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直視,失去聲響。

「我站在這一邊,另一邊會是誰呢?」

男人沒有抬頭。

「平面鏡呈現千萬倒影,映像的終點有些什麼?」

男人沒有回答。

陰雨造成的薄霧令視野一片朦朧,白色煙紗在身畔繚繞,他連影子都看不見。單手扶住牆壁,掌心傳來的是冷冽沁心毫無溫度,沒有指痕沾染上光滑的不鏽鋼面,只剩下隱約間虛虛實實多少地模糊倒映。

男人沒有停下腳步。

出口到了。

陽光灑落。

刺目炫光使他睜不開眼,純白殘影比灰闇更叫人迷失。剛逃出生天就將折翼墮落。

「How?Who?Why?What?」

「……」

幾不可聞的細語,沒有人聽見。

 

這是序曲,許多年以前或許發生。

那時是年輕的咖啡店老闆初來乍到,敏感的稚齡難以和成熟作出聯想,正確說來也不過算上個懵懂少年。他在正午時分踏進這座城市中央的鏡子迷宮,漫無目的地閒晃,直到彩霞滿天依舊未步向出口;火紅及金黃在迴廊中重重反射,幻境般一地絢爛與東方的繁星耀眼相互輝映,少年踩著目眩神迷頂著壯麗浩瀚,四周平面多少鏡像陳列著無限數相同身影不語悄然。

他輕瞇起眼,無所謂的笑容鏡面後是虛影再現顯得更加迷離。

磨光的不鏽鋼版堆疊成主體結構,最後一抹夕暉消逝,空間回復到純粹地清清冷冷,星辰閃爍走道上銀光斑駁。平時就乏人問津鏡子迷宮理這時只剩下少年一人。

或許還有不可計數的清晰假像。

少年獨步在走道打轉,低垂下眼神不知道在思量何事。並非迷路,即便是初次造訪他對這個城市卻毫不陌生,習慣上總會把此地摸得一清二楚,與地圖一起緊握手中的簡介當然也明白標示著出口方向,只要瞭解所在位置就能輕易破解迷宮;少年小心地輕觸,鑑人明鏡上白皙的手指來回滑動奏樂般像是齣活脫藝術,他感到些許不大對勁:迷宮在轉角處刻上號誌說明行進路線,但少年掌下的印痕真難以察覺。什麼人會在此藏下不易發現的秘密留言?

少年曾聽說一位偉大的建築師建造了這座鏡子迷宮,當迷宮落成時大師的生命也走到盡頭,大師撐著半口氣靠旁人扶持走完了整趟迷宮,終於在最後在鏡子迷宮的正中央遽然倒下。他的遺言是──

『……看、看這美麗世界。』

少年緊盯手中圖鑑看完每個文字,翻下頁是跨幅的幾張剪影,建築師安祥的雙眼炯炯有神正望穿相片直視向他最後遺作。少年的另一隻手依舊在冰涼鋼鐵留連徘徊,現在他知道那是多少年前偉大的建築師告別巡禮時奮力留下的隻字片語。

他知道。

但那時的他可看不懂吶。

刻痕輕描淡寫而未曾破壞平面鏡的完美反射,多少年後那記印必當將面臨磨滅消逝,再也沒有人有辦法解讀鏡子迷宮中英魂將永不散去。

少年只是以珍惜的溫柔輕拂著。

真實地。

 

偉大的建築師早在多年前已經過世,至今懷念他的人仍不計其數。女孩知道,卻不曉得大師的最後之作正沉睡在這個城市。

中央公園突兀聳立著鏡子迷宮。

綠蔭環繞,略高的地勢叫人望而興嘆。

女孩一面擦拭落地玻璃,心中埋怨起跑出去溜達的咖啡店主人,小小工讀生事多錢少,老闆有空閒逛她只能拚命打掃,邊嘆氣邊抬起頭來,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大片奪目只能趕緊低下頭不斷眨眼。

嗚……好刺眼喔、一定是那座鏡子迷宮跟那幢新大樓的玻璃帷幕啦,反射的光線刺得眼睛好痛喔,下次擦窗戶的時候一定要跟阿藍借他的墨鏡來用……

一想到老闆又是連串的牢騷賭咒。

鏡子迷宮內年輕的咖啡店老闆悠哉地伸伸懶腰,打個呵欠又轉身睡去。

 

溫柔的陽光灑落。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