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堤植滿曇華跟隨著林道蜿蜒。雨夜底嗅不到月色清涼,只見芬芳而濃豔綿密的香霧朦朧。風吹滿懷。

銀月長在。

破曉時分,半聲曙光青清脆、翠──撕裂開萬籟俱寂,奪目的朝陽叫人睜不開眼。

眼簾闔上那瞬腦海裡卻浮現數日前星辰佈滿天際,暉銀亮雪,直望見頂就要溺斃於其中,忘記了言語感覺到熱淚盈框。

 

坐起身。

然後抬頭。

抖落衣上殘花碎葉水株晨露,仍歷歷地陳醇夜氣,不飄不邈,繚繞在耳畔是怎樣如此顯著。

透明的若有若無連山邊捲雲也不曾將之放在眼中啊,藍空中隱約鑲嵌一抹淺影。

 

白晝之月。

 

 

我說:文字花俏(哪有),內容空洞(很明顯),篇幅超短(這更明顯)。嗯……

最後那個「白晝之月」差點打成「掰咒知怨」,姑且不論錯音,新注音造辭的學習功能果然有夠神奇。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