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燦藍,天空晴朗,虹彩絢麗重重反射於大廈林立之間。

慵懶參和著閑適,悠哉的氣氛瀰漫,叫人連開口說話都嫌多餘。

「啊──────────────────────────────!!!!!」

當然,這是例外。

「哇啊啊啊怎麼回事天啊為什麼為什麼快來人啊誰來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啊啊啊啊!」

即使天氣再熱還是活力十足的年輕咖啡店長暴走中外加嘶聲尖叫,表情扭曲,面色恐怖,形象全無大異於平常的一派輕鬆。

說真的,若非那身顯眼的侍者服(沒錯這家咖啡店就是用犧牲店長的色相這種方法吸引顧客)大概沒人認得他是誰。

「呃……阿藍?」

「哇啊啊啊啊啊救命救人啊!」

 

「說吧,這是怎麼回事?」

「……嘿嘿嘿。」

「說,我知道是你搞的鬼。」

「……」微笑,汗顏,左顧右盼試圖轉移話題。

「再不說我就扣你薪水。」

「阿藍你濫用職權!」

「說。」

女工讀生眼神無辜哀怨地望向年輕的咖啡店長,卻發現對方毫無軟化跡象,猶豫許久,扭扭捏捏,終於在那張溫和笑臉的額角浮現青筋時嘆了口氣。

只能棄械投降。

「就是那個……因為……所以…………」宛若蚊鳴還越說越小聲,女孩雙手絞著圍裙下擺,支吾其詞。

 

『啪吱!』

 

「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啦阿藍!因為你昨天跟我說只要問蜈蚣走路時要先踏出哪隻腳、它就不會走路了,所以我想試試看嘛!」

對方錯愕。

「阿藍對不起啦!我不知道那是真的、也不知道花園裡有那麼多蜈蚣還會都跑出來嘛!對不起對不起!」

然後微笑。

「……阿藍?」

繼續微笑。

「……阿藍,你要生氣還是要笑選一個吧,看了好恐怖哦!」

 

七彩的耀眼炫光被黃昏霓霞取代,清風徐起,帶走整日的鬱悶熱浪。

落地玻璃正對著一片精緻花圃,淡紅渲染上綠葉,卻是異樣搭調。

「真是討厭……」

「呵呵。」

女孩努力掃除,正與滿院子僵硬的千足蟲子奮戰,而年輕店長微笑,兀自欣賞日落時分這片血紅大地的最後一眼。順帶一提,他襯衫袖口依舊沾滿折斷的鉛筆碎片。

 

 

 

發現我很難得有篇網誌不是密密麻麻排滿的,突然這篇的留白這麼多還真看不習慣(汗顏)

看完《艾莉森》的有感而發,其中某句話還是從書裡原封不動抄來的,有人知道是哪句嗎︿︿?打一打,便聯想到蜈蚣先生的故事(←是說你究竟怎麼聯想的啊!),就不知怎麼個會套用在好久沒動的店舖系列中。本來還想過把蜈蚣先生的故事用感性口吻完整寫出來,但跟這兩隻只會搞笑的感覺不合,所以算了b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