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e9ttb1

裡歌的回覆終於從三界城送到神之仙境村。說是終於,也不過等待半天罷。科維緊緊捏著雅緻的信紙,明明等待許久,卻在那瞬間幾乎喪失了打開的勇氣。

一咬牙,他捏碎封蠟。

回覆內容一如他送出詢問前所預料,或著該說、所期待。不,他們的名字尚未出現在入城登記紀錄上,應該也不是使用假名,三界城這幾天沒有看似神魔混血的雙人搭擋入城。裡歌還問了來自布萊恩特與安貝格雷的流浪詩人,字句中透露她一無所獲的不安擔憂。

科維卻勾起了嘴角,輕淺但有些悲傷,很快的再被藏斂。

那很好。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他反覆的告訴自己,說服自己。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9ttb1

打進門至現在貝麗姆未發一言,只是焦躁的來回踱步。

沒人叫她別再繞圈了。

她瞥向同室裡同樣沉默的另外一人,這時候科維終於結束持續許久的擦劍工作,靜靜的收起圓舞。貝麗姆以為,然後看見科維又拿出絲布打算為劍鞘上油,不贊同的皺眉。

「適度保養就好。」

「……還以為你不會說話了。」

「我原句奉還。」

貝麗姆狠瞪科維,而對方並未回望,垂下的額髮遮掩住所有神情。他放下劍與鞘的手一次又一次翻弄著紅穗,貝麗姆聽到原本幾不可視的輕顫,在最後,充斥了科維的世界。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8v7ls

永遠永遠不會忘記那位少女。

莎莉亞與德霈克私奔時適逢神族內亂又起,他再無提供協助的餘裕。議堂上他擺出王之威儀,袖袍下五指指甲深深刺入掌心。我族對背信者沒有興趣,一句干我何事的輕蔑幾乎要脫口而出。無論如何,那嚴峻語調已足讓人或魔族王室的來使同時間感到畏懼,他們噤言,請求神族派兵支援的字句梗在喉頭。

他倨傲的回身離去,丟下使者,送客這種事本不是王當作的。事實是,他甚麼都做不了。

他止步在軍部門前,試圖整理情緒。這副德性的肯定會被那班忠誠卻極端頑固的老傢伙給趕出作戰會議。但不可能平靜吧。幾次吐納,他的拳仍緊緊攢住,即使用力顫抖著也無法鬆開。

陛下?

一只小手蓋上他的,他聞聲睜眼,少女大大的異色雙眸擔憂的望向自己。他想起侍衛近來總帶上少女見習工作,左右卻不見侍衛的人。大概先進去軍部了吧,他正想跟進,被少女輕輕拉住。

抱歉,剛剛偷聽了陛下與兩位使者大人的話。

劈頭就是道歉令人皺眉,而道歉內容教他再次氣憤於王座的無力。但下一秒的提議卻使之窒息。瞬間窒息。

我想,我能代替陛下去護衛兩位殿下。是莎莉亞殿下和德霈克殿下吧?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67py2

兩個孩子在王宮花園寫生時阿萊諾百賴無聊的發呆著。

隨手摘來把玩的草梗散落在身週,有些悽慘,絕對會把御用園丁氣得要死。不過有已經開始打打鬧鬧,把畫具拋到一旁時還砸壞幾株嬌貴盆花的小白羽與伊迪亞擋著,阿萊諾完全沒在怕的。看似愜意自適的倒進灌木叢中,艷紅的眼睫因為直視太陽而不住扇動。

刺眼,可是真的連閉上眼睛都嫌懶……好無聊啊。

安娜貝爾去醫所了,伊莎貝拉夫人順道過來提醒並接她一起前往,同時婉拒了阿萊諾同行的提議。現在是城市防備月,醫所實在快忙翻了呢,伊莎貝拉夫人笑道,言下頗有是你這個粗手粗腳的少在這節骨眼給人添亂之意。阿萊諾悻悻然正想反駁,安娜貝爾卻看了過來,異色的眼望著蜜金眨啊眨,然後含笑點頭。

阿萊諾,孩子們就麻煩你看著囉。

……喔。

差點沒抗議道都半大不小了哪還要人顧,但這麼說的話安娜會為難吧。想到這,阿萊諾慵懶的半抬上身,斜睨向兩個玩得正歡、精確說來,是單方面玩弄而另一方被玩弄的小鬼們。

太過分了憑甚麼只有自己這麼無聊!

