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擬人,意.呆.利 A.x.i.s p.o.w.e.r.s衍生,與現實國家無關。

人名請參照wiki

背景@一.九.六.五:這年某英雄國促成某國向某國道歉賠償加友好,本家還沒登場的某國被逐出家門建國,此外也是某英雄國對灣家經援的最後一年;同時期某四隻經濟起飛ING,討厭某國但卻是重要貿易夥伴不能幹掉呿。

其實是因為本田菊被眾凶器指著(拿折凳的香!)的畫面環繞腦海,又畫不出來,才寫出的拙文,然後因為是先生出畫面所以本家還沒登場的某國就被鬼隱掉了。

 

那邊那個,可以幹掉嗎。

任勇洙這句話打破自本田菊與阿爾佛列特.F.瓊斯踏進亞.洲.四.小.龍共同研究室後,一直彌漫不散的緊張沉默。阿爾佛列特.F.瓊斯立刻開啟說教模式,我是英雄、我是英雄、與我是英雄夾雜在世界和平的老生常談中跳針重複。而那番廢話被任勇洙當背景音樂完全忽略,手中飛彈仍穩穩指著本田菊,平時過度開朗的神色全數斂去,連頭頂呆毛裡的表情也是殺氣騰騰。本田菊根本不敢動彈,一邊用眼角餘光搜索援助,一邊腹謗著XX的阿爾佛列特.F.瓊斯你不要自我陶醉到閉上眼睛,說不定下一秒任勇洙的飛彈就發射了救命啊!

不遠處香坐在凳上,照例面癱,身後是灣抱胸靠牆而立,不發一語,很明顯都沒有要阻止任勇洙或者對本田菊伸出援手的打算。然後灣不帶情緒地輕聲說,若非新.加.坡最近被馬.來.西.亞先生趕出家門,心情鬱悶,沒法出席今天的讀書會,我猜現在還能看到長鞭狂舞呢。

阿爾佛列特.F.瓊斯還在唸。任勇洙手中飛彈依舊對準不敢動的本田菊。香置身事外。灣坐壁上觀。

本田菊覺得自己死定了,死馬當活馬醫地大叫有韓.日.邦.交.正.常.化.條.約──喊聲被阿爾佛列特.F.瓊斯的慘叫蓋過,不過任勇洙似乎有聽到關鍵字詞而稍稍怔愣,本田菊趁機想逃,緊接著被倒在門口的阿爾佛列特.F.瓊斯狠狠絆倒,抬頭再度看到那枚飛彈離鼻間不到10公分。

你是只會自殺式攻擊連逃跑都不會了對吧。想像著諷刺話語的本田菊卻甚麼都沒聽到,一旁灣與香的注意力早轉移到阿爾佛列特.F.瓊斯身上。空氣中雖然依舊緊張彌漫,不過已非方才單方面的劍拔弩張?本田菊猜想,然後微小希望立刻被眼前景像粉碎。灣貌似擔心地蹲下,幫阿爾佛列特.F.瓊斯檢查脈搏呼吸,剛剛抱胸時謹慎藏在腋下的防狼噴霧罐毫不掩飾地對準本田菊。香腳往後一勾,以不合人體工學的帥氣姿勢站起,手中還多了把折凳也同樣直指本田菊。而退了兩步的任勇洙輕笑低語著真可惜那我只好負責把風啦,得到灣與香沉默但一致的點頭回應。

所以本田菊閉眼等死,沒看到弟弟妹妹們在自己閉眼後紛紛放下凶器的深深嘆息。

是柯克蘭先生為我準備的Lunch Box。香從那座在阿爾佛列特.F.瓊斯進門同時神秘出現的漢堡山中翻找出一只竹籃,然後發出第二聲嘆息。還好是瓊斯先生,所以大概不用洗胃,等等就會醒過來了吧。任勇洙與灣瞭然地頷首,前者還恭喜香逃過一劫,而後者轉身走向研究室的廚房,笑著說小香想吃甚麼我一起準備吧。然後灣一頓,用目光與任勇洙和香交換思緒,得到兩人皺眉、不置可否、最終轉為無奈的微笑同意。

菊呢,菊想吃甚麼。

灣問。

本田菊訝然抬頭,這次,看到了寬恕。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