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很累,並不是像某同學說的「好像要再三年內修完四年課程」──我知道我該以此為目標,但實際上沒那麼努力的我只不過因為步調無法與同學同步而感到痛苦。

週一的網應分組報告我從上上星期就開始做,因為同組的另外兩人都沒有動作、跟他們討論工作分配也從沒結論(唯一的結論是「到時候再說」),所以我自己把工作一完成進度切割成三部份,上禮拜二便把我完成的第一部分、也就是以除去少數非必要而難以實作的進階功能外五臟俱全的陽春程式給另外兩人了。當時我還數度向他們確認「我做到這邊就ok了嗎?」,他們也沒反對,說他們要等到上週五二十三點要繳交的程語作業結束才要動工,我是有想過我也要做程語啊、難道不能撥點時間先確認一下嗎?但也就算了,基本上我給那兩人的程式碼已經很齊全,其他週末再說吧?

上週六我整個晚上都掛著msn,說有問題就會敲我的他們半聲不吭。

空耗了一天,週日我跑去圖書館讀書,晚上十點才回家倒頭便睡。

然後星期一上午那兩人翹課so我們沒碰到頭,下午的網應他們質問我為何不管期末報告。

再接著報告時我發現他們除了把我陽春的程式版面稍作美化外,應增加的功能未實作完成、基本上整個架構跟我交給他們時沒兩樣。

 

當然我理解他們在最後關頭找不到我(圖書館收訊實在很差)很不爽,不過事實上做了大半部分還被罵到臭頭的我是不是該更不爽啊?我早在一個月前便再三提出要討論、要分配工作、要規劃進度表,而他們擺明要放著爛,非得等到最後一天才動工,我有什麼辦法?

合作的報告當沒有先做全面規劃時便會一團糟這是我早知道的,我現在唯一氣憤的只有當時沒硬定出明確的分工表、進度表。

我的步調沒辦法配合他們走一步算一步。

我的思想沒但法理解為何他們把錯誤推到我身上,而理由是太早提出架構、期限前一天撒手不管。

我早早將程式碼交給他們、再再提醒他們有無進度與是否有問題,當時他們還嫌我煩,我也無可奈何。

 

我真的很累很累了。待會是機率課、又要遇到他們了。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