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的到來等同於期中考結束,學生們歡天喜地準備返家。

可這邊廂卻愁雲慘霧。

擁有亮黑長髮的男孩是其中異數,先前自願放棄回家過節時已人神共憤,現正還愉快地扳手指數著:佩迪魯要勞動服務、因為飛行課時衝進圖書館,路平要補考、因為之前請假,波特?哼。

句尾不屑地輕哼似乎係因對方惡貫滿盈,被罰到連暑假都取消也不奇怪。

頭髮凌亂的眼鏡男孩悶著頭回罵,當然沒用,長髮男孩的天生從容在此時只能激怒對方,兩人一來一往,單方面鬧得極兇。

你不想回家我們想回去啊!──房間內另一個矮小男孩正想哀嚎加入製造噪音的行列、被搶先發難。

「閉嘴。」

他們終於想起滿面憔悴的褐髮男孩還沒結束考試,安靜下來,卻並非出自體貼僅是不想延續原來的話題使氣氛更增鬱悶。

終於眼鏡男孩受不了長髮同學的優哉游哉,拍桌發飆,邊發出敢留我就要付出代價的豪語邊開始籌劃下一樁惡作劇……天曉得還有些什麼,沒說出來也是好事。

 

看著室友被石化直直倒下,矮小男孩嚇著了一時間張口結舌。

「我說過閉嘴。」原來正複習到黑魔法防禦術的褐髮男孩就是兇手。

也好耳根清靜多了。矮小男孩邊想邊聽到身為罪魁禍首的長髮男孩說出聲來,然後差點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延續親世代初期不睦的設定,也真有辦法吵成這副德性,我都掰不下去了orz

這篇最有問題的是路平。倒不是他該溫和一點忍讓一些,反正詹姆跟天狼星太欠打了活該,我認為路平原本是座大冰山,師長眼中的他或許是因本身體質才害怕與人交往、自卑地刻意保持距離,但實際上他根本除去父母家人外什麼都無所謂,懶得理人;在劫盜成立後,所謂開放心胸也只是因把柄在別人手中才一整個被動的參與,因此他不在意被懷疑是內奸,直到詹姆掛掉後心生愧疚、檢討自己,才出現第三集那樣會關心學生的路平教授。

哇咧好長的解釋,怎麼扯到這裡來的?

我想說的明明不過是:同學、嫌房間吵應該去圖書館讀書啊……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