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擬人,意.呆.利 A.x.i.s p.o.w.e.r.s衍生,與現實國家無關。

人名請參照wiki






 

灣兒臉上掛著淺笑,看向筆電螢幕:海格利西在視訊對面垂下頭,點呀點著、就快要打起瞌睡,一旁薩迪克無奈地搖晃海格利西的肩膀,想喚醒對方的同時卻忍不住打了一個大呵欠。海格利西素來以悠閒出名沒錯,不過灣兒知道事實是他與薩迪克為了彼此家園的搜救與重建辛勞許久,又正逢諸事本就會加倍忙亂的週一,也難怪這對冤家才用完晚餐便昏昏欲睡。

「加布先生累了的話請先休息吧,阿南德先生也是。」

「沒關……係……小灣,彙報……」四分之一個地球週長的遙遠距離造成傳遞延遲,使海格利西斷斷續續的話語更加破碎,隨著逐漸下墜的眼皮,句尾模糊得難以理解,相較下薩迪克夾雜呵欠聲的「彙報早在你恍神時結束了啦!」吐槽背景音還清楚多了。

「對呀,我們人員的彙報結束了。兩位明天還要繼續加油呢,請早點休息吧。」

聞言,薩迪克索性放棄叫醒海格利西的行動。

「別理這隻懶貓了。」他揮開海格利西因為睡意而顯得疲軟無力的一拳,「小灣妳也早點休息,妳那邊凌晨了吧?」

「是的,已經一點二十分了呢。不過老是要趕出貨,我還滿習慣熬夜的……」

之後又聊了一會。薩迪克調侃以前只知道灣兒家國會議員都在打架,她則回答身為人民意志的自己也很無奈,邊笑邊說道好嚮往阿南德先生與加布先生現在的和平氣氛、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這番話讓昏沉許久的海格利西猛然跳起來抗議,害得薩迪克必須連忙撈住又隨即睡倒的他,然後不知是氣紅抑或羞紅著臉,對視訊鏡頭吼叫要趕灣兒去睡。

「對了,」結束通話前薩迪克叫住灣兒,神情是少見的認真,「小灣,真的很感謝妳家人們的幫忙。」

「有甚麼好謝的呢?這些都是大家發自內心的直覺反應,而且是本來就應該做的!」她低下頭,嘆道:「我也只能做這麼點事,上司那不──」

「拜託,收起那套人性本善的大道理!真是的,都快感染到小灣妳的過度天真了……」揮手打斷女孩未出口的自怨自艾,薩迪克以堅定的語氣強調著:「上司就算了,小灣妳也不容易啊。總之該謝的就是要謝,我會記住這份恩情的。妳也記住,我薩迪克‧阿南德有恩必報。」

莞爾。「是。」

「那……」對應起灣兒的大方,反道是薩迪克說著自己不好意思起來,「晚安啦,快去睡!」

「好,阿南德先生晚安、加布先生晚安。」

可能還不習慣新科技,所以薩迪克忘記關掉視訊,灣兒就揉著眼,看對方挽起袖子,吵吵嚷嚷地又展開新一波喚醒海格利西的大戰。平時她是很有興趣瞧熱鬧的,不過今天實在太晚了……瞄瞄時間,快兩點了。

灣兒越過筆電螢幕望向落地窗,俯視外頭沉睡的市區,沒有光害的夜空星斗滿天,漸瑩的月早已隱沒,現下應該正掛在彼方天空,灑滿碎浪燦銀同時也溫柔地無言撫慰那兩座隔海對望的受傷城市吧。

她想得出神,靠上舒適的座椅,掙扎於疲憊懶散和睡前沐浴的習慣間。筆電在發怔的時候進入省電模式,螢幕轉暗,失去光源連帶使旁邊剛卸下的手錶也籠罩在漆黑當中,剩下那對冤家的鬥嘴碎語從喇叭傳來,更顯寧夜靜謐、平安。

 

背景提要:1999年8月17日的土.耳.其.伊.茲.米.特地震與同年9月7日希.臘.雅.典地震後一個週二凌晨。

最近(持續快兩個星期了!)很不敢看新聞,好心痛,好像回到十年前。

希望世界無災無難,願所有生命安息、安心。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