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有感亂發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呃……其實很少(也都很短,汗顏)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名詞解釋,另稱設定。記不記得寫作的大忌之一就是設定沒完沒了,破綻百出不說,上不了臺面得爛文筆還根本駕馭不了那大而無用的架構?

還好我的設定不大(自以為)。

但明知用不到卻依舊設定得很開心的我也一樣很沒救……所謂坑坑相連到天邊?其實這只是書寫筆記吧?

 

 

成年試煉,精靈皇族被認可獨立的必經考驗。

試煉二字聽來恐怖,其實不過是讓甫出學院的年輕皇族完成各種任務,在多方嘗試、經驗累積下,找到自己未來數千年職責方向的過渡階段罷。

挑明講開似乎是求職撞牆期。

成年試煉為何需要,為何又只存在精靈皇族?精靈生命近乎無限,原來漫長歲月裡數度調整生命軌道並不足道,但精靈天性追求自然衡定,怎麼能接受善變的統御者,更何況皇族身負安定民心之責,本該就犧牲自由。

所謂試煉是職責的產物,通過試煉,成年的精靈皇族便需要對自己所選之路負責。──至死方休。

 

沒名字的逃亡者剖開死者焦屍救出、然後被沒名字的精靈公主帶走的嬰兒為人類女嬰,被逃亡者取名為Inia。

Inia確實是神奇的存在,由人類母親孕育、經人類與精靈混血的逃亡者之手降生、接著在精靈公主傾心灌注的魔法以及其日後越顯濃烈的關懷教誨中成長。從未有另一個生命甫出世便經歷如此波瀾劇變,從這個角度看來,Inia也是一個不可能的存在。

 

有精靈血統的逃亡者是精靈與人類混血,父母都不是純粹精靈或純粹人類血統。

逃亡者在尚未開始逃亡的童年便被拋棄,青年時期的尋根之旅使其了解父母的雙親都分別是精靈與人類,兩對沒有交集的夫妻命運像得出奇,兩個孩子都曾看著擁有精靈血統的母親在身為人類的父親病老過世時心碎欲狂,兩個孩子相遇相愛後也都發誓不重蹈覆轍。

為什麼會拋棄襁褓中的有小生命、他們的孩子、日後的流亡者呢?

尚未尋得理由他便失去摯愛之人,試圖忘懷,絕望待死,極端心思撕裂悲傷靈魂,他終究成為逃亡者,卻是在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痛苦中尋找能掌握的救贖。

 

最後,逃亡者跟精靈公主不會在一起。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綱only。狗血注意。缺乏文采注意。沒頭沒尾注意。角色沒名字注意(有人要幫我取名字嗎囧?)。

欲閱往下,後果自負。

 

 

 

看似年輕實際上也真的很年輕的精靈公主正聽取任務簡報。

並非國務簡報,即使是皇族在未通過成年試煉前也不被允許插手政事。

未通過成年試煉,自然年輕了。

精靈公主專心地聽也專心地翻閱資料,這個捕殺罪犯的任務看來並不容易,但讓精靈公主皺眉疑問的原因不在困難。

戮屍。

為甚麼會想去破壞已經失去生命的軀體?

那個罪犯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呢?

從現場景況毀屍數量讀到可能手法,始終低頭看不清表情的精靈公主,直到末段那句推測罪犯擁有精靈血統才猛然抬首。

滿臉詫異,許久,而不見憤怒。

 

逃亡者逃避的是自己的滿腔自責,於是自我流放。

又想要證明些甚麼,矛盾徒勞挫敗,直將逃亡者撕裂。

最後只能不變地,逃。

 

然後精靈公主與逃亡者在戰火肆虐過的破敗城鎮相遇。

 

首先發現對方的是逃亡者,沒有看見公主淡漠著對愚蠢人類毀滅同族毀滅自我滿滿不屑,只注意到精靈低垂眼簾下純淨的哀悼。

很特殊,置身事外的悲傷。

精靈公主感到視線而警戒回眸時,逃亡者已經把焦點移開,所以被觀察的只看到夜幕搖曳,因為逃亡者的精靈血統讓本身與背景大地融為一體,僅餘殘影波動,誰說無人的星空不會晃動?精靈公主想這是多麼自然。

但黑影衝破點點星光還快速接近發動奇襲,便絕非自然。

精靈公主方才抱在懷中,為之闔眼祝禱的女屍已被逃亡者奪下,還訝異著反應不來的

精靈公主眼睜睜看逃亡者清白指尖撫過女屍頸側,一陣魔法波動後──

為甚麼死者的血液卻依舊溫熱呢?