猛然坐起,阿萊諾也講不清是打算加入小白羽與伊迪亞的打鬧行列還是想怎樣,就這樣有些尷尬的死瞪著,兩個小鬼的喧嘩依舊更令之生悶。明明安娜貝爾上課時可以乖乖待在一旁,甚麼都不做,只要偶爾對上她溫暖笑容便能夠滿足的繼續發呆許久。為甚麼現在就是渾身不對勁呢?

疑惑而煩躁的又抓起一把草梗胡亂撥弄,阿萊諾意外碰觸到略硬的質感。視線垂下,看見安娜貝爾的備忘錄那瞬間金眸倏的恢復了生氣,十足興奮。

我幫安娜送東西去!先閃!

開心揮舞著小小紙簿,阿萊諾一下子跑出王宮花園。

 

「安娜貝爾,又忘記備忘錄啦?瞧妳不安的。」伊莎貝拉夫人好氣又好笑的向曾經照顧過的孩子問道。

安娜貝爾平時總能撫慰病患情緒的微笑,今天奇怪的有點心不在焉。全醫所的人都注意到了,就等著誰首先關懷詢問。聞言,安娜貝爾歪過頭,「嗯?備忘錄放到哪去了呢?」

可是總覺得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心神不寧……她苦思,一如既往,就算會忘記依舊努力回憶,嘴角也還是淺淺上揚以免旁人擔憂。但在毛毛躁躁的紅髮劍士高舉甚麼衝進醫所的瞬間,那笑靨轉為真誠。

「阿萊諾!」

方才莫名的不安理所當然的忘記,而她絕不會感到遺憾或難過。安娜貝爾小聲的歡呼,在變著喧鬧翻騰的醫所中,心情奇蹟般的平靜了下來。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lurk.com/p/e4avb8

人算不如天算。

還有,人比人氣死人。黑彌現在深深體認了這兩句俗諺,不甘心的額手。手背碰上一片濕潤,他並不意外。令他意外的是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

「你在幹嘛,黑彌?好容易找到避雨的洞穴了,快點換上乾衣服。我可不想你來當新藥白老鼠,所以別毫無意義的感冒。」

「……有意義的話感冒就無所謂了嗎!」

──還有這個搭擋,正確來說應該是只有這個搭檔。黑彌忿忿不平的把馬尾抓上前使力擰了擰,水珠滴滴答答的在洞穴地上匯流成河。

本來他盤算著這一帶盤旋的魔獸等級不高,早點砍一砍收拾收拾之後肯定還剩下不少時間,應該能拐騙白羽再多拍幾組宣傳照的說。

沒料到白羽根本沒參加這次傭兵打工的狩獵!想起克里恩老師前來通知時那不懷好意的笑,就算嚇得猛打冷顫,黑彌也實在很想看看阿萊諾老師又給白羽穿了甚麼讓他死都不肯出門的奇裝異服。沒能親眼目睹順便偷拍幾張著實教人扼腕,一思及此,他再次怨懟的瞪向害他錯失絕佳機會、只顧著拖人上工的伊迪亞。

不看還好。

「伊迪亞你這家伙……還教我換衣服咧!」

「嗯?不然呢。」沒有轉過視線,伊迪亞低著頭專注的試圖生火,一邊道:「多虧你有多帶宣傳服,不換白不換。這難道不符合黑彌你的經濟哲學嗎?」

潮濕的柴難以點燃,伊迪亞嘗試許久,原本就未乾的髮尾滴落的水珠混合滿頭大汗,流下線條好看的脖頸,順著刺青紋理滑過膛胸……裸著的胸膛,當然,否則怎麼可能看到刺青?

「你換個頭啦!給我把上衣穿上!」

伊迪亞聞言只是聳了聳肩,「白羽的尺寸太小我沒法穿,肩膀胸膛都太緊,現在這樣總好過一身濕衣服來。所以黑彌你也快把濕衣服脫掉,之後要穿要裸隨你便。」語畢他終於抬起頭,看著黑彌神色複雜的表情皺成一團,好笑的挑眉,最初那問句再次脫口而出:「你在幹嘛,黑彌?」

而黑彌只能恨恨的瞥他一眼。

伊迪亞嫌尺寸太小的宣傳男裝原本是他自己要穿的這話是說不出口了。至於剩餘的女裝自然全不在黑彌考量範圍之內。他煩躁的一抹臉上水珠,喃喃自語:「我才不相信你下身穿的進去卻嫌上衣緊,可惡……」

「喔,所以黑彌你希望我把太緊的褲子也脫掉是囉?」

「我沒說!不准脫!」

「隨便。不過我真的覺得現在該脫的是黑彌你耶,不乾不脆的……」

拉了拉手筋,他起身,順應洞穴高度而略彎的身子在微光中,居然顯得十分危險。

「那我動手囉。」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