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e3iuf6

……為甚麼沒有人跟他說這次接頭的對象是個超重度躁症患者!耐心值零、理解力零,居然還持有武器!三界城是怎麼回事這種恐怖份子不抓去關沒有問題嗎?真的沒有問題嗎!

「欸,給我好好聽人說話。」

你才好好聽人說話!坐下好好聽好好談、有話好好說,起碼先把刀放下行不……

當然他可沒膽抱怨出聲,最起碼當對方刀刃還橫在他頸邊時是絕對連氣都不敢哼。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女子持劍的手還算穩健,好歹也擔任了幾年的實戰課教師,單手架起巨劍紅蓮連晃都不會晃一下,十分妥當不遠超近的停在他咽管上正好就差那麼個半釐米……

喵的這哪裡值得慶幸了啦!

女子冷哼一聲,他立馬虔誠惶恐的看向對方殺氣騰騰的金眸,忍住遁逃本能,微弱的抗議:「我相信您的祖父、路西法大人,應該跟你說過的!」

「有啊我記得可清楚了。付出才能獲得代價的世界法則是吧?」又一次不屑的冷哼,女子咬牙切齒的吼道:「叫他見鬼去!」

喂。

「別以為我沒聽到你說狄恩陛下之前就找過你了!老傢伙誆我嘛,經過多年尋找個頭!」

邊罵還邊舞著未持劍的另一手用力往空揮拳,他完全相信女子是想把路西法大人往死裡打的,不禁為那位閑者的處境感到擔憂……明明自己現下更慘的說。果然,對方一下子將注意力收回,危險殺意再度瞄準了他。

「混蛋老家伙以後再扁。魁儡師,」金眸微瞇,「接了狄恩陛下的委託又想在我這撈到甚麼付出甚麼代價?一票兩吃,賺很大啊你?」

「我……」

「閉嘴我還沒說完。」

平靜的打斷他未出口的辯解,女子話音聽似比起方才仰天狂嘯鎮定的許多,但熟悉人心的他聽得出底下是即將爆發的極端盛怒……為甚麼!他不過就是好好的接委託做生意到底哪惹到對方了!

聽到他無聲吶喊似的,女子搖了搖頭。「你犯了最不可饒恕的錯。」

拳頭用力握緊,握緊,又一次握緊。出乎他意料的女子收回了巨劍,狠狠的插進地面、土屑噴飛。他正想奔逃,卻一下子被對方扯住領子整個人提起,無法動彈。

「我不可能放棄任何一個的。沒有人可以叫我放棄。」阿萊諾目光灼灼,「交出來吧,傀儡師。你不可能只有一個軀體,對吧?」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