不忍卒睹。

 

同一沙場,逃亡者在舉劍劈向第五具女屍時,被精靈公主的魔法縛住手腳,卻止不住第五次的熱血飛濺。

五次,距離他倆的首次交鋒也不過幾瞬。

異於方才數次的是逃亡者原本雙眼深沉,近乎無神地難以見底,而現在散發著比精靈公主的哀悼更純粹的光芒。

炯炯目光望向緊緊環抱的胸膛,好像要把自己揉碎卻又怕壓壞甚麼地小心翼翼。

逃亡者懷抱希望。

原本戒慎恐懼防範著逃亡者巨大變化的精靈公主終於搞清楚對方落刀前那陣魔法波動。

一切都如此自然。

精靈公主接過逃亡者懷中的小小生命,用比逃亡者更柔和更純熟的魔法溫暖原本尚未誕生,由逃亡者粗暴接生,救之於母愛禁錮、救之於窒息的生命啊。

 

精靈公主沒有完成任務。

逃亡者消失了,不再逃亡。

 

沒有高潮只有平淡結局,沒有完成任務卻通過成年試煉的精靈公主與不再逃亡卻仍被稱做逃亡者的前罪犯最後一次視線交會是精靈公主抱著小生命踏上返程前驀然回首。

淒涼廢墟中空無一人。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憤怒燎原的真實神聖正對抗殺人者所引業火。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光是報名比賽就有個故事可以說了。

在ptt的book板上看到比賽的資訊就一直想報名,嗯……當然想要獎品,250本書耶超吸引人的!可是最大的願望還是想過個不一樣的生日:);下定決心是一回事,但跟家裡說又是另一回事,最大的阻力絕對是老媽,總是熬夜的她卻關心別人睡眠,想必會對這種不睡覺的比賽嗤之以鼻。

3月15號中午,在我打開gmail草稿看著已寫好多日卻還沒寄出的報名書發愁時,老媽站在我身後,說了:

「你要去參加閱讀比賽呀?」
「──你怎麼偷看!」
「有什麼關係。什麼時候?」
「……3月29號,不過我還沒報名也不知道會不會被選上參加。你不反對啊?」
「幹嘛反對,反正你喜歡啃書能啃到去比賽也很了不起啊。」
「……喔,所以你不反對囉。」
「你幹嘛一直問?」
「……因為我想這種24小時不睡覺的活動你一定會反對啊。」
「等一下,我不知道!這什麼鐵人賽事熬夜連續讀不睡覺的啊!」
「……你剛剛不是看到mail的標題就是『報名24小時閱讀鐵人賽』?」
「我沒看到!24小時那你不要去好了!」
「……剛剛已經按下傳送寄出去了耶。」
「不准去!你這個完全不能熬夜睡眠正常到不正常的!」

然後開始舌戰鬥法XDbbb,發現大學四年離家使兩老對我許多印象、包含準時12點就寢與起床氣等等,都停留在高中時代呢,不禁有點唏噓,反正說到最後就不想管也管不著他們唱衰我不會入選了。

 

直到3月26號,meeting報告報得很爛的我正猶豫要不要接手機。剛剛同樣的號碼打來時我正在報告,老師說可以接不過我來不及,自我安慰說這個時間打來的只有博客來或金石堂詐騙電話……所以,已經報完也被電完老師換電其他學長的現在,要接嗎?

接了,是誠品,通知我可以參加週末的閱讀鐵人賽了然後記得去回信。我差點跳起來了!

回到家後又是唇槍舌戰,總之老爸老媽就是說很傷身不讓去,儘管我說再多次「是去啃書又不是搖頭飆車!」也不行。所以說最後他兩老到底是為什麼在比賽當天改變態度,還興致勃勃叫我別坐公車要送我去會場呢,實在叫人想不通。

 

等一下!不會是故意趕在最後一刻出門想害我遲到失格的吧?沒那麼有算計的吧!?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用感恩寫成的筆記:D!

 

謝謝爸爸大人!因為低調沒怎麼呼朋引伴來一起參賽,所以當然也沒有朋友來加油助陣,爸媽成為誠品人員與鐵人夥伴們外唯一的精神支柱:),29號下午1點45分趕到誠品敦南店,報到處只剩五六個未領取名牌,該不會我是最後一名報到參賽者吧?好在有爸爸大人接送,否則差點就遲到失去資格了呢,看在這份上就忽略兩老一直想叫我放棄比賽、直到車上還努力遊說的囉唆吧,畢竟那本就是滿滿的心疼與關懷嘛。總之謝謝爸爸大人!

謝謝吳效賢團長跟季葳!比賽結束後季葳跟我家媽媽大人說「餘三都會主動聊天喔」,真叫人有點小害羞──明明都很低調的,之所以反常不就是因為季葳更害羞都安安靜靜的,29號下午2點開場時效賢團長讓大家自我介紹,兩個人都不說話冷場在那邊像話嗎、以此為藉口就讓多話本性顯露出來;自我介紹後,玩手拍手神奇地又跟季葳分在一組,接著效賢團長拍手拍不完的遊戲叫人手痛死了,大家拼命甩手加吹氣敷敷,動作比拍手還一致呢。總之謝謝吳效賢團長跟季葳!

謝謝誠品!29號晚上4點的下午茶開啟了隨後持續不斷的食物地獄……量多到真的有點像地獄,一直在吃東西真的太叫人印象深刻,反而把其他講座活動及音樂等誠品精心安排的光芒掩蓋掉了;但說實話沒有什麼掩蓋不掩蓋的問題,講座場場精采,影音十足催眠,然後誠品的工作人員照顧著大家一起度過二十四小時,期間還得注意有沒有人打盹要開始計時,比起來還更像鐵人呢。總之謝謝誠品!

要謝的太多了那就謝天吧!不過30號早上6點興匆匆跑出去想看日出、卻因為下雨敗興而歸的小插曲實在叫人很不想謝天說XDbbb。總之先謝天吧!

