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下三天雨了,雨勢時大時小、就是沒停過。

前兩天是週末,可以順理成章地賴在宿舍不出門,當成颱風天一般,三餐靠乾糧、水果跟泡麵維生或乾脆不吃,反正天高皇帝遠,遠在台北的老媽又沒法管──不過晚上她還是用手機把我唸了一頓。

今天禮拜一要上課,不行繼續窩在房裡了,良心催促著我出門。


……
………
…………才出門就開始萌生翹課的念頭。天呀路跑到哪裡去啦!

其實路沒消失,也所幸地基沒被雨水掏空不用怕走一走路就塌掉,可是我不知道從何下腳:宿舍前積水是五六公分還勉強能過,越接近系館就越難走,工學大道上平均淹水深度有十公分吧,最深的地方腳踏車騎過去、踏板有一半的時間是泡在水裡的,系館也沒好到哪裡去,烏龜池已經滿出來了,原來裡面之所以沒有烏龜,是因為都趁雨天跑掉了嘛!

遲到十分鐘,不過教授因為市區淹水塞車還沒來。

台灣排水系統真的還有很大進步空間,難怪高三時同樣推甄上土木的心榆(我是分發至土木)會說建築系負責蓋房子、土木系的出路則是挖水管,現在確實是迫切需要排雨設施,偏偏連台北的排雨和排水下水道都還沒完全分離、更別提南台灣了。

話說我要輸入注音「ㄕ(拼音應該是shi?)」時第一個跑出來的選字為什麼會是「屍」……

 

(六月十三日晚上)補:剛剛得知某個參加登山社的同學因為豪雨被困在山上,很沒良心的我確認他們安全沒出意外後就笑翻了。其實會笑的那麼誇張是因為那位登山社同學是金魚男朋友,昨天她才跟我任性地抱怨想分手想分手,一下子就變得那麼擔心,果然只是嘴巴說說、心中還是捨不得吧。

(註:其實烏龜池的烏龜是系主任嫌這幾個字難聽才拿掉、種蓮花改名蓮花池,不過沒學生理系主任,大家還是繼續叫它烏龜池︿︿b)

 

(六月十五日)再補,五天了!

我不是下雨等於上天哭泣的浪漫主義者,最直接的聯想就是樓上大掃除洗地板害樓下天花板漏水=__=

金魚男朋友終於歷劫歸來了。本來學校的打算是反正禦寒衣物跟糧食夠、安全無虞,就讓同學們等水退點再自行渡溪,雖然可能會多耗上三四天,倒也不用怕鬧上新聞──結果他們在岸邊紮營的燈火被對面的農夫伯伯發現、好心地幫他們報警求援,然後消防隊就接手把他們五個人弄回來了。當然,扯到消防局後媒體不可能不介入,沒良心的電視台連學生名字都給報導出來、真要命……嗯,不過,沒事就好。這幾天我們幾個好友與其說是擔心、不如說是快被金魚煩死啦!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