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掃除時清出了一堆對摺成長條的影印紙、便條記錄我偶發的靈感,通常沒頭沒尾外加不會超過三百字。

翻草稿筆記紙時翻出來的鬼東西,拖了近一年仍沒進度,既然不可能完成了拿出來笑笑也好XD

 

深水藍終於抵達時,宴客大廳早鬧得不可開交。除去杯盤狼藉、食物大戰尚未登場,現場氣氛已經high到快掀翻屋頂。

「親愛的老公我好想你喔──ˇ」搶在大家前頭歡迎party主人的當然是,伴隨粉紅色背景和愛心紛飛就往來人撲去,慘劇即將發生、呃,修正:甜死螞蟻的濃情戲碼即將上映。

不過這裡聚集的眾人可決非凡品,個個是對那檔胡鬧司空見慣。

「蛋糕我就收下了。」冷靜沉著,CA展現超群身手硬是在餐盤落地前救起蛋糕,觀眾們一旁努力地拍手叫好,CA稍微欠身答禮便轉身走向主桌布置手中料理,瞧也不瞧蛋糕送貨員兼製作者、現在還被死死壓倒的深水藍本人。Q毛狗狗在食物與救人本能之間游移不定,東張西往好半天後決定相信直覺順從渴望理所當然朝自助餐桌飛奔而去。

「對不起!那,我先走一步啦!」「喂──(哭音)」

依舊抱得死緊,就是死不放手,一個勁直往老公身上鑽黏磨蹭。只見深水藍雙臂掙扎著在空中幾陣揮舞亂抓,沒人伸出援手因為忙著掩嘴偷笑,可憐他無助地奮力向外求援。

「救人啊!咦?小甲?」「你是誰呀?」「笨兒子別亂認爹娘!」

遙遠彼方某位路人甲乙丙加入叫囂,現況更是一片渾沌難明。這邊廂吵吵嚷嚷,那邊箱胡搞瞎攪,汗顏鬼火叉低歐嗄利飛舞滿天,路人甲想走進參戰又害怕被文字符號充斥空中給砸到,思考許久仍然沒邁向熱鬧胡鬧的餐會會場。

high歸high,大門邊溫度倒低的教人直打哆嗦,青蛙與外星生物到底有什麼不同?

「一隻是kerokero另一隻是keroro,也就是說一個是連鳴兩聲另一個尾音拉長。」「不要拿我的大眼蛙跟卡通頻道正在上映的奇怪卡通相提並論!」「說也奇怪,為什麼日本人耳朵聽到的青蛙叫聲會是打呀打呀打下去(很破的台語)?」「哇!不要欺負人家的大眼蛙啦!」「難道KEROPPI和善的外表下隱藏著不為人知而渴望暴力的內心世界……啊,師傅、冷靜、冷靜、我是開玩笑的──」「我會生氣,我真的會生氣喔!」

在旁納涼的滿滿邊喀瓜子邊嘀咕慧珠亙古良言果然歷久不衰,傳給了弟子又影響了可洛比,左一句打死不說台語的餘三終於開金口啦真要放鞭炮慶祝慶祝、右一句那調調實在有夠破哪天該好好調教,聽得小公主瞠目結舌接不上話,纖纖小手碰翻白瓷茶壺也未曾發覺。

上帝保佑,其實這群怪物都是火星人吧!?

阿彌佗佛。

紫綾雙手合十語氣平緩唸完os後又鑽回書堆,依舊是眼不眨氣不喘千年如一日地繼續看起書來。

 

就醬,好多懷念的人名(緬懷貌)!

本來還有下文,不過我掰不下去了,到這結掉也剛剛好滿像回事。真是一段教人回味無窮的青春往事ˇ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