謝謝夏夏老師!睡眼惺忪的30號早上9點聽到要剪紙真叫人精神大振,不過對摺剪字比起從小玩紅紙雕的十摺十二摺窗花實在是小意思XD,所以夏夏老師要我們剪名字時在哀的人絕對不是在哀「戴很難剪」喔,真的啦;趁著剩下空檔加休息時間,趕緊靠好久沒玩的鏤空藝術字本事剪了個「Summer2」,然後害羞地遞給已經要離開夏夏老師,好高興剛好挑到與夏夏老師名字相應的鵝黃色來剪這幾個字、也好高興夏夏老師收下這份班門弄斧的小勞作。總之謝謝夏夏老師!

謝謝劉耘跟小琦!熬過大半夜與大清早,30號中午12點到結束的這段純閱讀時間,是靠你們推薦的《記憶像鐵軌一樣長》才撐下去的;活動中間的休息時間跟小琦聊了聊知道她在台南法院工作,超神奇抑或超巧合地,季葳也在台南讀書而我剛離開台南,世界真是小,說不定三人曾做過同班火車或客運呢。總之謝謝劉耘跟小琦!

然後再次謝謝不管上頭有沒有個別點到的所有鐵人夥伴!從陌生人到戰友,還一起熬夜啃書撐過二十四小時的經驗可不多得,真高興30號下午2點在拍手聲中通過比賽第一階段的是全數十五人!接在費心、爆肝後的是震腦(brainstorm),第二階段的PK問答可以說高潮吧,大家已經感覺不到疲憊地全都high翻了,吆喝照相、KJ帶領大家加油、柚子送每人兩本書、劉耘答應整理mail與msn、握手道別,大家真的都好好好可愛,真的、好幸運、能參加這次閱讀鐵人賽。總之謝謝各位鐵人夥伴!

最後謝謝媽媽大人!總之總之,就是謝謝!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是天蠍座的?」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這是馬份家獨子兼繼承人與波特家次子首次見面的對話。這麼說不太精確,從頭到尾小馬份都沒把視線從月台上的父母移開,直到火車啟動,幾個吵吵嚷嚷的高年級學生衝進車廂把他們的弟弟、堂弟表弟或者其他總之是指同一個人押走,小馬份才轉頭看向車廂門口,正好瞥見一抹紅色隨著嘈雜腳步遠離而漸漸淡薄。

又一個衛斯理,難怪他知道我的名字。

小馬份想著,隨即把這個念頭拋諸腦後。

可以輕鬆容納五六個學生的偌大車廂就他一個人,小馬份明白自己的姓氏使某些人敬畏、另一些人厭惡,由於父母總是忙碌他早習慣了孤單一人。因此當廂門被推開時小馬份只當作是誰走錯了懶得搭理,繼續埋首那本高年級才有機會選修的《神秘文字學》。

「呃……請問?」不速之客開口。

小馬份訝異地抬頭,對上紅色額髮下,一雙不是褐或藍、不屬於衛斯理家傳統的碧綠眼眸。

 

(大默)

 

這絕對不是命運的相遇!可是為什麼我越寫越像!!!

不管親子孫世代,扯到莉莉的碧綠眼眸都會變成老梗T___T。←天音:老梗代表好用啊XD!

孫世代馬份名字被皇冠中譯成天蠍,嗯、很微妙,是比音譯史考賓好聽啦(柯南電影的關係史考賓會害我想到美腿殺手XD)。可是既然如此幹麼不把跩哥譯成天龍啊?說到人名翻譯真的很有意思,波特家次子小阿不思的暱稱其實是Al,應該翻成阿爾或是台風的小阿(好難聽……),皇冠你的小思是從哪來的?

快寒假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Sev我問你──」

「不准問!也不准這樣叫!」

「James Potter你好吵,Sev都沒意見了你吵什麼。」

「我說不准這樣叫了你這個該死的Slytherin!」

「Sev也是個Slytherin。」

「而那是個該死的錯誤!還有我說了不要這樣叫,他是Albus!Albus,Albus,Albus,Albus Potter!」

「Potter你真的很吵。啊,抱歉Sev,我不是說你。」

「你說什麼!」

「閉嘴,老哥。」

「Albus你怎麼可以這樣是進入叛逆期了嗎喔我的寶貝弟──」

『碰!』

「……Sev,我一直很佩服你的無聲施咒,厲害到不尋常。」

「如果你也跟James以及一群Weasley一起長大就不會這樣認為了。」

「喔。」

「對了Scorpius,我也很好奇你為什麼叫我Sev。……我是不介意,真的。可這畢竟是中間名不是嗎?」

「Severus聽起來比Albus高貴。」

「是喔。」

「是啊。所以你不介意我這樣叫你,Sev。」

「為什麼要介意?等等Scorpius,你不會就是想問我這個吧?可不可以叫我的中間名?你都已經這樣叫了幹嘛再問啊,何況你明明知道我不會介意!」

「嗯嗯。咦?啊!」

「其實你有點笨對吧,Scorpius。你真的是那個贏過Rose的學年第一名嗎?」

「……」

 

 

所以這是篇Sev文(爆)!贊成Severus聽起來比Albus高貴請舉手XDDDD!

