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擬人,意.呆.利 A.x.i.s p.o.w.e.r.s衍生,與現實國家無關。

人名請參照wiki

神羅不等於路德設定,基爾與羅德漫才、角色崩壞注意←我覺得還好耶其實XD。

 

 

「這樣帶那孩子早早離開不太好吧。這是他的加冕儀式,他有權跟他的邦國接觸,讓他們認識他、敬畏他。當然還有法蘭西斯!而你卻──」

「輪不到你指示我怎麼做!路德維希並不是『他』,你無權──」

「這又關『他』甚麼事了?」

「你不是以為路德維希是『他』,所以才提到法蘭西斯那個渾蛋劊子手?總之,你弄錯了。你一直都是錯的那個。」

「不是,我知道那兩個孩子的不同!」

「那你幹麼提法蘭西斯。」

「當然要提法蘭西斯,笨蛋先生!先別說你根本沒自理能力,更罔論照顧孩子。你這樣把孩子硬生生從他父親身邊帶走實在過於輕率──」

「咳呃呃呃──你到底在講甚麼?」

「講你這個笨蛋先生狠心把那孩子帶離他父親的事。」

「你才是笨蛋!你說的那個父親不是指法蘭西斯吧!」

「咦?不是法蘭西斯嗎?那是亞瑟?瓦修?菲利克斯?或許是貝爾瓦德?他好像比較符合……等等,不會是伊凡吧!上帝啊拜託不是!」

「你到底在講甚麼鬼啊腐爛小少爺!」

「現在還沒進入話題嗎笨蛋先生。」

「我情願不。」

「你怎麼可以那麼不負責任啊!真是太糟糕了──」

「甚麼責任!而且到底是誰糟糕!剛剛那堆人是怎麼回事,甚麼符合不符合啊!」

「那孩子的髮色與眸色。你沒注意到我提到的那些人都是金髮嗎?」

「所以說,到底為甚麼會扯到路德維希的髮色與眸色?」

「喔,我本來以為那孩子是你跟法蘭西斯生的──」

「嗚咳!」

「不要一直打斷我,笨蛋先生!」

「那你就不要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啊!」

「我很認真。總之不是法蘭西斯的話,以那孩子的金髮藍眼看來,就是貝爾瓦德了吧。真沒想到啊,虧那傢伙看起來一副對提諾死心蹋地的樣子!話說你甚麼時候跟他生的,跟丹打架那陣子嗎?不對啊,那時我一直跟你在一起你哪有時間……不管了,那不重要。對了,我要對一開始的話題道歉:既然那孩子的父親不是法蘭西斯,你確實沒必要──」

「住口,腐爛小少爺。路德維希是我弟弟,跟其他人無關。就算有關也輪不上你多嘴。」

「別這麼見外──」

「你是阿爾佛列特那個KY聽不懂人話嗎!路德維希是我弟弟,不是我生的!」

「喂,見外到否定自己的親生骨肉也太過份了──」

「該死的腐爛小少爺你聽懂了沒!路‧德‧維‧希‧是‧我‧弟‧弟‧不‧是‧我‧生‧的!最好我生得出來啦!」

「你確定?畢竟我們不是一般人類,你怎麼知道不行?」

「就算行我也沒生過!」

「所以我就說你別見外了。」

「停。我們本來到底在討論甚麼?」

「想逃避嗎?」

「我只是覺得我們話題偏太遠了。該死,這不該由我來提,維持秩序的角色向來不是我!」

「原來你也有自知之明啊。」

「腐爛小少爺!明明跑題的是你,憑甚麼現在你這麼得意!」

「好,我們本來在講你帶那孩子早退的事,然後──」

「然後你閉嘴,後面的鬼話連篇我不想再聽第二次!首先,路德維希還是孩子,他累了,所以我當然要帶他回來休息;第二,路德維希是上帝賜與這片土地的珍貴存在,你汙衊我就算了,少拿那些骯髒思想跟他說嘴;第三,我絕對有能力照顧路德維希,不勞你廢心,你早被孤立了,記得嗎!少管我們!」

「喂你──」

「最後,奉勸你離麗茲遠點。」

「我覺得你才是跑題的那個,一下提『他』一下又扯到伊莉莎白。你說說看,我們的討論關伊莉莎白甚麼事了?沒錯啦,若非她提醒我並不會發現──」

「很好,我就知道是她在胡說八道!我要找她算帳!」

「你又打斷我了,懂不懂禮貌啊笨蛋先生!站住,給我回來!」

 

「睡不著……哥哥跟羅德里赫先生好吵……」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