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綱only。狗血注意。缺乏文采注意。沒頭沒尾注意。角色沒名字注意(有人要幫我取名字嗎囧?)。

欲閱往下,後果自負。

 

 

 

看似年輕實際上也真的很年輕的精靈公主正聽取任務簡報。

並非國務簡報,即使是皇族在未通過成年試煉前也不被允許插手政事。

未通過成年試煉,自然年輕了。

精靈公主專心地聽也專心地翻閱資料,這個捕殺罪犯的任務看來並不容易,但讓精靈公主皺眉疑問的原因不在困難。

戮屍。

為甚麼會想去破壞已經失去生命的軀體?

那個罪犯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呢?

從現場景況毀屍數量讀到可能手法,始終低頭看不清表情的精靈公主,直到末段那句推測罪犯擁有精靈血統才猛然抬首。

滿臉詫異,許久,而不見憤怒。

 

逃亡者逃避的是自己的滿腔自責,於是自我流放。

又想要證明些甚麼,矛盾徒勞挫敗,直將逃亡者撕裂。

最後只能不變地,逃。

 

然後精靈公主與逃亡者在戰火肆虐過的破敗城鎮相遇。

 

首先發現對方的是逃亡者,沒有看見公主淡漠著對愚蠢人類毀滅同族毀滅自我滿滿不屑,只注意到精靈低垂眼簾下純淨的哀悼。

很特殊,置身事外的悲傷。

精靈公主感到視線而警戒回眸時,逃亡者已經把焦點移開,所以被觀察的只看到夜幕搖曳,因為逃亡者的精靈血統讓本身與背景大地融為一體,僅餘殘影波動,誰說無人的星空不會晃動?精靈公主想這是多麼自然。

但黑影衝破點點星光還快速接近發動奇襲,便絕非自然。

精靈公主方才抱在懷中,為之闔眼祝禱的女屍已被逃亡者奪下,還訝異著反應不來的

精靈公主眼睜睜看逃亡者清白指尖撫過女屍頸側,一陣魔法波動後──

為甚麼死者的血液卻依舊溫熱呢?

不忍卒睹。

 

同一沙場,逃亡者在舉劍劈向第五具女屍時,被精靈公主的魔法縛住手腳,卻止不住第五次的熱血飛濺。

五次,距離他倆的首次交鋒也不過幾瞬。

異於方才數次的是逃亡者原本雙眼深沉,近乎無神地難以見底,而現在散發著比精靈公主的哀悼更純粹的光芒。

炯炯目光望向緊緊環抱的胸膛,好像要把自己揉碎卻又怕壓壞甚麼地小心翼翼。

逃亡者懷抱希望。

原本戒慎恐懼防範著逃亡者巨大變化的精靈公主終於搞清楚對方落刀前那陣魔法波動。

一切都如此自然。

精靈公主接過逃亡者懷中的小小生命,用比逃亡者更柔和更純熟的魔法溫暖原本尚未誕生,由逃亡者粗暴接生,救之於母愛禁錮、救之於窒息的生命啊。

 

精靈公主沒有完成任務。

逃亡者消失了,不再逃亡。

 

沒有高潮只有平淡結局,沒有完成任務卻通過成年試煉的精靈公主與不再逃亡卻仍被稱做逃亡者的前罪犯最後一次視線交會是精靈公主抱著小生命踏上返程前驀然回首。

淒涼廢墟中空無一人。

創作者介紹

欸呿踢踢批://圈叉哀恩‧痞客涅特‧涅特/部落格/

ox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