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Charlotte Perkins Gilman<黃色牆紙>後,課堂上以辯論的方式做了一番討論。以小說的方式加點搞笑紀錄下來,不過無疾而終……對啦我懶,只整理一點點就草草做結,完全無法表達當天的氣氛……

那真的,很讚。

 

 

當醫生被貌如牛頭看似馬面等兇神惡煞團團包圍時浮現的唯一念頭是昏倒,不久之後他被押上殿堂,肅穆的氣氛搭配奇怪的辯論主題只叫他欲哭無淚。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現在?醫生試圖發問,沒有預期能夠得到解答卻發現場面突然地安靜下來。

「你不要裝傻!」首先發難的是聲憤怒咆哮,打破沉默氣急敗壞直指著他鼻頭大罵:「你用不對的方式治療你可憐的妻子終於把她逼上絕路,最後她瘋了就是最好證明,你對一個病患的了解不足關心不夠卻自大地將之帶到鄉間與世隔絕,你根本沒盡到醫師的職責,更枉論身為人夫!」

「你才在裝傻,」發話者站上台去恰好與另一人左右對立,「你我都知道這位先生可是個醫生,當然他自有基於專業基於學識所做的權威考量,在他所處時空底下靜養當然是最好的醫療,為此他甚至願意離開繁華城市隱居郊區成天奔波勞碌只為了他的妻子,更何況他並無足夠管道窺之那女子的內心,這世界除去上帝我主與天父又有幾人有能力透徹地了解人性?」

「時空背景只是理由,所謂治療行為本就當因人而異,反方似乎堅持醫生的無罪清白,我正方卻深深不以為然。」自稱正方的聲音發出冷哼,頓一頓又再度開口,「資料再再顯示出他的冷漠高壓,以關心為外皮包裹著絕對命令不容反抗,什麼時候你看到他聆聽了妻子無助徬徨困擾訴苦?沒有吧他只是一味閃避問題,根本是不敢去面對不敢與妻子攜手度過難關,既然沒有嘗試當然也不可能有所了解──這可並非能力有限。」

所以說這到底是什麼狀況?醫生很想發問可是卻插不進話,聲音才到嘴邊又被迫吞回。欸……

「你說的資料是什麼?自白書?還是在精神狀況不佳時留下的呢!」翻開書頁低頭研究,聽說是反方所堅持的論調卻是他沒錯這種肯定句法,「這份資料從來都只是片面而瑣碎的你看不到真實所以就只能猜測,怎麼能被全然相信?一介平凡大夫怎能夠對抗時代?你又知道他聽了妻子的話事情就能夠得到改善?」

「我不知道但我也不臆測未知。」

「但你的推論卻建立在不全面的證據之上。我說,錯的是時代而滄海一粟小小人類無法與此洪流抗衡。」

「你的話實在很像現在連古裝劇都不用的八股教條。」

……

從頭到尾都沒進入狀況的醫生聽了大概只知道結論是不以成敗論英雄,沒錯並不代表他屬於真理的一方──這種道理也需要花個一時兩刻搏命討論?罪證不足的開釋雖然代表自由並不表示他是對的,可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到底這是什麼狀況呀?然後他從夢中驚醒,忘記了滿額冷汗想要起身去看看他的妻子與新生嬰兒。

 

 

沒了。真是叫人汗顏的有夠短。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