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

 

雨終於停了。

北部的大豪雨(這才是正式用語,not豪大雨喔)警報應該還沒有解除,但台南是總算放晴了,自周末起便被雨雲遮蔽的天空恢復了碧藍,而氣溫幸運地沒有同步回升~~看來可以過一個晴朗涼爽的端午節了ˇ

這幾天的課在大雨中實在不甚順利。尤其是前天在電機系館的離散數學,老師才開講沒多久,忽然一聲幾不可聞的啪嗒低響,整間教室便暗下來了(教室位於B1演講廳,沒有對外窗)!原來是驟雨隨大風斜打亂舞,大概就這樣硬生生地滲進發電機組中造成跳電,折騰許久,只見各樓層的所有學生都步出教室吵吵嚷嚷,昏黃雨幕包圍的電機系大樓除去樓梯間的緊急照明外全無燈光,再加上學生們散置的雨具,知是一片混亂XD 我們最終是回到資工系小小的系館借教室上課,或許是惡劣天氣使同學們倦勤、也或許只是單純想翹課,反正這天早晨出席人數約莫七十,遠遠不及應到的選課百人以上,也因此才有辦法塞進只有九十席位的資工系教室,不知算不算因禍得福?另外在大部分同學都冒雨移動後卻久久不見老師蹤影,使大家開始揣測是不是腳上帶傷行動不便的老師在穿越馬路時發生什麼意外(不滿碎碎念:平平屬電資學院,為什麼電機系在自強校區有大樓、我們資工系卻只能守著成功校區的小小舊系館啊?)……還好沒事XD

離開電機系館時看到他們的發電機散熱管冒出白煙、黑煙及黑水=___=

以腳踏車為代步工具的我不喜歡穿脫麻煩的雨衣,也不習慣打傘單手騎車……正確來說其實是技術問題,總之可以想見這種天氣裡我只能覷得兩陣降雨高峰間的空檔,帽子一兜就往外衝,這時行車安全(雨天要慢慢騎喔)跟不想淋溼(所以要用飆的)的心理便成了矛盾。幸好之前說過的我算半隻掃晴娘,當我在外露天時雨勢還真沒大過,唯一麻煩的是我背包總塞滿亂七八糟的各式書籍,重死了,平時還可以夾在後座、扔在車籃內減輕肩膀負重,雨天可好,書本們全進了我的包包,怎一個重字了得?

 

又:宿舍還是沒著落……認真考慮露宿街頭,或是老哥建議的、睡在生輔組靜默抗議直到他們給我床位?


 

 

●0603:

 

果然話說太早了。

好像我每次日記裡用到終於、好不容易等帶有結束意味的詞字後老天便會證明一下,讓我曉得人類實在太自以為是了……

也就是說,雨沒有停啦XD。

 

可能是連日大雨的關係,再加上住處的房齡也不小了(等於天知道結構怎樣裡面有多少蟲蟲),總之現在我死嵌在牆上的書桌是螞蟻大軍肆虐!基本上雖然沒有甜食落地遭受圍攻的密度那樣多,但也可觀到距離一公尺外便能看到一條條黑線蠕動,走進點看便成了四處亂竄的小黑點,呃、真的有夠噁心……

在我多次檢查清掃房間後,確認房間沒半點可能吸引蟲蟲的東西(相反地我還噴過辣椒水耶,天曉得居然有不怕這玩意兒的蟲子#),只能猜側他們是因為天氣惡劣在搬家、但!也不要搬到我房間,或是起碼不要讓我看到啊T__T。軍團數量於雨勢最大的同一天到達高峰,本來只是認命想辦法找出所有縫隙封死(不過現在螞蟻似乎是以窗外的牆壁裂痕當做出入口)的我終於忍無可忍、大開殺戒,雖然一張面紙過去眼前便清爽許多,可是一下子便抹煞許多生命的感覺很差啊T___T(不過好像有種說法是整個蟻巢才算一個生命?隨便啦b),更何況這一點用也沒有,一會兒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螞蟻們又填補了好我容易淨空的桌面。嗚……

現在慶幸的事:離桌子七十公分遠的床鋪應該還算安全,而且雖然還沒消失、但螞蟻列隊的行進路線有往牆邊退縮的跡象。(為了怕像首段所說的遭受反證我就不用終於這個詞了)

非常擔心的事:離我的電腦遠一點!不要讓我發現你們這些死螞蟻在我的ALL PASS裡築巢=____=(小學時我家曾發生出遠門一星期後回家,發現螞蟻們搬進電熱水瓶裡、還得意洋洋地已經產卵了)

 

手下已經上百甚至成千螞蟻冤魂了,求求你們趕快消失吧。我不想再造孽了啊T___T

 

晚上追加:地震!(下午十點零四分)

短短一秒只是上下一震,連來回都沒有所以稱不上晃但震度很大、嚇死人了!隔壁的鐵皮屋還發出轟一聲咧。平時更新很快的中央氣象局網站直到十二分鐘後才發布地震特報──基本上這種地震特報都是由各地觀測站把資料匯進氣象局主機由系統製表製圖,除非氣象局本身受災嚴重到所有電源跟主機掛點,否則正常狀況下三分鐘內沒發布就算延遲了。回到原題,這番折騰再加上震央在台南市(三級!)我卻打電話去跟位於台北(未受影響)的媽媽確認,害我以為其實沒地震,而是我住處房子要倒了、之前爆走的螞蟻是預感到災難所以先行逃命……

 


 

 

 

●0604:

 

(上午九點二十七分)

整天泡在圖書館K書沒看電視或去計中上氣象局網站查詢,因此今天的地震我直到跟哥哥吃晚餐才知道。

其實我有感到搖晃……不過這次我沒像昨晚緊張地猛撥手機、MSN確認。當時正在馬路上等紅綠燈的我把那兩下震動當成大車經過,還四處張望覺得奇怪、明明沒看大什麼卡車或遊覽車啊?

