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我到一小時之前還有夠BLUE,終於能放鬆點了。

(以上課業相關)

 

但真正壓在心上的事還沒解決。

 

(以下無關課業)

媽以為我這幾天的心情不佳是所謂開學症候群,真這樣單純就好了。我想她大概忘記大年初一那件事了──其實不記得也好,畢竟我針對的不可能是爸或媽。

她或許會習慣,或許會要我習慣。天曉得以前在那該死的混蛋發作時,安撫爸媽、當夾心餅,怎麼做都不對,然後爸媽把對砸完東西就鎖進自己房間那該死對象的氣生在我身上的感覺是怎樣,反正他們不可能懂,因為他們對那該死混蛋的憤怒總維持許久,颱風尾掃到我的時間可以拉到地球彼端了吧?我不可能生媽的氣,她不會知道我的難過的。

天曉得媽看到我在她要求我原諒那該死白癡時,我不甘地咬唇讓眼淚伴隨最靜的嗚噎無聲滑落,會不會想到這麼久以來我受到的委曲,也都是如此小心翼翼藏著不給他們聽到。

 

這是我第一次不願在家人的事上妥協吧。或著該說不願對爸媽妥協,我不會再把那該死的東西當家人了。

沒道理要我把一個只能藉者貶低別人當成自己存在價值的混蛋當家人吧?

只是我感到遺憾,沒法曉得爸媽要我原諒,卻不細數那該死混蛋長久來傷害了我多少尊嚴、不要求他道歉的心理了。或許換方面想,既然我早知道那混蛋就是該死,強求他的悔意本來就是幻想吧。

我能從大年初一堅持到今天,自然也能到以後。

 

另、事件原委昨天邊哭邊打結果被批叉涅特吃掉去,怎麼我沒有像傳說中寫滿怨言再撕毀的痛快感啊?哪天DOWN到最低點再來發洩好了。

 

是說想忽略的話很簡單耶,這個星期的BLUE倒還真都不是起於這見傷心事……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