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dlm7ei

一開始是為了妹妹。寂寞的公主最大的叛逆是繞過王宮眼線來神之仙境村找他,安安靜靜的看著他閱讀,恬靜微笑比在父王母后身旁的惶惶不安討人喜歡多了。但還是讀得到,很深很深的,寂寞。不善安慰的他半抬起手,還未伸出去卻已經放下,然後逃避也似的埋回書中,滿心懊惱。

那天他偶然瞧見妹妹對著小鳥歌唱,第一次聽到她拋開憂鬱的羞怯輕笑,就像個孩子一樣......她本來就是個孩子。神族的公主已經有點忘記開心的感覺了,還是不曾有過?總之那些鳥兒幫她找回來了。牠們盤旋、停歇,親暱的啄著她的捲髮,公主思考,小鳥是不吃頭髮的吧?要問問哥哥。

步進圖書館時兄長難得的不在,公主疑惑,沒有注意到自己歪頭思索的儀態在王宮是要被糾正責備的。他在妹妹坐下時進門,手中捧著一疊並非平時會選擇的書集。禽鳥的圖鑑,一絲失去許久的活力閃過公主的眼底,那瞬間他看見那份寂寞化做了力量,長出了羽翼。微小但終將展翅,果然,她並不沒有被全然馴化呢。

最後書籍被放回架上,他們跑出戶外。日落、月昇,直到星稀的黎明他才與妹妹合力編好了個隔日沒有半隻小鳥願意賞臉停駐的......嗯,應該是鳥巢。又一次懊惱的情緒佔滿他心底,但這次沒有痛。公主的手藝沒有進步機會,那日被他甩開的監視者一狀告上父王,小鳥被關回籠裡。

他依舊竭盡所能吸收知識,不同的是當他從書頁中抬起頭,會發現已經無意識的編織出一個又一個的精巧鳥巢。小鳥飛進飛出圖書館這件事曾經讓管理員好生抱怨,他終究用設下結界不讓鳥兒飛進書庫的敷衍使其收聲。其實哪裡有甚麼結界,翼族是嚮往天空的,誰不嚮往?而書中的無涯世界,是他的。

很久之後,妹妹不再是公主。她已能獨立翱翔,僅僅是為了令他安心而接受狄恩收留,他知道的。說不上是喜歡,但他持續習慣性的編織著,只是這些鳥巢不再放在他的窗邊。他回憶,淡然的低頭望向曾經停滿小鳥的窗台。線下是多麼空蕩,多麼安靜......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一道紅色火箭製造喧嘩囂張的呼銷而過。圖書廣前是練武場,鳥群被嚇得紛飛呀叫。「......頭痛。」前言撤回,誰說安靜了。他習慣性的按向太陽穴,許久,直到舒適些了卻未放下。

方才他瞥見天青色,那不常見,但森林深處的小狹谷長滿不同深淺的藍月草,採食的動物或多或少都透出著美麗青色。那裏有甚麼樣的禽鳥呢?從架上取下的圖鑑已因長年翻閱顯得破爛,許多歷史的痕跡,以及更清晰的新進的摺頁。

一開始是為了妹妹,現在是為了阿萊諾。那孩子的天空不需要別人為之創造,阿萊諾就是天空本身!但無論翱翔如何愜意,那孩子還是渴求著落地以後的棲身與歸宿。他知道。一如知道與禁地兄長相會之後,阿萊諾會風風火火的衝進門纏著他要鳥巢一般肯定。

翻查書頁的手停下,他看著古老的手繪圖片,眼底浮出笑意。那是,幸福的青鳥。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