私設定有。

因為沒看過HP7的人會看不懂所以應該不算爆雷吧,嗯(←啥鬼邏輯)。

小天蠍好可愛,小賽佛等於小思好腹黑,還有小詹姆好笨(喂)。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侍官攙扶離去時小庸已經激動到站不住腳,幾位官吏擔心地跟上,或嘆息著退下。

月溪差點沒忍住離席的衝動,朝議繼續,而他沉默地思及:想來好笑,除卻自己後正殿中居然只剩下那些僅夠登堂議政的低階小官,沒有交情因此無法用關心等理由隨塚宰大人離開。

其實月溪很渴望去看一看小庸,告訴老者、或者告訴所有國民,拒絕升山並不等同背離職責拋棄百姓啊……

「這就是背離職責拋棄百姓!」

他一驚,還以為自己不覺間把心聲說出來了,但顯然不是。

「就算現在的芳沒有台輔代表民意向王進諫,可是對天命正道的需要不言而喻,那就是民意。難道把握每絲迎回麒麟的細微可能不是吾等月陰朝所有官員肩負的職責嗎!」

年輕嗓音夾雜激昂,前來述職的惠州州牧大聲道:「即使不若小庸大人歷經六位台輔七朝更迭,席上大人們也都知曉以往當麒麟旗飛揚時,如何調派軍隊護航,並彈性調整政事讓眾官分批前往黃海。芳一直以積極尋求天命正主聞名,那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現在也仍在進行的不是嗎!」

「州牧很清楚呢。」月溪苦笑。

「不要開玩笑了!」那是踰矩,不該出現在議事中的激情口語,明明知曉年輕州牧的行為已侵犯王座權威,卻沒有人阻止。月溪也聽著,漠然地。「芳國國民都知道月溪大人絕非貪戀權力,更沒可能膽小的害怕被麒麟拒絕。那麼您怎能不升山?為什麼置身事外,拒絕像過去芳所有假王偽王一樣行使升山的義務!」

為什麼造成如此矛盾的局面?

為什麼要讓我們痛苦地疑惑!

月溪明白飄逸在空氣中的沉默控訴,所以他只是自語。

──不用升山,也知道踐踏天命的罪人無法得到天命眷顧吧。

悄聲地,不讓任何人聽見,不讓任何人知道至今那個男人仍然用哀傷與自責將自己牢牢束縛。因此,便不會有人因為認為應當分擔這份的罪惡,而陷入與他相同的苦痛中。

 

 

 

三:我家月溪是自虐系的(爆),或者應該說我筆下整個芳都有自毀傾向(喂)?

↑這番論調跟我堅持無王的芳沒有妖魔肆虐好像矛盾……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歲末事雜,繁多祭典關乎下年國運走向不允許草率,更何況正月的祭典將至。我無法在此時離開芳。」

月溪如是說:「下回吧。我會誠心祈禱祥雲出現,希望王出現於這次的升山者中……」

他話音未落便被打斷。

「大人,您第一次『不能離開王座』的原因是『春日的努力影響收成,還有冬天荒廢的水道必須疏浚,多少撑過嚴寒的百姓等待冰封解除後救援到來。』」

「半年前您『必須留守』則是出於『城鎮急待復興,除卻農忙的春秋與無法外出的嚴冬,只能趁著盛夏進行工事,因此需要全面而嚴謹的規劃與監督。』」

「三個月前也就是秋分前,『竭盡一己本分在朝廷努力彌補踐踏天命的過失』所用的理由自然是收成備冬──」小庸,身為塚宰的老者,道出眾人疑惑。

「月溪大人,您為什麼如此抗拒升山!」

痛心疾首,一如兩年前月溪欲返回惠州的吶喊。

其實眾官都知道月溪無意為王,寧可讓王座空懸四年,而這份堅定從未動搖。

但他們以為那個用哀傷與自責將自己牢牢束縛的男人會改變主意,就像當年領悟了唯一能做的是在王登基前制止國土荒廢後,月溪終究成為領導月陰朝的代理國君。既然如此,當全部的芳國人民都像麒麟崇拜君主般無條件地信任月溪時,眾官便難以理解他拒絕升山的原因了。

或者說,不願去理解。

月溪的回應是一臉漠然地沉默,並非辭窮,而參雜些許哀傷,如此難以察覺,卻亙古不變。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的臉上藏不住疲憊,這種表情從那年再度迎回泰麒後就時常出現,美麗的面容裡滿是哀傷與無力,完全失去高位天仙應有的從容優雅。

而她無意掩飾。

逢魔時刻的斜陽灑入雕花木窗,又漸漸黯淡,黑暗隨著夜色腳步滲進早已浸蝕這室內的沉痛死寂。若換作平日,此時的她是該待在自己宮殿,而非嘆息著空對千百座實無二異、及至地老天荒也不見得能成蓬山公臨幸的寂寥行宮。

確實現在異於平日,這雅室也絕非所謂失寵行宮。趴俯在眼前華麗錦床上痛苦呻吟的,不正是蓬山公?

