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e4avb8

人算不如天算。

還有,人比人氣死人。黑彌現在深深體認了這兩句俗諺,不甘心的額手。手背碰上一片濕潤,他並不意外。令他意外的是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

「你在幹嘛,黑彌?好容易找到避雨的洞穴了,快點換上乾衣服。我可不想你來當新藥白老鼠,所以別毫無意義的感冒。」

「……有意義的話感冒就無所謂了嗎!」

──還有這個搭擋,正確來說應該是只有這個搭檔。黑彌忿忿不平的把馬尾抓上前使力擰了擰,水珠滴滴答答的在洞穴地上匯流成河。

本來他盤算著這一帶盤旋的魔獸等級不高,早點砍一砍收拾收拾之後肯定還剩下不少時間,應該能拐騙白羽再多拍幾組宣傳照的說。

沒料到白羽根本沒參加這次傭兵打工的狩獵!想起克里恩老師前來通知時那不懷好意的笑,就算嚇得猛打冷顫,黑彌也實在很想看看阿萊諾老師又給白羽穿了甚麼讓他死都不肯出門的奇裝異服。沒能親眼目睹順便偷拍幾張著實教人扼腕,一思及此,他再次怨懟的瞪向害他錯失絕佳機會、只顧著拖人上工的伊迪亞。

不看還好。

「伊迪亞你這家伙……還教我換衣服咧!」

「嗯?不然呢。」沒有轉過視線,伊迪亞低著頭專注的試圖生火,一邊道:「多虧你有多帶宣傳服,不換白不換。這難道不符合黑彌你的經濟哲學嗎?」

潮濕的柴難以點燃,伊迪亞嘗試許久,原本就未乾的髮尾滴落的水珠混合滿頭大汗,流下線條好看的脖頸,順著刺青紋理滑過膛胸……裸著的胸膛,當然,否則怎麼可能看到刺青?

「你換個頭啦!給我把上衣穿上!」

伊迪亞聞言只是聳了聳肩,「白羽的尺寸太小我沒法穿,肩膀胸膛都太緊,現在這樣總好過一身濕衣服來。所以黑彌你也快把濕衣服脫掉,之後要穿要裸隨你便。」語畢他終於抬起頭,看著黑彌神色複雜的表情皺成一團,好笑的挑眉,最初那問句再次脫口而出:「你在幹嘛,黑彌?」

而黑彌只能恨恨的瞥他一眼。

伊迪亞嫌尺寸太小的宣傳男裝原本是他自己要穿的這話是說不出口了。至於剩餘的女裝自然全不在黑彌考量範圍之內。他煩躁的一抹臉上水珠,喃喃自語:「我才不相信你下身穿的進去卻嫌上衣緊,可惡……」

「喔,所以黑彌你希望我把太緊的褲子也脫掉是囉?」

「我沒說!不准脫!」

「隨便。不過我真的覺得現在該脫的是黑彌你耶,不乾不脆的……」

拉了拉手筋,他起身,順應洞穴高度而略彎的身子在微光中,居然顯得十分危險。

「那我動手囉。」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