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四月二十五日的計應期中考只拿九十五分。小失落,本來是信誓旦旦地以為滿分沒問題,現在看到這分數就算不低──好啦、其實已經是最高分了,仍然會因為與期待有落差而感到難過。這算對自己要求太高的一種嗎?

上半個學期已經拿到總成績四十八分,再看看,嗯、作業基本分其實很好騙,穩PASS了!可以無後顧之憂地玩老師啦!(←喂)

這樣自喜的我殊不知前方烏雲密佈……

 

隔了半個多月幾乎每個人都早將前些日子的痛苦期中考地獄拋在腦後,俗話說的好:活在當下,不管忘懷過去的理由是逃避現實(滿江紅的考卷)抑或是忙著為未來打拚(?)等等其他,人總得繼續前進(然後被大批作業壓到沒時間感傷),直到天外飛來一張熱騰騰的成績單新鮮出籠時,才會迴響起聲聲慘叫……更正,是回想起曾經有過的磨難。

現在就是這總狀況。

──狠狠地甩頭,我努力想把浮現在心中的奇怪os趕走,可惜成效不彰。

誰能告訴我為啥老師還沒發到我的考卷啊!

金魚安慰我說可能是頗高分所以老師「好酒沉甕底」,大概是打算最後才叫我的名字來好好表揚一番,看她講得怪不肯定連自己都無法說服,我不禁嘆了口氣。是說、根據去年上學期的經驗,老師向來喜歡把考最高分的同學第一個叫起來公佈成績(而且也只公佈這個成績),從來沒有壓籌好戲的事情發生過。現下大半同學都已經拿到考卷,我的心情也跟著越來越低落,拜託這詭異的氣氛是怎麼回事?我真的快哭出來了啦。

等、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胃痛(緊張啥麼啊)……

良久,終於到了老師手上那厚厚一疊剩下薄薄一張時當然確定輪到我了,只見這傢伙雙目緊閉牙關緊咬抖抖抖不成個樣子,一開始就拿到考卷的金魚在旁鼓勵加抱怨直叫我要放輕鬆。呃,神經質的我老愛在不該想太多的時候想太多,某方面說來是很會折磨自己的。

反正去領考卷時是用抖的走出座位。

接下來就不細述了,原來真考的有夠好耶。至於到底是多好……請想像:下課後老師還特別留下來笑著問你拿到這種成績有沒有嚇一跳、而你只能繼續發愣附帶無意識地點頭,大概就是這種好法。

 

以上。因為覺得用回憶說故事口吻呈現不足表現心中的震撼,所以東塗西抹,寫成四不像的進行過去混雜式了。

好啦,我在炫耀(喂!)。再順帶一提,這是微積分。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