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在MSN Space寫的二十二篇塔羅百字(←明明內容跟塔羅牌沒直接關係還硬要這樣叫)

 

 

 

(含標103+2)神像

塵屑飛揚、脫出大理石的最初,一口鮮血混合汗淚噴灑在祂身上。
大戰時,漫天雪花落在祂身上;
地變時,擎天巨浪打在祂身上;
多年後睜眼,只見綠意盎然攀附而上。
整理整理吧?有人問到。
不,祂答、接著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含標108+2)害羞

可愛的女服務生走近,端上餐盤的手因重量微微顫抖。
一杯藍山一碟甜餅。
他低頭,攤開一本字典。
陽光灑落的角落事物依舊,他輕啜咖啡,杯子放下時小心地遮住桌面水漬。
一切的一切一如往昔──走遠後女孩回首,為了那溫柔的無聲、竊笑。

 


 

(含標109+3)紅與黑

女子怒氣中夾雜酒氣,快步走開。
火車駛過。
附近是無護欄的鐵路。
哧!
「沒事吧!要不要叫救護車?」
「不……」
女人回首、渾身血跡,「頭不見了。」
聽到這孩子們紛紛尖叫,大膽點的問到:「這是傳說嗎?」
「不。」
搖晃腦袋,「是預言。」

 


 

(含標100+2)緣由

病患小指發疼。
男護士拿起手填的資料表細看,說不過是寫字太用力拉到筋罷。
女醫師低首猶疑這番推論的正確性,而後開了劑無害的消炎藥,推薦病患去看精神科。
他抗議。
病患無所謂地聳肩離開。
她承諾下次運筆會留些勁。

 


 

(含標105+2)魅影

青年望著搭檔揪住自己領子的手,深嘆口氣。
「還好意思嘆氣,都是你害我拍不到正常的東西!」攝影師怒氣沖沖:「全是靈異照片!」
扔。
靈能者閃開,心想問題明明在對方、生來擁有力量卻毫無自覺。
「你說什麼!」
「我沒出聲喔。」

 


 

(含標107+2)幸福

邊笑邊撣淨灰塵,擺正拖鞋,將水杯注滿放好。
彈指間完成所有工作,然後倒數:三、二、一。
門由外打開。
害羞低頭,而對方匆匆略過這個角落讓此舉顯得多餘。
聽眾人聊到家中環境益發舒適,就像畫中的守護天使躍入現實。
因此一直笑著。

 


 

(含標105+2)初戀

水滴從淋濕的髮稍滴落,畫出美麗弧線便融入雨幕。
她沒帶傘。
他也是,能做的只有匆匆拉著彼此奔過山徑尋覓避雨處。
她感到全身濕冷,唯一乾燥溫暖的只剩下他手中的左掌。
兩人緊緊相握,經過幾處涼亭卻沒有停下。
否則就得分開了。

 


 

(含標105+3)鑰匙兒

打開新聞,也僅是同樣的東西重覆再重複了無新意。
關起電視,聽到的只剩下水聲鐘聲滴答滴答。
颱風夜裡就算門上鈴鐺響徹仍將被雨幕吞噬。
蜷縮成一團,在以為是七彩的夢中被等待的人抱起,如往昔睡醒後便證實所有溫暖不過是奢想。

 


 

(含標100+3)強作愁

他抬起頭來,頸項因寒冷而微微顫抖。
白雪飄落白雲飄過。觸目所及一片慘白。
叫他忍不住直打哆嗦──同時驚醒這場危險的白日夢。
灰色背景中燈號由綠轉紅,朋友忙拉他走,他卻回頭,對著那人來人往的寒冷路口若有所思。

 


 

(含標108+1)走

他在深夜回家,腳下不穩撞破了樓梯間的鏡子。
碎片裡是對面大樓,無數人影微笑。
他也笑。
倒臥其中等待破曉時,他想像日出將如何躍入這種視角。
太陽應該漸漸升起。
他的體溫也逐漸降低。
只看到曙光散滅,整副地獄似的血紅,轉黑、死寂。

 


 

(含標93+5)貓又.無聊

門外那雙碧綠大眼眨也不眨,小小頭顱左顧右盼。
院內夏蟲一反平時的吵嚷,異常靜謐。
房裡月照溢瀉成滿地銀河波瀾。
無視這份嚴肅──或該說寂寥、空空盪盪,柔軟身軀閃入暗室,影子也鑽進隙縫消失其中。

 


 

