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國重臣,恭國台輔,奏國二王子卓郎君。

怒容,困惑,微笑。

三種不同類型的男子看向遠方虛海上一點黑影遠離消失,表情各異其趣。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利廣:沒想到碰頭的地點居然在芳國碼頭而非哪座凌雲山上呢。

我也不希望,要是引起外交問題的話──那個流浪成癖的放蕩子!朱衡一語未畢,仰天長嘯。

插不上話的供麒想著先走一步的延台輔真好心,怕我嚇到還提醒我朱衡大人可能會發飆大吼,不過朱衡大人幹嘛抓狂、延台輔幹嘛落跑啊?

 

先瞭解一下這幾個大人物為什麼出現於此。

朱衡是來抓人的,之所以由他出馬是因為他剛與範國談妥一樁的貿易協定,回國途中卻聽到情報,來不及通知反主上逃亡小隊,衝過虛海自己動手比較快。

供麒是來觀察芳國衰微情形的,稍後打算與月溪會晤。

順帶一提,其實在朱衡與利廣出現前跟他就最近妖魔變異討論許久的延麒六太也有意見識芳國的假朝運作,可看到朱衡便下意識地逃跑,全然忘了自己勉強有個翹家……不、出門在外的正經理由。

至於利廣與被捆得結實、像貨物一樣綁在騎獸上運送回雁的延王尚隆?想他們流浪成癖、還老往衰敗中的國度亂鑽可出了名,會出現於無王的芳國也沒什麼希奇了。

 

與週遭環境格格不入的三人佇立在碼頭無語對望,顯得醒目。

然後虛海上空的變異轉移了眾人焦點。

 

 

哇,好久沒blogging了我卻挑個期中考其中報告忙翻天的時間來玩作什麼!(抱頭)

這是坑嗎……去掉最後一行就不是了,再寫下去我就會蹦出自創人物,斷到這邊也算剛剛好。(逃避現實)

說起來我的十二國文好像都跟芳國妄想拖不了干係。

一些跟自創人物比較無關的設定:

1. 這篇發生在傳唱千古之後不久,嚴格說來傳唱千古是這篇的番外?

2. 傳唱千古時利廣是在恭國碼頭或恭往芳的船上,所以這篇中朱衡聽到的情報其實是冒用風漢名字的利廣,只是尚隆不幸地也在芳國就是了。

3. 尚隆會在被運回玄英宮前脫困……嗯,這好像是常識不用我設定XD。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