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天諸事不順的一種(←借阿藍家的口癖來用用)

 

五點半左右給青蛙加蟬加不知道是什麼鳥的大合奏鬧醒。昨天熬夜畫工程圖學,最後奮戰到今天凌晨一點多,終於確認無法轉存檔案類型才不甘心的睡去,可以確認的是四鐘頭小憩對我這個一向淺眠的人當然不夠,但、外面好吵……翻了很久,最後好像有再睡個一個多小時吧?還做了一個怪夢,內容跳來跳去的,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其中好像有個跟同學吵完架後被車撞了還輾過去的場景。

不過九點有課,所以八點十分乖乖地爬起來準備。

啊,外面在下雨。

摸了心愛的牛仔布面傘、很厚很重的物理原文課本與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輕不了的書包出門,平常雙手抱書拿慣了,現在得騰出一隻手拿傘時就覺得課本好重(是真的很重才對),走去系館路上為了把快掉到地上的課本撈回來一點而好幾次停下腳步,傘只能夾在耳邊,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八點五十五,到了系館就立刻把那本重死人的原文課本扔到教室桌上,因為工程圖學要到電腦教室上課所以本班教室沒人,想想不妥,又懶得把書帶上走來走去,決定把課本塞到椅子下的置物欄。當時還認為這個舉動頗多餘的,一本被我虐待塗鴉到沒個課本樣子的物理課本就算是原文書也沒人會想要拿吧?被人當成垃圾扔了倒還有點可能。反正平常把背包書本借放在教室也借習慣了,自然不會多花那個心思去假設課本會發生些什麼意外。

然後慢慢步向新館大樓,疑惑地望了望幾個坐在路邊花台上吃早餐的同學,爬上逃生樓梯打算抄捷近進二樓的電腦教室──之所以說打算,是因為二樓的逃生門根本從裡面鎖起來了,順著原路走回新館前,看那幾個同學了然的眼神也知道他們根本就曉得門沒開,又懶得繞遠一點從大樓內側的樓梯進教室、更懶得開口提醒其他人,心中其實有點小不滿的。

同學還是繼續啃他們的三明治,我自己一個人進去新館,在動線設計不良的建築物裡小小繞了半圈上到二樓,才發現教室的門也沒開,銀白鐵門上醒目地貼著一張公告:本學期課程已到五月三十日(前天)結束。當下真的只能傻眼,心中哀嚎:我們的工程圖學是隔週一堂,本來是上個星期該上課的,老師臨時把時間調到今天,然後現在又說不用上課?搞啥啊,不能早點告訴我們課程就要結束了嗎?更糟的是、指定使用的程式因為系上合約的關係,從來沒能在電腦教室實際操作過,所以我這幾天趕緊把作業在宿舍做完,想趁著這次最後上課、但離繳交期限還有半個月的機會來問老師一點程式系統的問題(聽說是滿多同學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又不愛待在辦公室,這下可真是太好了。涼辦吧。

其實覺得老師那種「人不在辦公室的話,把存作業的磁片或光碟從門縫中塞進去就好了」收作業方式也非常有問題……

確定了教授翹課的事實,只能摸摸鼻子、打開逃生樓梯的鐵門抄捷近離開,樓梯間一樓出口正對同學坐著吃早餐的花台,看到我走下來他們滿臉驚訝,劈頭就問說你怎麼從這裡出現、鐵門開了嗎?

哇咧,不然呢。

傳達完停課的訊息,不出所料幾個人一起翻了翻白眼,無奈地嘆了口氣開始批評教授的無責任心;理解歸理解,我也覺得工圖老師實在欠罵,但是同學們只會枯坐苦等卻完全沒有行動,這種消極態度更令人脫力吧,如果沒有個傻子自告奮勇上樓發現那張該死的公告,大概到十二點(規定的下課時間)都還會有人在新館前不知所措吧?

怎麼罵怎麼圍剿也無法對既定結果產生改變,乾脆就到系上的本班教室自習。折騰將近二十分鐘,雨還在下,大清早的應有精神活力都差不多用光耗盡了。

注意。

重點來了。

我的物理原文課本不見了!

