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世界的旅行者曾說他沒有根。

浮萍無根,憑水漂流。

但總有停下腳步的時候。

 旅行者看著溪水奔留,橋下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漩渦,幾珠水草紮根在中心處搖擺柔韌。

小小的浮萍經過橋下,邊著漩渦打上兩三轉,又順流飄向遠方。

溪水濺起。

橋上的旅行者佇立良久,終究提起行囊,一步一步走向彼岸的城市。

 

很平凡的城市。

一般地喧嘩一般地死寂一般地刺目一般地混亂一般地悶熱一般地冷漠一般地壅塞一般地空洞一般地普通一般地一般一般地一般地一般地。

旅行者看了直皺眉頭。

盯著手中的地圖研究許久,旅行者再度肯定添置新地圖的必要性,早在半鐘頭前他就抱定這份主意。

旅行者不知道在這陌生的城市的哪裡可以得到地圖。

一位先生不搭理他。

一個婦女不回答他。

有一群學生告訴他的位置不是警局也不是書局,漂亮的大門掛著藥局的招牌。

還有一大部分的人搖著頭說他們不知道,臉上笑容虛偽地張牙舞爪。

旅行者迷失在十字路口,他轉身、或許直接離開這城市是最好的決定。

旅行者找不到路。

眼界裡盡是相似相同的建築,層層疊疊多少交錯編織,路也跟著消失其中。

旅行者直皺眉頭。

他的帆布背包越來越重了。

索性坐下。

運動運動,放鬆地伸展四肢,雙腿佔去不少磚道上的行人空間。

倒也沒有人停下來瞪他一眼。

背對著城市中最大的公園,廣場中央是噴水池聳立突兀,旅行者坐在公園外的花台上晃著腳,無聊地,輕輕地。

旅行者背後的公園中央有一座鏡子迷宮,不銹鋼製成的,遊戲中一個人可以反映出好多個映像。

可是真正的人還是只有一個。

走出迷宮後世界終究只剩下唯一一個。

所以好玩,所以沒有意思。

旅行者不知道在這陌生城市裡有一座鏡子迷宮。

旅行者不知道這個陌生城市。

旅行者準備踏出下一步。

旅行者提起行囊,起身整理衣服,不禁意瞥過一張小小紙片。

不禁啞然失笑。

清脆的,意外地好聽。

一份咖啡券,忘記是哪個人塞給他的。

背面是張簡易地圖,標明了城市的大道與車站。咖啡店離公園只有短短的兩三公尺。

他轉身、看到不遠處悠閒的一座橋樑。

 

「謝謝光臨。」溫和的語氣。

──喀啦。看似店主的年輕男人把玻璃門上的木牌轉向CLOSE那面,愉快地送走最後一位客人。

坐在吧台旁的女孩解開圍裙,正把玩淺藍色的紙巾。「欸,阿藍阿藍,你不是說有很重要的客人要來?我怎麼沒看到?」

顯然是向男人提問。

「我說過嗎?」微笑。

「你說過。」而女孩說得肯定。

「是這樣嗎?」微笑微笑。

「喂……」

「我說過是哪一天嗎?」微笑微笑微笑。

「唔!」

「呵呵呵……」笑出聲來。

女孩拍桌,是惱羞成怒?「你又耍我──!」

「沒有喔。」男人笑著,看著門外藍月撒落銀白碎片。「一定會來的、」他頓了頓,「我們都需要有地方可以歸去。」

氣頭上的女孩沒有聽進去,應該。

年輕的男人依舊笑著。

 

旅行者步出城市時又向橋下望去。

這次漩渦裡沒有浮萍。

 

 

 

舊文,朋友的站子剛放上她幫我分小節的版本。這是幾乎沒分段的原始版(友人曰:是懶人版#!),知道的人可以比較看看,我覺得分段後作品味道就會不一樣,既然對詩文詮釋是因人而異,那我就乾脆別在小處斤斤計較、反而侷限了讀者的思維~~(友人再曰:……(大怒#))

這系列我最喜歡開頭的這篇ˇ 說是coffee文,其實可以隨意帶入任何一種店面嘛。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