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篇沒頭沒尾沒可能完成(才氣不足,泣)的節錄。

覺得這篇沒很精采……(嘆)

說書人跟木訥少年應該是自創。風大爺?不就是那傢伙嘛!(大笑)

 

 

 

「所以呢,你聽到我的名字時幹嘛那麼吃驚?到底是怎樣的傳說呀。」

「風大爺您也知道這小子木訥的,由我說來不好嗎?」

「倒不是不好,」明知一旁雜藝團的說書人講得更出色,笑嘻嘻的青年仍硬要少年開口。「他說明、你補充,一搭一唱豈不精采?也有意思些!」

始終靜靜捏著獸繩的少年好容易搭上一句話:「……我不是說書人。」

「有什麼關係!大哥的生意是明天開始,這回讓他休息個夠,養精蓄銳、保養喉嚨,你代打、就當幫忙嘛!」

面對青年的歪理,說書人只能無奈地笑著搖頭。少年沉默許久,終於開口。

 

「你的名字,跟傳說的鬼一樣。」

「嗯,你說過。可是很多人都這樣,玉葉、妙善等,名字取自仙人的傳說很正常啊。」

「沒有人會用你那種的名字。」

「你是指我報出的不是真名吧?很多人也不用戶籍上的真名互相稱呼啊。喔、抱歉,」似乎想到少年與說書人的朱旌身分,青年誠心道歉。「我想重點還是那個傳說嘛,快說快說,別弔人胃口!」

「……唱的比說容易。」

「啊?」

「朱旌把傳說入歌了。」說書人解釋,然後唱了起來──

 

曲畢,說書人滿意地對青年微笑。「滿意嗎?不會聽不懂吧?開玩笑的,我們朱旌本來學問就沒多好,要表演的歌曲嘛,字彙都很淺顯。風大爺一定聽得懂啦!」

不過青年臉色似乎頂凝重的?

「啊啊,風大爺是在氣您都好心要我保養喉嚨了、我還不領情?還是氣這小子說不上幾句話?那叫小子給您解釋歌詞意思吧。」

「沒關係啦,大哥。」

「不、不,您倒是寬容,小子遇到不講理的人時怎辦?趁著您心情好,強迫他說幾句也好。」說書人一使臉色,「小子,懂沒?」

「……好吧。」少年自暴自棄地低頭。

「真的不用啦。」

少年看著說書人,完全不理會臉色越來越難看的青年。

 

「這個鬼來自大國,應該是雁。因為雁國官方曾對這傳說做出回應,甚至獎勵傳唱的朱旌。也因此見多識廣的旅人少有未聞此曲。」

你是在諷刺我孤陋寡聞嗎?平時應該會邊大笑邊如此回應的青年只是緊抿著嘴,不發一語。

「這個鬼是無聊死的,死後更無聊,於是牽了玉京的騶虞,從蒿里山上溜下來,在十二國遊蕩。」

「本來只知道是高檔的騎獸,明確指定為騶虞這點是雁國大官要求的。」

「是嗎?」對說書人熱心的補充,青年只能支吾以對。

「鬼會到繁盛的國家鬧事,也會往普通或衰敗的國家徘徊。奇怪的是,繁盛的國家──如奏、漣等──只有大城才見得到這個鬼出沒,就像有錢人打發時間一樣,」說到這少年冷冷一哼,「留連在花街妓院等處。」

「其他國家就不一定囉。」說書人愉快地接過話頭,「我們雜藝團就看過這個鬼!」

「喔?」

成功引起青年的訝異,說書人講得更是起勁:「四年前,我們匝營在柳跟雁交界的高岫山,等待天亮通關時就看到那個鬼囉!」

「柳跟雁……」少年低喃,「是大國,為什麼那個鬼不出現在大城?」

「我也不曉得啊。那時我們也這般懷疑,就沒跟雁國士兵通報。」

「等一下!」青年黑著一張俊臉問:「通報雁國?為什麼!」

「風大爺您剛剛沒聽歌嗎?」說書人答道,「那段是雁國官方請朱旌加入的,說是雁國有來自蓬萊的降魔師,一旦發現那個鬼,一定要通報讓他們處理。其實雁國還說了那個鬼會帶來厄運,出沒的國度都會崩壞等等……不過不是事實吧?跟鬼會出現在大國的情節矛盾,聽起來也怪恐怖的,所以朱旌們就沒把這部份編入歌中。」

「先回到剛剛的故事,你們沒通報雁國士兵。然後呢?」

「喔。我們只是在排隊時當笑話似地討論這事,沒想到雁國士兵一聽臉色大變,緊急關閉邊界,排隊搜索,還放出青鳥,聚集了飛行師。我們等在原地,看天空上演一場精采的追逐秀,雁國的降魔師還真厲害!沒多久我就聽到一聲慘叫,大概是那個鬼被收服了吧!」

青年已經面部扭曲到說不出話了。

 

說書人講到興頭,眉飛色舞地拉拉雜雜說了許多,直到青年叫停。「風大爺,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你剛剛是都沒注意到嗎!青年一面在心中大吼著,一面推拖旅途疲憊,趕緊開溜了。

少年也跟了上去。

 

「是你啊,還有事嗎?」因為少年沒有刻意隱瞞腳步聲,青年很快便發現了他。

「你很難過?」

「啊謝謝你的關心,我好高興喔!」

沒理會青年與難看臉色不搭的油嘴滑舌,少年問:「為什麼笑?」

回答他的是一陣憋笑憋到極端引起的豪放狂笑,光看青年笑到站不穩的怪模怪樣,似乎是「既然被你發現了就讓我笑個夠吧」的具體表現。少年倒很有耐性,等著青年好容易能正常說話了,才重複問題。

「為什麼笑?」

「為什麼不笑?」青年笑著反問。

沒料到青年有這一著,少年愣了愣。青年則自顧自地說明起來。

「沒什麼,我只是在哀悼自由夭折、以及佩服那些大人的手段罷了。」

「聽不懂。」

本來就沒打算讓你聽懂啊。青年笑答,「你聽得懂才奇怪。」

 

本來是想在那大小姐的地盤,不要用風來坊的名字比較保險。沒料到風漢惡名昭彰啊!

青年‧櫨利廣‧奏國二王子卓郎君──完全沒同情好友的打算,當然更不可能因冒用對方名字感到歉疚、反正都是假名嘛!──正盤算著,要如何把眼前認真的單純少年呼弄過去。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