她皺緊眉,伸手想撫慰那無助幼獸,但僅至半途便放棄垂落,甚至得費盡心思才能忍下急欲逃離的原始衝動。曾被壓抑的黑暗氣息蔓延,籠罩著失去意識的麒麟,她看不透,那比起關窗推出的神秘夜色更顯詭譎,尤其叫她恐懼的是她明瞭此類混沌是出自床上的瘦小身軀,不屬於天綱規範的異常卻源於仁德神獸。

她想起那只曾失去神力的黑麒說過:那些年他孤寂圍繞,忘記常世一切,只能漫無目標地茫然虛擲光陰,經常感覺心底掏空也似地發疼,而一隻無主的白皙纖手總在此時悄悄攀上他的肩背,支持與溫暖隨之而來。

那是即使在最痛苦的時刻,泰麒也能夠笑著回味的往事。

現下卻除了象徵絕望的黑暗,沒人有辦法接近蓬山公,試圖給予蓬山公任何協助只是自不量力,連身為高位天仙玉葉仙子的她,也被拒絕。她唯一能做的是試圖忽略,讓幼獸無意識的呼痛自語使一室靜謐越顯刺耳。

自責的難過眼淚滑落美麗臉龐,更多疲憊爬上她的眉宇。

她自責。因為知道蓬山公的苦痛並非來自黑暗纏身,多少起於暈血,但最大理由卻是──

 

 

 

碎碎唸模式ON的三:又是芳國亂想XD!這坑算是集結長久的怨念,自以為算是頗有系統了,但是會有很多自創部分而且填得很慢,要小心慎行喔。感謝您的閱讀!

藍:好說。那我的教授文你打算啥時寫?

三:呃……

藍:某人本來暑假同學會時承諾我的陽子文好像是「七夕交稿、最晚聖誕節」嘛?然後又說滿心哈波自己要求改題目,現在卻玩回十二國?我的教授文貌似完全沒動嘛?

三:有動啦……上次那個抬頭很有紅樓夢味道的文字遊戲就是動了的殘骸,嗯。

藍:喔,殘骸。所以進度呢?

三:……嘿嘿嘿。

藍:再嘿啊你!該做的事不做,該寫的稿不寫,太閒了是吧?總之你敢拖過聖誕節就等死吧。

三:囧。

 

(嗯,扮演別人罵自己拖稿真順。)

(原來我花心不完稿的滿盈惡貫連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嗎……)

(雖然我沒問過但還是要感謝阿藍出借名字!不過我相信我說出你部分心聲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因為標題以為這是紅樓夢衍生……=____=b

 

男人記得與她的那次對話,不因為那是他倆絕交多年後的首次交談也不因為那是他倆當時都沒有想到的最後一次會面,只因為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

話題是她開始的。她向男人介紹她即將出世的男孩,幸福地笑著說兒子的命名權在她,然後對男人精準地猜出那個名字驚訝萬分,而男人感染了她的笑意,嚴肅的鷹眸難得地彎成下弦柳月,回憶起那段青梅竹馬的童年歲月裡他倆玩了多少次家家酒,她總是扮演一個完美的母親並想像一個美滿的家庭玩得不亦樂乎。即使當時尚為稚童男人也沒喜歡過這女孩子氣的遊戲,但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因此男人記得她總是用同樣的名字輕喚那個想像中的男孩,直到今日。

男人想著她果然不會改變,依舊抱著如此天真如此純潔的赤子童心即使將為人母,又再度微笑。暗自歡呼太好了他倆合好了,以後能夠再無芥蒂地面對她每一個美麗笑靨的同時,男人把她那不變的永遠燦爛溫暖的微笑深深刻在心底,即使不發下毒誓也不會忘卻,因為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更何況這一刻多麼寶貴。

他倆又聊了整個下午,真難得在那戰爭忙亂的年代裡還能如此促膝長談許久。不捨地結束後男人知道自己會記得與她的那次對話,不因為那是他倆絕交多年後的首次交談也不因為那是他倆當時都沒有想到的最後一次會面,只因為男人記得她的一切並珍而重之、就算再細碎的瑣事男人也不可能忘記。

 

疊句代名詞遊戲XD,某句子重複N遍不是錯覺。

橋段像某死青少年為主角的小說也不是錯覺,不過這應該不算爆雷吧?

總覺得我筆下的人物情感要嘛好膚淺要嘛隱晦的莫名其妙,是不是真的該去談個戀愛才能把這些情感描摹出深度啊!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照舊地廢言比正文多,照舊地有一點點第七集的雷所以使用<READ MORE(已撤)>。

第七集的霍格華茲大戰有在下冊書皮介紹上約略提及,然後內文裡應該是麥教授說了句「現在是史哲萊林選擇的時候了」……

媽啦又一個身為蛇學院的原罪,基本上即使是事實(←好難唸)我還是有點不爽這些話,不過在大戰前挑明很正常吧。是說這些掙扎與內部衝突被JKR用大部分學生圍剿少數幾人等於特例輕輕帶過了,嘆,昔日惡役角色定位的緣故吧,真要發揮我想這部分很能寫出深度的。

另、因為期中考壓力導致物極必反(←喂)近日回顧了收藏的哈波同人,大推螢火蟲大的染荒ˇˇˇ。

 

孚立維教授帶頭發出詛咒與防禦魔法時芽菜教授正忙著指揮學生把危險植物向城牆下倒,崔老妮教授把水晶珠當網球亂發,而霍格華茲代理校長也就是那位素來莊重優雅的麥教授撩起裙擺率領變形傢俱朝敵人衝去。

──實在是酷斃了。

發出感嘆的史哲萊林三年生被同學院的級長狠拍一記腦袋後趕忙回神,繼續手中動作,接著他們跟隨唯一一位出身史哲萊林的前校長畫像衝出地窖,把裝著取自魔藥學教室那堆不知名但絕對致命的藥水瓶罐等於超級手榴彈用力地無視某些同學抗議地扔了出去,目標是攻擊城堡的那方、那些食死人。

