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指的並非機車甚或汽車火車坦克車……對啦我學的是腳踏車(汗顏)。

本來死逼活逼都不肯學,直到上星期收到轉學考的成績通知單,終於確定錄取無望,才摸摸鼻頭,認份練車了,畢竟台南居不易──應該說:我就像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孩,在習慣台北地區雖然時而壅塞、時而紊亂,但總算四通八達的公車捷運運輸網之後,便完全無法生存於其他別說沒有捷運、根本是缺乏大眾交通工具的城市。高中同學會時,分散在南北各地不同學校的好友們皆提出類似的困擾,基隆的阿藍倒還好,只是等不到想要的公車而已(這種事老是發生在等車的人身上:P),幾個在台中讀書的同學一年來似乎從沒能搞清楚當地的公車怎麼搭,越往南部便越嚴重,台南就是副看到公車的機率遠小於樂透中獎的誇裝樣。

 

總之,在成大求學似乎不能沒有代步工具,府城的腳踏車簡直多到氾濫的地步。頭一年我還懷抱能回到台北的美夢打死不肯學腳踏車,每天眼巴巴地看著同學飆車、我競走XD,前半個暑假也一直期望能轉考順利,把練車這回事完全扔到腦後。不過這個沒抽到宿舍的二年級大學生涯可得認清事實了,論拐個駕駛車夫我沒那本事,所以只好自己努力啦。

喔,約莫是以前ㄍㄧㄥ太久逃避腳踏車的緣故,老媽聽到我終於開竅想學時一副不信的樣子……

我從星期二開始練,算算是每天下午大約各騎個六七十分鐘,再扣除週五、週日我藉口下雨偷懶窩在家裡,到今天共五天六個多鐘頭,(自認)已經騎得頗穩了,不知道學得算快還算慢?寶貝女兒的老媽老爸自然是說我學得快,尤其拿中學時有「騎車衝進淡水河紀錄」的老媽作標準,精確度實在有待商卻;愛損我的表弟自然是嘲笑說「居然要學那麼久」,連帶地小五的小表弟也擺出一副很瞧不起我的跩樣@@。我所知道同時間也在學腳踏車的人還有巷子裡的一個日籍小女孩,她當然比我厲害許多,第一個下午我還在跌跌撞撞的時候她已經能優雅地小轉彎了,果然這種學習是要從小開始的、還是應驗另一句老話「看天份」?

頭四天好容易安安穩穩地在腳踏車上搖晃度過,本日練習時間終於發生了值得紀錄的大事──我摔車了!

摔.車。

不是跳下坐墊讓車子自己去撞牆跌倒(之前還不會煞車都在幹這種事),是連人帶車摔出去的摔車喔!

其實這一摔、還摔得滿沒道理。摔車時我正騎在運動公園裡的自行車專用道上,它在運動場的最外圈,環繞八百米的pu跑道、再往中央則是田徑草坪,由於自行車道接近個大矩形,其與pu橢圓跑道之間寬幅不一的空間也是草地與植栽,樹蔭下多少點綴了一些簡單的運動器材,或許因為今天非假日,公園裡使用的人完全沒法與佔地廣大的運動場成比例。

也或許是這個緣故,使得那位清潔人員心不在焉。我好好的騎在車道上她居然給我直接橫越衝過來!話說目測距離約位於三四公尺左右前方的她正盡職地做著清潔人員工作,用長夾子夾起紙屑便往垃圾子車送,這時她與她的工作推車皆分別停在車道右邊,穩穩騎在自行車專用道中央的我自然沒有突然來個大轉彎去撞人兼摔車的動作,但就在我繼續向前行駛、離那位清潔人員只剩一公尺左右的時候,她便突然走上自行車專用道──剛好這裡又是車道較窄、不到一米的地方──最好我來得及閃啦!煞車連拉都沒時間,就摔了。很不巧的是我並沒有練習怎麼摔車才不會傷到自己或別人,於是腳踏車翻倒、我跌下來、要不是帽簷夠硬還恰好撐著地面就變成臉直接往下仆了(但這樣就變成身子仆地臉仆帽簷b),右肘右膝著地的同時順便聽到對方尖叫。現在想想大概是車子倒下時擦到、或壓到她,總之比起摔得悽慘嚴重到一時間還爬不起來的我比起來,那位還能維持站立姿勢、甚至能邊繃著臉邊往旁邊跳去的清潔人員應該沒事,應該。

然後很可惡的是我第一個想到的字眼是對不起,更可惡的是我還沒來得及開口道歉對方就罵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明明低著頭不看路、不注意來車的人是她,意外是發生在有特殊顏色標明的自行車專用道上、而不是佔了運動公園大半面積的步行區,甚至當她潑婦罵街時我還可憐地仆倒中正在努力翻身坐起,吶、我連叫痛都沒時間叫,憑什麼這個害我摔車的罪魁禍首能那樣志高氣昂開罵不絕?

旁邊停下體操的媽媽桑好心替我回了對方幾句,還問我要不要幫忙。好加在,我當時是痛到連思考能力都鈍掉了,否則依平常的個性應該會先回嘴賭咒那位潑辣的清潔人員(這是現在想做的事),然後給圍觀者很差的印象就沒有人要幫我忙……不過大約是下意識的排斥,最後好不容易爬起來的我也忘了道歉這回事,只記得認真地向一旁幫忙的人鞠躬說謝謝︿︿b

摔得很重,但沒破相,真是不幸中的大幸;覺得車子比我慘,龍頭大歪、踏板斷掉、連剎車也快掛了。

對了,我該不該認真考慮正式騎上路的可行性?台南是人車滿街跑耶,這種場面難保不會再出現。怎辦?

 

嗯……我發現我很習慣花許多時間來解釋事情的「前因」,卻老是簡化、甚至忽略「現在」與「後來」。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