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雨斷斷續續地落兩三天,今日更是從清晨連綿、到現在還未停歇。

雖然已過驚蟄,我倒還沒聽見雷鳴,之前與媽媽聯繫時她提及北部可不只大雨,雷聲嚇都嚇死人了;在台南,就算前些日子熱浪滾滾也畢竟是含蓄的春季,不似盛夏狂放,連雨勢也小小的,只是厚重的雲層遮蔽了日月星辰,天幕一片慘灰,還遺留之前沙塵暴帶來的大漠土色,無光到叫人氣餒。

我有點懷念起沙暴威力減弱時天邊那抹淡藍、明明是不到百小時前的事!透過灰雲灑下光芒,天空像漂洗過褪色的牛仔,儘管沒有平時的青蔚精神卻掩不住活力,沒有事物比得上的秀麗,如同美好的學生時代。

雨天的我有點好笑,口罩、棒球帽再拉上連身帽,金魚笑稱我是全副武裝──確實,沒撐傘的大多人都在淋雨,頂多扯著連身帽了事,可我回答金魚說我綁著馬尾連身帽戴不穩、非得讓棒球帽增加摩擦力才行啊。雨聲滴答加上下課時學生們人聲嘈雜,騎遠的金魚沒有回首,不知道她聽到了沒,我想若她真聽進去了,大概會笑我在炫燿髮質吧。

課後躲進圖書館,正慶幸著把半濕的外套脫掉後運動衣如想像中乾爽,不怕吹了冷氣感冒了;隨著平時的習慣走至最高層五樓,步出電梯、書還沒放下就被雨珠敲擊金屬窗框的巨響嚇得一怔……剩下的念頭是祈禱不要漏雨。那過於清脆的聲響太過醒目,最後我懦弱投降,駝鳥似地躲到地下二樓去了。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