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一個惡夢。順帶一提,神奇的是這個夢裡面我居然能正確地背出宿舍地址……

以下超沒系統夢境敘述已加入醒來後的吐槽。

 

因為天母美麗華沒有放映柯南十一彈,其他大型電影院就算有現在也下檔了吧,我跟老爹兩人在大雨天跑到天母西路上一個不為人知的電影院。

那座電影院也像天母新光三越一樣是兩棟式建築,到底是怎樣不為人知的啊?我們進去左邊那棟,映入眼簾的是肯德基、麥當勞、摩斯……滿大廳速食店櫃檯,特餐優惠等廣告亂飄,就是找不到任何電影院告示。某肯德基女服務生發現囧在那裡的我跟老爹,好心帶我們往正確的方向走去──然後居然來到另一家麥當勞!我向肯德基女服務生抗議,對方還振振有詞地說剛剛大廳些速食店都很難吃、吃飽有力氣才能看電影啊。

呃,我居然還記得我點了個類似肌肉三明治的特餐,麥當勞有賣這個嗎?等餐時肯德基女服務生還跟我們抱怨速食店飲料都不能續杯。這絕對是我自己淺意識中的怨念。

天曉得為什麼吃飽喝足後,我跟老爹最終也沒去看柯南。回到學校後,好像是研究室學長給了我紺碧之棺的盜版光碟XD、與以可愛動物為主角的RPG遊戲,我當樂得整天我在家裡剋GAME看電影啦。

不過真沒看過電影,所以夢中的我也沒去碰那張盜版光碟。可惜。

懶得花頭腦的我把遊戲設定在超强AI模式,也就是戰無不勝,玩家只需要看著美美的電玩動畫就好了──我好像已經很久不玩需要動腦的遊戲了,是說這幾年我碰的電玩也只有踩地雷而已。每次跑戰鬥畫面時我就開始做自己的事,東摸西摸摸出右手邊一塊水泥牆居然可以拆下來,那應該是面木牆才對吧!好樣的,這塊水泥牆還是用透明膠帶固定在牆上的,可以拆就算了,應該是房間的後頭居然有一道秘密樓梯……

常看推理小說的我居然只能夢到這種東西,真是的。不過其實這比較接近恐怖小說,因為一隻手從洞口裡猛然伸出來了!

這絕對比從電視裡爬出的貞子還恐怖,那隻手差點戳到我眼睛耶。

我放下藍鵲與小白獅的戰鬥畫面死命地逃出房間,得知狀況的室友們超冷靜地說浴室也有相同機關,還拖著我加上昨天還前天遷入的新室友,四個女生去一探究竟。

在我房間的那個牆洞約莫半張臉大小,浴室水龍頭旁的牆洞跟我房間差不多大,恐怖的是在蓮蓬頭後,居然有一個成年人也能輕鬆穿過的大洞,後面是一道很舊的安全門及向下不知道延伸到哪的樓梯,還不時有細微的女人笑聲哭聲傳來,老天我以前怎麼沒注意過啊!可能是水氣的緣故,這邊的牆沒有用膠帶固定,只是鬆鬆地靠在牆洞上,我們推開後就裝不回去了,喬了半天還有三分之一塊水泥崩落掉下樓梯,我真的是嚇到了,還對著牆洞用帶哭腔的嗓音向樓梯大聲喊著問有沒有人受傷。

現在想想真希望那時就被嚇醒,後面的情節更恐怖。

大概是看我眼淚都快哭出來了,其中一位舊室友扶我到旁邊,另一位舊室友則接手繼續與牆洞奮戰。我走到浴室門口,正想著要不要聯絡房東時,那塊水泥牆猛然向外飛出,本來在喬的室友倒下,已經血肉糢糊……

牆洞裡爬出一個凌亂長髮披散的女人?女鬼?她遮蓋面容的長髮似乎帶點血紅,與倒地室友沾血的髮絲似乎混雜交錯……

我再度死命地逃跑,奔出宿舍時還不忘先衝回房間拿手機,那時候電腦畫面已經轉黑,也不曉得是GAME OVER了還是閒置太久螢幕休眠。從五樓逃到一樓的過程我不斷試著用手機求救,不過鍵盤安全鎖該死的打不開,好容易跌跌撞撞到一樓,手機也被我扔了,我喊著救命,在路人詫異的眼神中不知為何進到附近SEVEN ELEVEN,明明是大半夜,裡面還很神奇的有一堆人跟兩名保全,大概是要ATM補鈔吧。

接著就是很老套的受害者喊救命、但因為上氣不接下氣所以旁觀者聽不懂,還有人叫我閃邊去別插隊,店員終於聽懂要報警時兩名保全也不見了,他們還悠悠哉哉地討論地址到底是哪、要先打給新聞台還是派出所@@。

先前扶我到浴室旁邊休息的舊室友不知何時也到SEVEN ELEVEN裡了,她沒提及另一個倒地舊室友的狀況,反而滿臉八卦地說那個女鬼好像是某某某的情人,大概把我頭痛難受想吐狀況超差的樣子看成一臉一或,還很好心地附註某某某是我們新室友的名字。

 

到底是什麼日有所思讓我夢到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啦!

這幾天沒看網路上的衍生文、最近讀物是冰與火之歌跟神探萊姆系列的空椅,最好這些跟上述那團詭異的東西有啥關係。新室友倒是真的,昨天她不小心登出XP後拿網路連線的帳號密碼進不去找我求救(好像我有辦法解決似的b),才第一次招呼,我記名字沒那麼快的……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