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壓力大,不知道是不是作惡夢的原因?不過真要是很疲勞的話應該會一夜好眠啊。

明明晚睡(凌晨兩點)卻四點就被驚醒,短短一百二十分鐘內的經歷驚悚的可怕。

 

亂七八糟的夢,充滿殺戮味,但比起BR卻更像是蒼蠅王……

 

剛開始是第一人稱的視角,我與父母兄長全家四口外出遊玩,借住在山谷中某間香火鼎盛到不可思議的寺廟,哥哥順道深入山林作志工、探訪獨居老人;哥哥出門時爸媽就幫廟裡唯二的兩位法師把多到可怕的鮮花素果用塑膠布罩上,以防一樣多到可怕的香灰往供品上撲,然後我很閒地在附近到處亂晃,把玩相機。隔了幾天哥哥臭著一張臉回到寺廟,說是那個獨居老人個性很惡劣,還有錄影為證(汗),不過總是志工一場應當要甘願作歡喜受,結果我們全家就決定翻山越嶺、走過好幾個搖搖晃晃的獨木橋去致歉。

夢中老哥沒講幾句又衝出獨居老人的小屋,父母去追他,變成我拼命解釋道歉。後來才知道是老人養的寵物機器人怕生、尤其怕陌生的男人,所以才會把哥哥轟出去。喔,那隻機器人簡直跟真正的人類小女孩沒兩樣,眼睛烏亮烏亮的好不可愛,還會偏食。

然後地震。

回過神時家人已經不見了,旁邊取而代之的夥伴是兩個國中死黨,和幾個去年在土木系認識的同學(現實中十分不可思議的事、於夢中卻從未懷疑它的合理性),大家分散林間,只能靠喊叫聲確定彼此位置,為了能聚到一塊,眾人便開始清理眼前的障礙,努力跨越橫倒的樹木土石等等;跋涉的路程中場景也漸漸從深山處女林轉換成一作廢墟,我好幾次吃力地把斷裂擋路的鋼筋挪到一旁,爆破的管路冒出水花甚至火花,我避開烈焰,卻弄得渾身溼透。

從以下轉為第三人稱觀點。

女孩(不是我)冷漠地忽視一輛輛載滿清水的貨車在耳際呼嘯而過,以孩子為主的旁人不斷怒罵著嘶吼不要讓偷水賊離開,石塊瓦礫飛向貨車,沒多久車子便打滑撞成一團,同時也下雨了,灰澀的酸雨混雜澄淨的蒸餾水味道很是詭異。瘋狂中人們在手指掌間纏繞上止滑的膠帶,拿起槍械互相廝殺──畫面快轉,這些恐怖的舉止在廣播中傳來救難隊已抵達廢墟邊緣時猛然劃下休止符,孩子們放下兇器傻笑,良心不安地招開會議,名義上是指責殺人的行為、其實卻是在為自己的脫序找藉口,甚至有人表示這不過是一場好玩的射擊遊戲、沒什麼大不了的。從頭到尾不曾殺人、只是安安靜靜躲在暗處冷眼旁觀的女孩於此時卻被拱出來,其他孩子們嘲笑她的膽小,藉此畸異行為銷彌自己的罪惡感,但女孩依舊不語,臉上露出同情的神色。最後眾人承受不了終於情緒崩潰,對女孩的嘲笑轉為怒罵攻訐,始終冷淡的女孩在此時才開始慌張起來,在眾人的逼進下節節後退,背部不小心撞上另一個人,那個人猙獰地狠狠掐住女孩的脖子,口中語焉不詳地怒吼你又不是我媽、休想管我、竟膽敢沉溺這種正義遊戲等等破碎詞句,接著操起地上的平地鍋往女孩頭上砸來。

然後,我驚醒於腦漿迸裂的那一瞬間,搞不清楚最終頭破血流的是我、還是夢中陌生的冷漠女孩。

 

無意間看到的名詞解釋:鬼壓床或鬼壓身,日文是金縛り,指睡覺被魘住,全身不能動彈的情形。醫學上稱這種現象作「睡眠麻痺」或「睡眠癱瘓」,是頭腦清醒但肉體卻完全入睡的狀態。容易發生在壓力過大、焦慮緊張、極度疲累、失眠、睡眠不足的時候。

現在還記得那天嚇醒時就是這種狀況,不知該不該慶幸當時腦中一片空白、沒想太多,否則──?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