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其實很少(也都很短,汗顏)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d4apg

阿萊諾趴上大桌,意興闌珊的看向對面的科維。感應到阿萊諾的視線,科維皺著眉回望過來,不知為何竟把正在書寫的作業收進臂彎,像是要防止阿萊諾偷看似擋的嚴密。

誰希罕啊,真是令人火大。他想,鼓起腮幫子,然後磨磨蹭蹭的轉頭,斜斜瞥向自己那份作業,對著那一片空白,發起愁來。

【覺得____(請自由填入人名)吃/摸/聞/看/聽起來感覺像甚麼?】

科維的作業上阿萊諾毫不遲疑的寫進自己名字,被一把搶回時那張氣呼呼的臉看得阿萊諾哈哈大笑。相對的自己好像也該以科維為題,是這樣想著的,阿萊諾便填上了科維的名,沒有考慮過別人。可是當真正下筆時阿萊諾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我不知道空氣吃起來、摸起來、看起來或聽起來是甚麼感覺,聞起來的話大概是沒有氣味吧。

思索的同時阿萊諾怔怔望著科維,後者被盯的亂不自在,視線亂飄,就是不肯回視。他看在眼裡,寫不出作業的焦躁卻一掃而空。

就是空氣,那樣理所當然而必要的存在。

真要說的話,可能再加上滿滿的令他安心的氛圍吧。阿萊諾再次咯咯輕笑,桌面震動終於引來科維有些不悅的目光,阿萊諾的回應則是讓手爬過桌面,像要抓住空氣似的,張開,伸向了科維。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cs49s

「野薑花。」

一個單辭扔了回去,黑彌頭抬也不抬,繼續翻閱著好幾本厚重帳本。好歹看著人回答……白羽不滿的嘟起嘴,喃喃抱怨。

「花你的頭啦。就說了艾瑞斯老師出的作業是五感,代表我的視聽嗅味觸,再沒誠意也起碼說出五個嘛。還是你根本想不出來,我就知道……」

一句還不夠,黑彌實在忍不住好氣又好笑的抬起視線時,就換成白羽埋下頭去,最討厭黑彌云云的碎念從交疊雙臂的縫隙中傳出。

「哎呀。」黑彌伸出手試圖安撫,被白羽用力的一把揮開。好痛啊,真的氣炸了呢。他無奈而寵溺的勾起嘴角,把帳本推倒一邊。

「我沒有一刻不想著喔。」微瞇綠眸裡映著對方的白,黑彌隻手托腮,澄清道:「利亞城外有一大片的野薑花原,盛開時節在朝陽下無比閃耀。我每次看到就好想見白羽一面。」

銀色頭顱微微一顫,衣料與髮摩挲出輕聲微響,很可愛。這令黑彌想起了相應場景,笑著繼續敘述。

「利亞的氣候好,微風吹過野薑花原時瓣葉在晴空下舞動,唏嗦唏嗦的。那是富含活力的寧靜,我每次聽著便感到安心,就像白羽在我身旁那樣。如果能倒進花原,我大概會幸福的永遠不想起身。」

一面說,他一面湊近了白羽依舊不肯抬起的腦袋。這次白羽沒有趕人,卻反應過度的大大一震。亂顫的銀白髮梢幾乎碰到黑彌,帶著白羽的氣息,讓他想要深深吸氣。

「我無法形容那片野薑花的芬芳,有些甜,以及更多的微辛清新。嗯?」

再度顫抖,這次銀白髮梢掃過黑彌的唇,使黑彌也不禁因竄上心頭的電流猛然一跳。胸口傳來陣陣噗通聲響或許會蓋過自己的話音,所以黑彌決定更接近些,幾乎湊上了白羽通紅的耳。

「野薑花也可以吃喔。人族有許多花卉入菜的食譜,可是我還是喜歡直接將新鮮花瓣含在口裡,原本散布四周的馨香那瞬間就只成為我的──」

「……好了啦。」微弱的抗議打斷黑彌。

「我還沒說完喔。」

「說甚麼……你根本沒在說作業。另外黑彌,」略顯虛弱卻急促的口吻,白羽的語氣中竟夾雜著一絲絲討饒,「我的耳垂不是花瓣啦。」

「我知道啊。無論是咬起來或者嚐起來,都是白羽你可口多──」

「……我揍你喔。」雖然這樣說著,但在黑彌進一步動作時,白羽還是配合的偏過頭,閉上了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bu2r0

開門聲響吸引阿萊諾轉過頭去,甚麼都沒看清,就只見科維一下子被扔進新娘準備室。想也知道行兇友人──抱歉並不是科維的友人──包含希利艾與克裡恩為首的一干兇殘法師,因此科維理所當然以臉部進壘。

這模樣搭配新郎的白色禮服也太過滑稽了吧,阿萊諾大笑出聲,儀式前的緊張一掃而空。科維不甘心的摀鼻抬首,用幾近受洗者仰望聖人的姿勢將阿萊諾身著美麗白紗的倩影收入眼底。本就由於摩擦略微泛紅的臉又一次炸成血色,阿萊諾得意望向科維,期待將聽到一絲讚美甚至是甜言蜜語。

下一秒他說的話讓她差點吐血。

「……我去提醒觀禮的女孩子不要接捧花,會被砸死。」

青筋。阿萊諾大力攫住科維禮服的衣領,狠狠把不知為何想要逃跑的未婚夫拖回地上。「站住!老婆穿著白紗站在面前,你還敢給我說要去看別的女孩子!」

「明明現在還不是!」

「所以你就可以去看別的女孩子了嗎!」

「妳到底是怎麼聽的啊!」

一如平素的幼稚爭執持續到方才的行兇友人黑著臉打開了門。要舉行了喔、婚禮,如果你們打算取消就更好了,他們提醒或者建議道。阿萊諾完全忽略那後半句,緊張的牽起科維衝向禮堂。

儀式一定會圓滿順利。就算不合習俗又極其合理的紅毯上沒有長輩領引,因為阿萊諾向來不用而科維亦然,從頭到尾兩人十指緊扣,直到交換戒指的那一刻才短暫分離。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bq8ka

大概是源自於接近自然的種族天性,神族人偏愛翠綠,間或搭配著高潔的白以及蒼空蔚藍。那同樣反映在神之仙境村三大家族的正式禮服。其實並沒有明文規定,但典禮上總會看到露西亞金家族成員身著與他們眸色相襯的綠,緋薩家的就是天青,而絕美清冷裡透露著威儀的無暇白色則屬於恩維金家。

米德海姆那些新興貴族拙劣的試圖模仿,炫富的過度紋飾不離這三色卻已完全與讚頌自然之初衷脫節。──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就算不討論米德海姆一團團烏煙瘴氣,阿萊諾依舊討厭這項關乎於色彩的不成文規定。

無聊撥弄著日前收到的晚會禮服,硬盒上可愛的蕾絲緞帶已被絞成支離破碎,他還是懶得拆封。一路從王宮新年晚會、研究院抱怨到路西法,阿萊諾金眸瞥向寢間。穿戴好神之精靈服的白羽正巧打開了門,他赤眸微瞇,故作成熟想假裝厭煩,卻掩飾不住其中滿滿的期待神色。

阿萊諾寵溺的勾起嘴角。白羽摘下帽子左右研究,好奇是否必須給裝飾的枝葉澆水。他看白羽笑著,白皙的俊秀臉蛋在綠衣銀髮益發明亮。有些令人羨慕耶,阿萊諾喃喃自語,抓起一綹自己的張揚豔紅。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