他們選擇了分裂(與過往與歷史與部分的昔日同窗)。

他們選擇了團結(與未來與希望與絕對的當下同袍)。

他們完整了。

 

說真的霍格華茲大戰從某種角度看來也算是霍格華茲大爆笑XD,尤其是崔老妮。不知道石內卜教授還活著的話(聲明:我對他沒愛所以此處非感傷口吻)會如何演出?總之總之,我對史哲萊林學院的選擇被這麼簡單地帶過很怨念啊。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阿藍這篇不是你要的教授文。不愧是彆扭教授……我想半天,哈利奈威雙子莉莉金妮路平教授小泰迪、連佳兒的靈感都有了一點(←可都真的只有片段成不了文嘛orz),關於教授的想法卻還是貧乏得緊。

有沒有愛果然很重要。

我說的是我對角色有沒有愛,角色外冷內熱心底有愛悶騷幾十年關我什麼事啊=____=+!

 

因為有雷所以用了好久沒用的<READ MORE(已撤)>,真是微妙……

 

 

你死小孩休學翹頭不來上課就算了,開學都好一陣子還有臉跑回來?霍格華茲精明嚴厲的教授們可沒那麼好打發,管你是逃難避禍當恐怖份子甚或開沒啥邏輯的主角威能去拯救世界都一樣。

結果那個活下來的死小孩,呃、早就已經是死青少年了,與他兩個死黨在戰爭結束後三個禮拜,才終於擺脫無止盡的訓話。

整體說來──請忽略衛斯里家小兒子三步五時的無腦發言──他們其實不怎麼抱怨教授囉唆,套句葛萊芬多資優生等於行動圖書館的名言:教授總好過外頭那些洪水猛獸吧?兩個臭男生看向霍格華茲城堡大門:儼然已經變成觀光露營區,成千上百的帳棚一路綿延到活米村,各種報社通訊社的的旗幟飄揚、等等這裡是魔法世界為什麼會有BBC?放眼望去,敢情比三年前的魁地奇世界盃還要熱鬧。那隻怕老婆的不用說了,戴眼鏡的疤頭英雄想起被陳年往事不堪回首,也是猛地點頭同意資優生友人的話。

若沒有霍格華茲的管制及鳳凰會幹部協力防守,他們早就被餓犬也似的記者們啃得一乾二淨了……

不過啊,大家可別跟某魔王一樣,忘記非人的魔法生物蘊藏多少強大力量喔。

要記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像葛萊芬多超級資優生這種提倡魔法眾生一律平等的世界大同理想主義者,親眼見識古靈閣妖精大暴動之後再回憶也會不寒而慄,更別提那個回憶的主角帶了大批同黨,兇神惡煞地現型到普通巫師及女巫無法輕易進入的學校還正正好落在你的面前。資優生那聲嚇壞的淒厲尖叫日後是成為流傳千古的佳話還是笑話不得而知,可現在倒好,起碼唬住那群妖精暫時扳回一程,順便引來圍觀眾人看戲,開玩笑、要比勢力大小先看看這是誰的地盤吧!

所以在氣氛緊張一觸即發時,對方全體的深深鞠躬實在是出人意表。

「哈利波特,吾等欲向您取回日前您支付的葛萊芬多寶劍。您應當記得,您將寶劍作為某事條件交換之報償給吾等。但因一古老的魔法召喚,寶劍再次從吾等的收藏密地中消失而現身於霍格華茲。」名為拉環的妖精稍稍抬頭,「吾等請求您.打敗黑暗勢力的哈利波特,兌現諾言,交還葛萊芬多寶劍。」

忽略那殺人目光,我們得發誓:實在沒看過有人討債還如此彬彬有禮。當然魔法世界最大銀行守門員並非人類,可要是衛斯里家那個在古靈閣工作多年的長男在這也會掉得滿地眼珠,一個人只有兩顆眼睛要怎麼掉得滿地不是現在重點,重點是客氣絕非妖精天性,貪婪固執才是對方聞名之因。

(去MEETING,明天補完 ← 難以兌現的空頭支票……)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無爆雷,爆雷詳細版有時間再補。是說書都出一星期了還算爆雷嗎……

 

我家莉莉實在太完美了ˇ(←被詹姆&某教授打飛)

妖精對工藝的想法意外地合我想法,這可是使文藝界基層創作者能避免剝削、真正獲利的概念吧?妖精為維護己身權益更堅守責任的大暴動帥呆了,真想看看古靈閣被炸飛時妖精們的表情!(←無良妄想)

龍、魔獸、靈性生物的戲份其實不少了但私心還是以為會有大團結大宣示的說。

然後,十九年後好──短────。沒關係我看同人補完=w=+

 

其實本來看五六集時總頗悲觀,認為JKR一定收不回來第七集完結一定不好看……所以真正把書啃完整個大大驚艷,當然還是有些描寫太突兀或可以再深入一點。

像路平教授的心情轉變可以發揮更多,啊JKR你角色利用的不夠啦,結果一堆人都只注重上集然後斷章取義、犬狼愛大爆走,實在有點叫人小囧,其實我個人是頗欣賞下集尤其大戰前路平的表現說,綜合以前他對哈利的關愛與付出,這傢伙本來就是好男人型的,在劫盜四人中最適合教書相子的一隻嘛(不是相夫教子=_=b,嗚好難形容)。

跩哥也是可以發揮更多,總覺得JKR有想描寫他卻顯得平板。

另外,敘述總雖然片片段段,不過莉莉伊凡的形象大概是整部哈波最無瑕的了。還是因為敘述太少才有這種錯覺……怒啊,到底我家莉莉(←再度被打飛)這麼冰雪聰明是怎樣被那個痞子詹姆騙走的!?

