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巷口的包子店買饅頭當晚餐時,店裡大人們正在後方快樂地揉麵聊天,由一個國小的小女生來顧店。

然後就有了以下非常簡單的對話。

「妹妹,我要兩個白饅頭。」

招牌上是寫原味饅頭跟黑砂糖饅頭啦,不過之前發現老闆娘都簡稱成白饅頭黑饅頭,我也就這樣跟著喊。

然後就看著一副就像快睡著的妹妹歪頭。「……摩可拿?」

「啥?」

「……沒事,兩個原味。要袋子嗎?」

「不用。」我搖頭拒絕,付錢,走回宿舍。

終於在進門瞬間靈光一閃──摩可拿?CLAMP的白饅頭摩可拿!?

那個妹妹一定覺得我莫名其妙XD 現在想起來說不定她昏昏欲睡的時候精神與小櫻公主同步了XD

 

是說又到了找宿舍的日子。

 

煩咧。

一、我對價錢非常斤斤計較──老話一句,我不想給爸媽造成太大負擔。即使媽媽說有點貴無所謂我還是很在意,畢竟就算我現在住的地方算便宜,跟學校宿舍比起來還是貴了兩倍有餘。所以都是學校女宿太少的錯啦。

二、近一點或是遠一些?──從二年級學會騎腳踏車以後我對這便沒啥絕對的要求了,反正現在住的不算近我還是有辦法在五分鐘內飆到學校(學姊言:我們騎機車也要三分多鐘,你腳踏車五分鐘到底是怎麼飆的啊),跟另一個希望住很近的同學拆夥了so只要不太遠都ok。

三、要跟同學一起租──本來是三人,現在一個人自尋他居便剩下兩人,這樣不好找啊。有時我就很想乾脆把她也扔下一個人方便多了,畢竟bbs屋訊廣告上單間雅房、住家裡三四間房間的都比兩人的多,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啦,還是希望能跟認識的人一起住。

其實我前陣子一直信誓旦旦說五六月再開始找也沒問題,現在看來可能因為天氣熱使我心浮氣燥,沒耐心看房子……至於同學一直在哀說好房子都被租走了這點我倒是持保留態度。

學校女宿真的太少了@@

這時候就會抱怨自己不該唸成大、不該轉資訊、成績有夠差,開始自怨自艾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然後我摔車摔到褲腳都破了……

也罷,腳踏車沒事人也沒受什麼大傷,僅僅是膝蓋一點破皮跟腳踝割出兩道淺淺的口子。

事情是發生在早上騎車去學校,經過某個小巷口的時候。小巷口自然沒有設待轉區,前方一輛機車就半橫在馬路上,兩線道靠內側的車道簡直被完全堵住,我想想,覺得腳踏車騎進內側車道有些危險,便讓腳踏車往外靠去,差不多挨在馬路的最邊邊了。

車道旁還有沒停滿車的停車格,所以目測寬度是絕對可以通行的。突然間(沒這個轉折故事還用繼續下去嗎?)那機車騎士像是意識到他的危險舉動,便快速地後退。好死不死,正好我就要通過他車子後方的空隙了!煞車也來不及,只能死命避開,但縱使我極力避免,長長的褲腳依然去勾到機車排氣管,接下來就如大家想像,完全符合人翻馬仰的一團混亂慘況降臨──

事先聲明喔,我可沒騎很快,之所以只有我摔車而那輛機車完全沒事大概是因為機車與鐵馬的重量差吧。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