 

不該大意時神經倒粗得很哪!看新聞說滿多人紛紛揣測這兩次規模4.4、4.5的地震有什麼關係?觀望中。

 


 

 

 

●0612:

 

01‧膝蓋以下好像整整一星期沒乾過了?六月都快見底了這還算不算梅雨啊?還有還有我現在可以騎腳踏車撐雨傘了,危險嗎?其實我依舊騎得很平穩,自己不危險、危險的是其他用路人,因為我傘抓不穩風一大就會往後飄(笑倒)!後來還是乖乖穿雨衣了。

02‧紅豆冰MODE ON!家裡有蚊子,教室有蚊子,騎車時也會被蚊子叮,現在連冷死人的圖書館都淪陷了、我們合理懷疑那是上次颱風樹倒後留下來的大洞沒填平so滋生蚊蟲造成……總之總之誰能告訴我在哪裡讀書可以不被蚊子咬?

03‧螞蟻真的不見了。果然是搬家搬好玩的喔?現在他們活動範圍轉移至浴室,反正我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鴕鳥)至於玄關大水螞蟻的翅膀掉滿地實在很讓人無力,我還救了一隻被蟲屍掩埋的小蝸牛耶,你們這些螞蟻到底是在想啥啊?

04‧期末考讀不完啦(你還有時間上網)!覺得讀完書放下時,好不容易記起來的東西也同時忘光光。

05‧本來說要把電腦封箱,因為筆記不夠多,必須參考老師們喜歡用的電腦檔案但其中廢話很多印下來又不經濟。早知道就勤做筆記?我正在懺悔。

06‧下學期選課跟找房子都還沒拿定主意。

07‧嘴砲的男生見鬼去吧(大怒)!女生?女生我會當面罵不會那麼客氣留在心底唸。除了交情越深我越放得開膽子罵人外,我才懶得跟那些左耳入右耳出的傢伙自說自話對牛彈琴──不過說真的,我交情深到能跟我互罵的朋友真不多,難怪下課十分鐘小小生個起床氣都會把同學嚇到。

08‧還沒去想研究所的我是不是太悠哉了?

09‧真是夠了快給我去讀書!(自我緊張警告)

 


 

 

 

●0617:

 

01‧又地震!比起四號的地震只「蹦」一聲晃一下,今早地震可起碼搖了三秒吧。我的住處在台南縣市交界、離永康近,so震度是四不是三,夠嚇人了……半個月來已經四起規模四以上的地震了,這裡是台南不是東部耶。順帶一提:呃、六月五號跟十一號地震時我不在房間,相反地四號跟今天的地震時就都待在宿舍中,聽到隔壁鐵皮屋隆隆作響,恐怖的氣氛倍增>w<!

02‧六月初佛州州長傑布布希、也就是美國總統喬治布希的弟弟對媒體說:「我不選總統、我不選參議員,我就是不選,為什麼沒有人相信我?」對、沒人信,連他老爹老布希都不信咧。當時我還在笑這傢伙是說了兩百次不選台北市長卻連任八年的馬英九第二,結果前天看新聞、曾經撂下「台北市不用等我」這種狠話的謝長廷宣布挺身擔當受黨徵招出來競選了──什麼鬼啊!最好讓他選上,從此北市將流傳只要說過不選的候選人都會當選的競選神話(好多選好饒舌b)。

03‧昨天晚上六點打電話跟老哥約七點半吃晚餐,就像我做的心理準備──他又遲到啦。依被告說法是他椄電話時在睡覺、講完繼續睡、然後就睡過頭了。還好我等到四十分便自己跑去覓食,老哥直到快九點才起床回電,當時我用餐的餐廳都要打烊了只好轉移陣地往KCF續攤,他吃真正夠晚的晚餐我聊天,東南西北亂扯居然也扯到十一點才聊完。因為這次懶得等他也幸好沒等他so沒怎麼生氣,反而藉著這些閒扯放鬆很多。

04‧課程查詢系統跟選課系統都越改越爛了,成大成大你到底在搞什麼?

05‧土木同學在回憶大一生活,嗯、我被冠上神經質北一大姊的稱號而且居然還滿多人同意@@,是說我從來沒搞清楚過為什麼明明就很矮很低調的我會被你們這些高我一個頭的男生們叫大姊?

 


 

 

 

●0623:

 

一直忘記說,我的期末考已經在前天二十一號的晚上九點、也就是二十一點結束囉!

 

……挖咧真是不吉利的數字,成大還剛好是雙二一退學制耶。

持續打包中。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