有些不像伏筆的伏筆提出來的模式給人硬拗的感覺,嗯,還有些以為還可以發展的喬段都沒在完結篇裡提到。

反正那句老話沒關係我看同人補完=w=+。

總之大推哈波七ˇ我要去啃第二遍了ˇˇˇ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葵,把手套脫掉再練琴。」

「不要。這是四月一日同學親手織的呢,雪兔老師羨幕嗎?」

『嘩!』

「四月一日?君尋?前陣子受傷的四月一日君尋?」

「嗯。四月一日同學沒事真是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

『嗶啵叭叮咚──』

「雪兔老師你做什麼?」

『嘩?』

「打電話給桃矢。」

「雪兔老師你打電話給桃矢先生做什麼?」

『嘩嘩嘩?』

「桃矢也很關心君尋啊。」

「……雪兔老師。」

「什麼事?」

「雪兔老師不可以搶走四月一日同學喔。桃矢先生也是,雪兔老師跟桃矢先生都不可以搶走四月一日同學喔。」

『嘩!』

「是不能跟葵搶嗎?」

「反正不可以搶走四月一日同學就是了!」

「OK我保證。我也保證桃矢不會去搶君尋。」

「真的?」

『嘩?』

「真的。」

「勾勾手──」

『嘩──』

「好。」

「耶!」

『嘩!』

「那,可以練琴了嗎?」

「好。」

「……葵,先把手套脫掉。」

「不要。」

 

我妄想小葵的鋼琴老師是雪兔哥妄想很久了=w=。本來嘛,連侑子大人也盡量避免接觸的小葵,除了庫洛出品的月=雪兔有足夠能耐(不管是音樂本事或抗衰能力)外有誰能夠應付?

──等等其實月很衰很噓吧?這樣想起來奈久留好想比較耐操比較適合喔。(大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內容的話叫哪門子感想啊!)

最近在忙的東西→冰與火之歌人物表,厚臉皮放上來希望舊雨新知協力補全=w=。

真的瘋上了,好像沒有其他作品讓我這麼狂熱過>w<。反正死命K完四部十二本之後就想弄這個了XD,登場事件清單,目前以每天一章的龜速製作中。

等等我才KEY完六章怎麼就已經破百人了?有兩百多章耶,可以耗很久……

 

總之就是愛死冰與火了ˇ

不過要將情節內容一言蔽之還真有點難(不負責範例:魔戒=把一只金戒指搞丟的故事、刺客=一個私生子自怨自艾的成長故事……(毆飛)),雖然高潮不斷,但其實作者根本還沒寫到重點吧=_____=!

 

所以阿藍你的十二國文要慢慢等了XD(←標準牽拖)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進屋後涇水小龍被莫可晾在一邊。

莫可從櫥櫃取出兩盞玉杯,涇水小龍漫無邊際想著那晶瑩剔透地水碧如茵與几上粗製的陶壺毫不相稱,但誰在乎?沒有煮茶,莫可直接舀了杓涼水注入壺裡,長頸的壺在纖細的雙手間轉上一圈,原本清澈水底多了些閃耀,微小卻難以忽視,是忘川水畔特有的月白磁沙。

涇水小龍繼續占著桌角發呆,一旁莫可的沉默卻沒有持續,邊備茶器邊解釋:你看,靈魂是承載時間的容器,而時間裡夾雜的瑣碎或精華將為生命記憶。

莫可說到靈魂時舉起玉杯,提及記憶時把壺輕放在涇水小龍前,裡頭漾起漣漪懸浮,忘川河沙築成發光的漩渦。百般無聊的涇水小龍每每在沉澱平息前再度晃動陶壺,壺的長頸中心始終是線無暇銀絲,直到莫可接去了壺,白沙瞬時四散渾濁了水。

終於要表演了嗎?孟婆湯與忘川水的差別,涇水小龍笑著問道。

莫可點頭,傾身朝一盞玉杯注水。

空氣中沒有話語,溢出的水沒被理會,莫可與涇水小龍的注意都只在玉杯裡頭銀白躍動。緩緩細流間忘川河沙懸浮的沉澱,沉澱的驚起,驚起的懸浮,新進的加入,舊有的流逝,舞成的是一個生命歷經了記憶所有。

停止注水時涇水小龍看見這世生命的結束。

空出雙手的莫可從几上揀起鐵製茶匙。

陶壺玉杯加上鐵匙,多麼格格不入的一套茶具。涇水小龍沒來得及調侃,莫可便將匙擲入杯中,攪拌,濺出些許水花又隨即取出,只見上頭多少月白磁沙沾惹,玉杯裡剩下清澈一片宛若嬰兒出生的茫然。

涇水小龍瞭然了,與莫可同聲道:孟婆湯!涇水小龍為彼此默契微笑,而莫可繼續說著:孟婆娘娘的酒湯甚至不碰觸靈魂本質,僅僅在生命穿梭間便抹除一世記憶,也難怪孟婆湯對記憶碰撞下刻在靈魂上那些不包含內容的純粹印象無效,也難怪對天賦神靈無效──

說及此時莫可已重新注滿另盞含沙濁水。不同於前的只有一點,這盞玉杯裡灑上了佐茗的香花,注水時菊瓣伴隨銀沙舞動剎是好看,而現下波紋將息,粉色佈滿水面。涇水小龍可以想像神力牴觸孟婆湯,因其大小維持多少前世記憶,就如花瓣拂過茶匙留下磁沙,不為生命更迭消逝,與下輩子的記憶一樣只隨時間流逝。

好啦我懂了,涇水小龍幫莫可洗淨玉杯後問,可你只是更具體地說明孟婆湯,那忘川水呢?孟婆湯和忘江水的差別呢?

