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目睹路燈亮起的瞬間感動了,也不知道是撞見的次數少了、還是欣賞的情緒沒了。

高中時總早早出門上學,冬天日出晚,等公車時天色都還未明,十次裡少說有七八次能夠看到馬路上整排的街燈同時熄滅──不曉得其他地方情景如何,可我知道這裡的路燈總是同時亮起或是同時轉暗,絕非小說中俗套的在夜裡由近而遠照順序一一點亮,燈明如此、燈熄亦然。但光滅剎那殘留的迷離餘像太燦爛,總給人難以言喻的期待再見,怕黑的內心卻喜歡失去光明消失帶來的短暫幻相,極其矛盾?

然後我會期待著傍晚街燈再度點明,當黑夜蛻去時將帶來下一次海市蜃樓。

這是過去,迥異於期待舉燭期待燈明的正常心理卻又不真心祈禱天明。

現在呢?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