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屋後涇水小龍被莫可晾在一邊。

莫可從櫥櫃取出兩盞玉杯,涇水小龍漫無邊際想著那晶瑩剔透地水碧如茵與几上粗製的陶壺毫不相稱,但誰在乎?沒有煮茶,莫可直接舀了杓涼水注入壺裡,長頸的壺在纖細的雙手間轉上一圈,原本清澈水底多了些閃耀,微小卻難以忽視,是忘川水畔特有的月白磁沙。

涇水小龍繼續占著桌角發呆,一旁莫可的沉默卻沒有持續,邊備茶器邊解釋:你看,靈魂是承載時間的容器,而時間裡夾雜的瑣碎或精華將為生命記憶。

莫可說到靈魂時舉起玉杯,提及記憶時把壺輕放在涇水小龍前,裡頭漾起漣漪懸浮,忘川河沙築成發光的漩渦。百般無聊的涇水小龍每每在沉澱平息前再度晃動陶壺,壺的長頸中心始終是線無暇銀絲,直到莫可接去了壺,白沙瞬時四散渾濁了水。

終於要表演了嗎?孟婆湯與忘川水的差別,涇水小龍笑著問道。

莫可點頭,傾身朝一盞玉杯注水。

空氣中沒有話語,溢出的水沒被理會,莫可與涇水小龍的注意都只在玉杯裡頭銀白躍動。緩緩細流間忘川河沙懸浮的沉澱,沉澱的驚起,驚起的懸浮,新進的加入,舊有的流逝,舞成的是一個生命歷經了記憶所有。

停止注水時涇水小龍看見這世生命的結束。

空出雙手的莫可從几上揀起鐵製茶匙。

陶壺玉杯加上鐵匙,多麼格格不入的一套茶具。涇水小龍沒來得及調侃,莫可便將匙擲入杯中,攪拌,濺出些許水花又隨即取出,只見上頭多少月白磁沙沾惹,玉杯裡剩下清澈一片宛若嬰兒出生的茫然。

涇水小龍瞭然了,與莫可同聲道:孟婆湯!涇水小龍為彼此默契微笑,而莫可繼續說著:孟婆娘娘的酒湯甚至不碰觸靈魂本質,僅僅在生命穿梭間便抹除一世記憶,也難怪孟婆湯對記憶碰撞下刻在靈魂上那些不包含內容的純粹印象無效,也難怪對天賦神靈無效──

說及此時莫可已重新注滿另盞含沙濁水。不同於前的只有一點,這盞玉杯裡灑上了佐茗的香花,注水時菊瓣伴隨銀沙舞動剎是好看,而現下波紋將息,粉色佈滿水面。涇水小龍可以想像神力牴觸孟婆湯,因其大小維持多少前世記憶,就如花瓣拂過茶匙留下磁沙,不為生命更迭消逝,與下輩子的記憶一樣只隨時間流逝。

好啦我懂了,涇水小龍幫莫可洗淨玉杯後問,可你只是更具體地說明孟婆湯,那忘川水呢?孟婆湯和忘江水的差別呢?

莫可用眼神說著我正要說不是,起碼涇水小龍如此認為。但其實那對眸子在注水時從未抬起,而抬起時又已如以往一般深邃難懂。

這次只用一杯水?不用分別有無天賦神靈?

不用分別,莫可回答,話音方落便揚起手。涇水小龍完全無法看清,只知道回過神時,盤旋於空的三四升水球已經撞進小小容器當中,現在是滿桌濕濘,原本晶瑩剔透的玉杯綻裂蛛絲細紋傾倒在几上,兀自打轉。

涇水小龍還愣著,甚至沒有被莫可淡漠的語氣喚醒。

莫可說:不用分別,因為忘川是時間洪流,時間洪流下多少天賦神靈都微不足道。

那靈魂也微不足道嗎?涇水小龍想要問。

開口時那盞玉杯終於碎裂。

 

 

(不是我在說,莫可你真的有夠難搞。雖說難搞也是自己寫的自造孽啦……)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