莫可用眼神說著我正要說不是,起碼涇水小龍如此認為。但其實那對眸子在注水時從未抬起,而抬起時又已如以往一般深邃難懂。

這次只用一杯水?不用分別有無天賦神靈?

不用分別,莫可回答,話音方落便揚起手。涇水小龍完全無法看清,只知道回過神時,盤旋於空的三四升水球已經撞進小小容器當中,現在是滿桌濕濘,原本晶瑩剔透的玉杯綻裂蛛絲細紋傾倒在几上,兀自打轉。

涇水小龍還愣著,甚至沒有被莫可淡漠的語氣喚醒。

莫可說:不用分別,因為忘川是時間洪流,時間洪流下多少天賦神靈都微不足道。

那靈魂也微不足道嗎?涇水小龍想要問。

開口時那盞玉杯終於碎裂。

 

 

(不是我在說,莫可你真的有夠難搞。雖說難搞也是自己寫的自造孽啦……)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為止很得我心ˇ我喜歡這種多人視角的敘事方法,雖然讀起來有點累,一分心就會混亂b,但真的比單一視角有趣多了。

不過翻譯的確有爛到……

權力鬥爭的描寫很真實深入人心,感動或著震撼是跑不掉的,不過我的興趣比較在長城以北。

目前最愛的是Jon,其實Stark家每個人就連Sansa我都很愛。可是我說Jon啊,你才十五歲耶,思考像小鬼一點好不好,Robb也一樣……這樣子很讓人心疼耶。

進度只到二部曲,圖書館書超難借。

掙扎要不要買當中。

沒了。

 

(以下不負責妄想)

 

看完Bran的狼夢後在猜Jon會作什麼狼夢,聽說後面真的會有?這不是只有Bran這種有過奇遇的人才會有的超能力啊?

反正是妄想,就說我還沒借到了XD。

 

瓊恩雪諾在沒有彩度的視野裡看到茫茫冰原,他一邊意識到這是夢境一邊嗅著泥地新鮮冰冷的腥味匍伏前進,野性直覺回首時那個在石下昏睡的熟悉身影落進眼底,他想也不想地一躍撲上。

然後醒來撞間一片血紅。

霎時間他以為踏入地獄,直到凍僵的臉頰上濡濕暖意傳來才發現那是白靈,他的冰原狼。

──天曉得是溫度抑或衝擊力道喚醒他。

活絡筋骨後他起身走回天幕之下,微落的陽光灑上雪地便融於嚴寒,世界依舊冰冷,被將至凜冬的死寂銀白籠罩著。

就像惡夢持續。他向大地祈禱,祈求甦醒。

 

(補結果:敗在69折的吸引力下,買了orz)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輛漂亮的雙人馬車慢慢駛出濃密森林,朝陽從葉間隨意灑落,淺綠透明地妝點她秀美而小巧的臉龐。

彷彿感到晨光拂過獨特的騷癢感,她瞇起眼,頸項微微仰起,滿面笑容面對和風煦日更加深一層。

那是身處極端幸福的人才可能擁有的笑容。

幾乎不真實的幸福。

幾乎不真實的笑容。

她有一下沒一下地輕甩皮鞭,漂亮的雙人馬車載著少婦離開森林。








紅色花海中央有個哭泣編織成的無聲夢境,茫茫永遠的白與黑重複放映直到黃昏醒來,霞彩絕艷逕自映入她黑而圓的清澈大眼。

沒有起身地轉首直望向血色夕陽西下,她看著天幕與大地染上相同顏色,眸底悲傷因為光線漸暗兀自隱晦不見。

那是只存在純粹至極的心中的深深悲傷。

叫人難以承受的純粹。

叫人難以承受的悲傷。

她依舊躺著,一旁摩托車被拉得老長的影子也被夜吞噬。












雙人馬車的主人與摩托車騎士在森林邊緣的紅色花海首次相遇。

他們共進晚餐,她靜靜聆聽對方笑語。

搭乘雙人馬車的她與騎著摩托車的她在潑墨渲染般地無垠夕幕下再次相遇。

她們分享資訊,其中一人說話時忖度另一人已忘記自己,又猜測她笑瞇著眼如何記憶旅途美景。















然後她終於知道她看見的是什麼。

 

 

阿藍對不起我忘記了XDDDDb,所以現在補上喔……

不要問我為什麼答應你是長文結果變成極短文XDDDDb

因為是你的生日賀文(雖然遲到了b)所以要告訴我感想,即使很短(指這篇極短文)還是要告訴我!

順便告訴我你昨天說的「ㄧㄤˊㄗ˙」是指十二國記的陽子嗎?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