說真的,工圖教授的課是可以不聽,絕對有辦法自學自修,來上課的同學也鮮少為了求知解惑,而是看在上課點名佔總成績百分之四十的份上不得不來,大半都直到下課前幾分終才遲遲出現、簽個名閃人。所以就算離開新館大樓的全體同學都回到教室還是沒幾個人,這種情況下,如果有班上同學「借」了我的課本應該會一目了然,依舊找不到的話──是的,我可以確定我的課本不見了啊!那麼大本書就這樣硬生生的人間蒸發了啊!第一時間反應不過來,維持呆滯狀態在教室裡東張西望還是沒看到,才開始覺得氣憤。

附近幾間教室也翻了翻,依舊找不到那本理應很顯眼的大部頭書,只好在班代大人的陪同下去系辦公室報失;不過,我想的太簡單了,其實系上根本沒「報失」的機制存在,也就是說:只有撿到失物的人大發善心、把物品送去招領的這回事,丟東西的倒楣鬼無法主動登記失物,失物輾轉交至系辦手中也無從得知,再加上行政人員與學生們的聯絡管道欠缺、認了吧,課本錢包掉了可很少有能尋回的例子。

我能接受東西可能找不回來的事實,但行政人員似乎完全沒打算幫忙同學的態度卻令人火大無力,我知道大學校園屬於開放空間來來往往的份子複雜管理困難,但行政人員一味說著愛莫能助推託責任卻更可惡!連試都沒試、做都未做就判定結果給學生打回票,這樣對嗎?後來講著講著,大約是我一臉桀傲不遜(等於不爽)太明顯,櫃檯小姐還請系主任出來,說之以情動之以理,橫豎也是差不多的內容,沒輒就對了。

結論:起碼我學到一課──謹慎,代價是很重也很重要的物理原文課本一枚。

因為心情一整個不愉快,所以口氣甚差地拒絕系主任慢條斯理但還頗有誠意的抱歉、以及由系上出錢幫我購置新課本與影印同學筆記的提議,看來我也沒成熟到哪去……真正麻煩的是課本夾著我的筆記一起丟了,有新書也無用武之地,少部分有聽課的同學大多習慣將筆記寫在課本字裡行間,難道要印整本書嗎。算工圖教授好運,當系主任問到現在為何我沒在上課、圖學老師是否常常缺課時,正生悶氣不想講話的我只是輕輕帶過,否則才剛剛被教授放鴿子,一定會揭發其惡行的。

中午以前的閒時間就在跟系主任會談(其實是吐苦水)、及同學們笑笑鬧鬧(依舊是吐苦水)間度過。十二點十分,半個多小時的午休時間要做所謂服務學習的打掃工作,因為系上新舊兩館佔地不小,事繁人少,我與老人同學負責共同清潔一間大教室,平時兩個人一起打掃就很累很勉強了,偏偏這老人又再度給我翹服學、變成我必須獨自個對抗這滿地垃圾。氣頭上,包含使用教室的學長、沒事經過的教授等等什麼都被我罵遍了,最氣的當然還是老人同學,平時聽他抱怨服務學習沒有意義、負責檢查的助教很挑剔,早知道他對這門打掃工作並無好感,但逃避應盡的學生義務就是不對,如果他堂堂正正地向教授抗議工作太重、標準過高不合理也罷,偏偏他是翹課,該做的打掃便分配到其他乖乖來點名做事的同學頭上,難怪會在BBS上被圍剿。

系館會特別凌亂是因為系活剛結束、尚未恢復常態,好不容易整理完畢也累癱了。

下午開頭是連兩堂物理,在課本和筆記全都丟掉的狀態下只能找張二十六孔紙湊合著撐過去了。接下來的國文課依照慣例簡直變成我們的班會時間,同學們倚仗老師和氣,吵吵嚷嚷地上課八九分鐘也沒能安靜下來,或許是因為氣氛不像正在上課,一個惡名昭彰的水保怪學長就大剌剌地晃進來,先纏著本班班代大人啦哩啦雜說了堆有的沒的,然後又開始挑剔黑板旁的公告有無錯字,比起班上同學喧鬧吵雜更無視台上老師的存在。同學們是把這位水保怪學長當笑話看,我卻是忍無可忍、很不爽地立刻起身將他轟出去,當然、也有點遷怒的味道在裡面。

真搞不懂我發完飆後那些拍掌叫好的同學是什麼意思,多少尊重一下上課的老師吧。

課後拿同學抄有筆記的課本去影印期末考範圍,碰上影印機吃前外加卡紙,更無力了。走回宿舍過馬路時碰上雙排停車擋住機車騎士視線,真差點應驗早上那個被撞的不祥惡夢,幸好那是轉彎車,沒有多快,只是輕輕擦過害我差點跌倒而已,話雖如此、但也夠驚險了。整天諸事不順、一直在發脾氣,到晚上已經沒精神再有多大反應了。

 

耶我終於補完了!回頭看看,真糟糕、老是在生氣抱怨……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