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細頸項微傾。

淺金額髮下堇色眸子驀然瞪睜。

他不該移開視線的。

可他無法不。

下一刻是淚珠滾落,源自感動抑或痛楚?沒人知曉。

視野轉黑瞬間妖魔怒吼與使令急喚,他置之罔聞,只滿心想再看見一眼。

他,等待的王──

        血水飛濺。

 

 

 

副標:所謂天命,是亡命、還是王命?……不過跟內容關聯度貌似頗低orz。

 

其實我對麒麟昇山期間會乖乖坐著等王感到懷疑。像供麒對朱晶說過「在蓬山就感到王氣了」、泰麒對驍宗「恐懼」的王氣感應也從安闔日起便開始發作,前者是被動欠打XD、後者是對麒麟本能懵懂無力才拖拖拉拉,正常說來麒麟依戀主本能,察覺王氣的話難道不會直接殺下蓬蘆宮找人嗎XDD。

就算成獸麒麟會乖乖呆坐好了,我就不信小隻的愛玩能忍住不開溜XD!

最後玩個猜猜看,文中血水飛濺的是昇山者(王)、蓬山公(麒麟)或著其他?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