山公,試圖給予蓬山公任何協助只是自不量力,連身為高位天仙玉葉仙子的她,也被拒絕。她唯一能做的是試圖忽略,讓幼獸無意識的呼痛自語使一室靜謐越顯刺耳。

自責的難過眼淚滑落美麗臉龐,更多疲憊爬上她的眉宇。

她自責。因為知道蓬山公的苦痛並非來自黑暗纏身,多少起於暈血,但最大理由卻是──

 

 

 

碎碎唸模式ON的三:又是芳國亂想XD!這坑算是集結長久的怨念,自以為算是頗有系統了,但是會有很多自創部分而且填得很慢,要小心慎行喔。感謝您的閱讀!

藍:好說。那我的教授文你打算啥時寫?

三:呃……

藍:某人本來暑假同學會時承諾我的陽子文好像是「七夕交稿、最晚聖誕節」嘛?然後又說滿心哈波自己要求改題目,現在卻玩回十二國?我的教授文貌似完全沒動嘛?

三:有動啦……上次那個抬頭很有紅樓夢味道的文字遊戲就是動了的殘骸,嗯。

藍:喔,殘骸。所以進度呢?

三:……嘿嘿嘿。

藍:再嘿啊你!該做的事不做,該寫的稿不寫,太閒了是吧?總之你敢拖過聖誕節就等死吧。

三:囧。

 

(嗯,扮演別人罵自己拖稿真順。)

(原來我花心不完稿的滿盈惡貫連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嗎……)

(雖然我沒問過但還是要感謝阿藍出借名字!不過我相信我說出你部分心聲了。)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