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母親的農曆生日,至於國曆生日是明天。

昨天下午跟例行性地老媽聊天,她提到了表弟自告奮勇要準備週六生日當天的蛋糕。

而老媽告知我這件事的言談態度,讓我覺得除了與外公外婆、舅舅們的聚餐外,她似乎希望能另外有個我們一家四口的小型慶祝會。

當時我的反應很直接,原定要買的蛋糕既然有人要提供,我就不弄了。沒有讓老媽知道的,是我在半個月前便買了只珍珠別針、我早準備了她的生日禮物。而我向老媽表示要取消為她買生日蛋糕的打算時,老媽臉上居然出現了一抹失望,她跟我說那是表弟的事,還提醒我星期五是她的農曆生日喔,難道不先慶祝一下嗎?說真的,我沒記母親的農曆生日,也覺得在這天吃西式蛋糕好像有點怪怪的,可是老媽都這樣明是暗示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應了聲回答說我知道了。

隔日也就是今天,一早我便藉口練車拉了哥哥出門,繞行運動公園四五圈意思意思後就跑去選蛋糕。老哥意興闌珊地,顯得只有我一頭熱、讓我有些挫折。

回到家時也快中午了,不知為何老媽脾氣好像很差。到了要準備午餐的時候更慘,我想插手幫忙被嫌擋路卻完全被她晾在一邊,無所適從,可是我膽小,越是認為老媽生氣便越不敢離開,因為照以往經驗,放她一人又忙又熱的話待會吃飯時我們就死定了……凝重的氣氣瀰漫,老媽始終不茍言笑地直到午後有事出門。我也很想催眠自己是我想太多,畢竟老爹、老哥都是一副沒事樣,只有我一個人想努力討好老媽,很累人。

我們家開伙的晚、再加上老媽屬於多餐少量的類型,所以當爸媽六點回到家後不是準備晚餐,而是吃下午茶(晚上茶?),看見他們拿出餅乾啃時我忍不住提醒老媽,我為她買了生日蛋糕、叫大家來吃吧。

然後老媽瞪我一眼,回我一句:「你們都不在這邊我幹麻吃,有什麼好慶祝。」

說完轉頭去看電視。

當時我真的有想哭的衝動。我不知道老媽在氣些什麼,鬧什麼彆扭,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那麼想哭、為什麼老爸老哥都可以一副沒事的樣子。

不想得後來我是怎麼唱完零零落落的生日快樂歌,但我記得老媽的視線始終盯著電視,甚至當我獻上禮物時,她的反應居然不是愉快、甚至沒有一個微笑,只是冷漠地問我為什麼沒有包裝,她感受不到我的心意。

我真的很無能,我真的好難過。

或許我從一開始便什麼都沒做對。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