(含標109+2)習慣

備好泳具、搭車抵達後,才發現運動公園週一不對外開放。
懊惱萬分,走累得口乾舌燥、卻沒帶水,背包中只剩兩張冰沙券。
附設飲品部自是公休。
興起念頭想打道回府,可細看站牌,下個班次還要等三小時。
平日返家的時間。
怒,終於破口大罵。

 


 

(含標105+1)火

夕色襲上鮮紅神水的聖域,兩兩加乘下殿堂未顯更艷,卻在白煙繚繞中焦黑、枯萎崩毀。
尖叫與嘈雜間銀袍天使踏血而來,挾著與其衣著同色的雨龍進出雲霧。
浩劫終了。
「所幸無人傷亡。」有個聲音道,「祝融僅僅燒毀一部捐血車罷。」

 


 

(含標109+2)冤家

「嗚、我不要看醫生。」
「男孩子哭什麼啊!」
「誰說只有你們女生能哭!」
「愛哭鬼,再哭會被討厭喔。」
「……!反正我才不稀罕被醜八怪喜歡!」
「你說什麼!」
想以勸架名義隔離病童的老師嘆氣:「兩小無猜嗎?」
異口同聲,「才不是!」

 


 

(含標108+2)遲鈍

孟婆湯算什麼──
電影片尾響起的同時他連罵:只要有愛玉皇老子都得閃邊,何況區區忘情水!時間才可怕,點點滴滴無聲地將情意蠶食鯨吞。
粗俗忽轉文雅,你怔愣。
吶,你不會忘記我吧?
一時間你答不出話。他嘟嘴,小聲道算了下輩子再說。

 


 

(含標106+2)真仇

『我們大可殺戮、』
你的槍瞄準目標。
『但暴力無法化解宿怨、』
眼裡是對方屁滾尿流,滿面汗唾。
『所以,原諒……』
耳中卻充斥喃喃咒罵,否認與侮蔑。
「因此,」不可饒恕!
看著血泊中一縷白煙冉冉上升,你懷疑那是否足以寄託你的思念。

 


 

(含標109+6)反正吃定你了

「要吃嗎?」
他對遞到眼前的冰飲淡淡一瞥,不語。
「是你最愛的可可喔。」
視線上移、瞪,用明明白白寫著『活動前要保養喉嚨』的目光嚴厲拒絕。
而對方並未嚇退,笑容依舊:「看起來很美味吶。」
然後舉杯飲盡,當然他也被拉過,狠狠吻上。

 


 

(含標102+2)遊戲

是沉默(躲)還是喘息(逃)比較可怕?
好累,半睜的雙眼無法對焦。
還是(死)應該(死)出去(死)跟大夥一起(死亡)?
不能出聲……
「不過捉迷藏輸了鬧什麼彆扭啊?」
「你還睡著害大家找到要死!」
可惡!
就是不甘心啦!

 


 

(含標105+3)太陽雨

過度恐懼導致過度反應,人之常情。
所以你們倆在雷雨結束的現下,尷尬萬分。
然後晴天霹靂。
又一道閃電伴隨雷鳴炸開青光沖天,他應聲尖叫,蜷起身子顫抖。
嘆氣、微笑,你照舊環抱住他,邊摀住他的雙耳邊輕拍其背,承諾不會離開。

 


 

(含標108+1)嗅

荒廢的池塘連日發出異香──人們絲毫未覺,反倒是無畏風雨的蜂蝶成群。
蝶是噬血蝶;
蜂是失巢的土蜂。
雨後照例清淤。泥濘掀開時一股黑氣衝向地主,旁觀者窮於應付滿天飛蟲。
尖叫終將寂滅、香與闇也消散,露出白骨。
與坑底的如出一轍。

 


 

(含標109+2)直線

女孩在抽屜發現一份禮物。
她的座位很偏僻,沒人搶而實際上附近也沒人坐,誰會把東西忘在這?
下課後。
一起返家的男孩對這故事很感興趣,聽到女孩把東西交給導師時還苦了張臉。
她奇怪於他的反應,但覺得比起蝴蝶結、男孩的苦笑可愛多了。

 


 

(含標107+2)希望

雨聲。
她厭惡淋濕,但現在滴落臉龐的細流卻成了唯一生機。
流過層層碎石的泥水混雜泠泠聲響,提醒她時間正無視自己的痛苦,隨五感逐漸流失。
眼耳口鼻早在最初的爆炸中受傷,失溫的身軀勉強能分辨溫差。
當觸覺也消失時──就該絕望。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